当前位置:

番外之帝后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新皇登基后,后宫中只有许皇后。

    有臣子奏请新皇选秀,广纳美人,充实后宫。

    新皇一改平日的沉默少言,在朝堂上冷然说道:“朕是一朝天子,自当勤政爱民,打理好朝事,让百姓安居乐业。朕的家事就不劳诸位爱卿烦心了。”

    还有个别胆子大的,又站出来谏言:“皇后娘娘仁厚宽和,端庄贤良,最识大体,断然不会拈酸吃醋。不管怎么说,皇上总得为皇家延续血脉”

    身为皇上,子嗣越丰越好。如今皇上膝下只有一个皇子,怎能不让臣子们忧心。

    “朕已经有了嫡子,想要子嗣,自有朕的妻子替朕生孩子,无需别的女人。”新皇面色沉厉,语气中隐含肃杀:“此事,以后任何人不得再提起,否则,休怪朕翻脸无情。”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惊觉新皇和已故的皇上脾气截然不同。无人敢再吭声。

    说来也凑巧,此事过后才几天,便传来许皇后有了身孕的好消息。

    众臣子听闻喜讯,俱是欢欣不已。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提起纳美人进宫的事了。要是惹得许皇后心绪不稳动了胎气,谁能担待得起这个责任?

    皇上现在不肯纳美人,也足可见帝后感情和睦。

    不过,男人嘛,都是贪恋新鲜的。

    忍得住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呢?十年八年又会如何?说不定到那个时候,不用臣子们谏言,皇上自己就憋不住了。

    有这个想法的,显然不止是朝堂里的臣子们。

    “瑾娘,你如今做了皇后。皇上又待你情深意重,不肯纳美人。这都是你的福气,娘心中也替你高兴。不过,你也得摆出做皇后的样子来。”

    邹氏坐在床榻边,握着许瑾瑜的手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将来若是皇上想纳嫔妃了,你可不能阻拦。最好是主动些,让天下人都看到你这个皇后娘娘的贤惠大度”

    什么贤惠大度!她可不愿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许瑾瑜心里暗暗嘀咕着。不过。口中却乖乖地应了。

    如果她要是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还不知道邹氏会念叨到什么时候。还是忍一忍好了。

    曹萦大半的注意力都在怀中的儿子身上,偶尔一抬头。看到许瑾瑜隐忍无奈的笑容,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

    许徵听不下去了,拧起了眉头:“娘,你这是要劝着妹妹主动给皇上纳嫔妃?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吗?妹妹这一胎怀的辛苦。你就别在她面前絮叨啰嗦了。”

    邹氏最听许徵的话,闻言立刻讪讪地笑了笑:“我这也是为了瑾娘着想。罢了。我听你的,不说这个了。”

    许瑾瑜冲许徵感激地笑了笑。

    许徵挑了挑眉,和自己这个大哥还客气什么。

    宫中规矩繁多,按着宫里的规矩。就算是皇后的娘家人,等闲也是不能进宫探望的。不过,自从许瑾瑜做了皇后之后。这条规矩就彻底改了。每隔上半个月,总要接娘家人进宫见上一面说说话。

    宫里除了她这个皇后之外。连半个嫔妃都没有。又有陈元昭给她撑腰,她索性就理直气壮了!

    怀麒哥儿的时候,她的反应不算重。可怀这一胎,却格外的辛苦。孕吐直到五个月了都没停,大有一直吐到临盆的架势。

    陈元昭看着她怀孕这般辛苦,想到怀麒哥儿的时候自己竟不在徐瑾瑜身边,心里既愧疚又自责。每天缩短了上朝的时间,处理完政事后立刻回来陪着许瑾瑜。再想着长日漫漫,自己有大半时间都不在,许瑾瑜一个人肯定寂寞,索性吩咐人接了邹氏进宫陪许瑾瑜。

    按着规矩,邹氏不宜在宫中长住。当然了,在陈元昭面前,这些规矩全都不存在。堂堂天子,处理朝堂大事需要权衡犹豫,至于后宫里的事,完全是他说了算。

    于是,邹氏今日便进宫来了。

    许徵放心不下许瑾瑜,打着送邹氏进宫的借口也来了。

    许瑾瑜见了娘家人,果然十分欢喜。听闻邹氏可以在宫中住下陪伴自己,心里就更高兴了。就连邹氏的絮叨声听在耳中,也觉得格外的悦耳。

    麒哥儿如今已经三岁多了,生的唇红齿白,十分俊俏,又活泼可爱。此时正拉着娴姐儿的小手玩耍。

    阳光柔和地撒进来,照映在许瑾瑜的俏脸上,唇边噙着盈盈的笑意。

    陈元昭迈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和乐融融的一幕。心里涌起阵阵暖意,唇角也扬了起来。

    不管有多少烦恼有多少疲惫,只要回到寝宫里就会消融不见,

    许瑾瑜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家。

    第一个发现陈元昭的是麒哥儿。

    “父皇,抱抱。”麒哥儿扬起小脸,声音又响又脆。

    陈元昭蹲下身子,抱起麒哥儿。麒哥儿犹自不满足,又扯了扯陈元昭的衣袖:“父皇,娴表姐也要抱抱。”

    娴姐儿忸怩的红了小脸,正要摇头,陈元昭已经俯下身子,将她也轻轻松松地抱了起来。

    怀中抱着两个孩子,使得这位年轻天子的威严大大减低,显出了几分平易近人。

    邹氏许徵和曹萦不敢怠慢,立刻过来行礼:“见过皇上。”

    陈元昭温和地说道:“岳母舅兄大嫂不必多礼。这里是阿瑜的寝宫,又没有外人,不必拘泥君臣之礼。”

    眼角余光瞄到许瑾瑜正欲下床,陈元昭立刻皱起了眉头:“阿瑜,你孕期反应严重,太医叮嘱你要卧床静养。尽量少下床走动,你怎么又不听太医的叮嘱了。”

    许瑾瑜停了动作,俏皮地眨眨眼:“皇上驾临,臣妾就这么躺在床榻上,岂不是失了礼数。”

    陈元昭哭笑不得,白了她一眼:“都是当了娘的人了,还这么淘气。也不怕岳母他们看了笑你。”

    邹氏和许徵对视一笑。

    夫妻恩爱一如往昔,并未因为陈元昭登基为帝有什么改变。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未完待续。)

    ps:下面还有一个番外,本文就正式完本了。新书洛阳锦已经上传发布,许多热情的书友收藏留言支持。小情心里很开心很感动,也有了信心继续写下去。谢谢大家~都是小情的真爱,挨个亲一遍~最后,新书要冲榜单,把推荐票投给新书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