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之一年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一年后。…,

    平王府里。

    刚学会走路不久的麒哥儿,在园子里的草地上奋力地迈着小胖腿。身手利落的芸香紧紧地跟着。

    已经成了平王妃的许瑾瑜,衣着穿戴依旧一如既往,并不奢华。她注视着摇摇晃晃的麒哥儿,眼角眉梢俱是笑意。

    初夏像只喜鹊似的,在她耳边叽叽喳喳:“小姐,听闻皇上很快就要立平王殿下做太子了。以后你就是太子妃了呢!以后奴婢就是太子妃身边的第一红人,不知有多少人要上赶着巴结奴婢”

    许瑾瑜莞尔失笑,只一句话就堵住了初夏的嘴:“这么说来,你现在眼光高了,不愿再嫁给周勇了?”

    初夏立刻红着脸不吭声了。

    许瑾瑜又笑着调侃:“芸香比你大上几岁,今年先让她和周聪成亲,你再等上一两年,先别急”

    “奴婢什么时候着急了!”初夏娇嗔地跺跺脚,一张俏脸红通通的。逗的许瑾瑜笑了起来。

    麒哥儿听到许瑾瑜的笑声,扭着小屁股转过身来,奶声奶气地喊了声:“娘,抱抱。”

    许瑾瑜的心顿时融化成了一池春水,蹲下身子,伸出双手:“麒哥儿乖,自己走过来。”

    麒哥儿咧着小嘴,迈着小腿跑过来,一不小心被绊倒摔了一跤。扁了扁小嘴,哭了起来:“娘,麒儿疼。要抱抱。”

    麒哥儿十个月起就会说话,口齿十分清楚。别的孩子在一岁多的时候,喊爹娘还磕磕巴巴的。麒哥儿已经能流利地撒娇了。

    许瑾瑜没有急急地上前抱住麒哥儿,温柔地鼓励道:“摔倒了就自己站起来,男子汉要坚强勇敢,哭鼻子抹眼泪可不好。娘在这儿等着麒哥儿。”

    一旁蠢蠢欲动想抱起麒哥儿的芸香初夏等人,都被许瑾瑜用眼神制止了。

    太过娇惯着孩子可不好。麒哥儿又是陈元昭的长子,如无意外,将来会是大燕朝的储君。在教育上更得严格些。

    麒哥儿又哭了一会儿。见许瑾瑜迟迟不肯来抱他,只得自己爬起来,走到许瑾瑜面前。扬起小脸。讨好地笑道:“娘,麒儿听话,不哭了。”

    许瑾瑜用帕子细细为麒哥儿擦了眼泪,然后在他的脸上亲了亲:“麒哥儿真乖。”

    一个丫鬟笑着来禀报:“启禀王妃。许翰林领着妻子女儿来了。”

    许瑾瑜眼睛一亮。展颜笑道:“快些请他们到内堂。”

    兄妹见面,自有一番热闹寒暄。

    娴姐儿比麒哥儿大了两个月,生的眉目精致,冰雪可爱。

    麒哥儿最喜欢这个小表姐,每次见了面总要凑在一起玩耍。两个小小的人儿拉着手,咿咿呀呀地你一句我一句,也不知在说些什么,颇有些喜感。

    曹萦放心不下。又知许徵和许瑾瑜有话要说,索性带着两个孩子去了院子里。

    “大哥。近来在翰林院里可还好么?”许瑾瑜笑着问道。

    许徵也不讳言,笑着说道:“如今平王炙手可热,人人上赶着逢迎还来不及。我也跟着沾了光,如今做了翰林学士,处处受礼遇,哪有不好的道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真是半点不假。

    谁不知道平王将会是储君?谁不想巴结未来的天子?平王对许瑾瑜的情深意重,众人都看在眼底,对许徵自然高看了不止一眼。

    如今许徵在翰林院里,简直是一等一的红人。

    陈元昭真正的身世披露后,众人都震惊不已,尤其是许徵。叶氏下葬后,许徵特意私下问了许瑾瑜:“妹妹,你在出嫁前,是不是就知道陈元昭的身世了?”

    许瑾瑜略一犹豫,便说了实话:“是。那个时候没敢告诉你,是怕你会不同意我和他的亲事。”

    许徵当时苦笑了一声:“以我们许家的情形,和安国公府结亲已经是高攀了。如果知道他其实是皇子,这门亲事我和娘确实不敢答应。”

    齐大非偶!

    若是许瑾瑜受了什么委屈,他这个兄长就是想为妹妹撑腰,也有心无力。

    好在这一年来,做了平王的陈元昭对许瑾瑜一如既往。有人试探着想送美貌的歌姬舞姬到平王府,都被陈元昭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许徵这才稍稍放了心。

    看着许徵意气风发春风得意的清俊脸孔,许瑾瑜也觉得心情格外愉悦,含笑说道:“这样就好。你有一腔才华抱负,将来一定会有施展的余地。”

    皇上垂垂老矣,这大燕朝将会是陈元昭的天下。许徵想一展所长不是难事,仕途也会平坦顺遂。

    许徵嗯了一声,想了想,又忍不住笑叹:“人生际遇,实在难料。在去年之前,我还觉得此生都了无希望,就这么虚度光阴混过去。没想到,竟然变成现在这样。”

    是啊,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

    当她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心中所想的是报仇雪恨保护家人。谁能想到,她会和陈元昭结成眷属,还有了现在的光景?

    “妹妹,听闻皇上有意立平王为储君,不日就会有颁布圣旨了。”许徵略略压低了声音:“平王很快就是太子,你是当仁不让的太子妃。如果平王要纳侧妃,你打算怎么办?”

    换在以前,许徵绝不会考虑陈元昭纳妾的问题。

    不过,做了太子又不同。传承子嗣也是身为储君义务旁贷的职责。就算陈元昭自己不情愿,也抵挡不住臣子们的谏言和皇上的旨意。

    将来陈元昭做了天子,偌大的后宫总不可能一直只有许瑾瑜一个人。

    就算许徵爱妹如命,也不敢做此奢望。

    只盼着陈元昭有情有义,能始终如一地厚待许瑾瑜。

    看着许徵毫不掩饰的担忧,许瑾瑜心中涌起一阵暖意,轻声道:“子熙曾经向我许诺过,此生绝不娶别的女子。我相信他的话,所以从不曾为此事烦心过。大哥,你也信他一回好吗?”

    相信他的专情,相信他的言出必行,相信他能为她抵挡所有风雨。

    许徵默然片刻,才缓缓点头:“好,我相信你,也相信他。”

    希望陈元昭不会令他失望。

    半个月后。

    在朝会上,兵部尚书刑部尚书联名上了奏折,奏请皇上立平王为储君。群臣中,有大半附议。

    魏王不能下榻,楚王被关在天牢里足足一年多,皇上半点没有要放了楚王的意思。圣意十分清楚,无需揣摩。只要是眼睛亮堂的,都知道该怎么做才最合适。

    更何况,平王虽然少言冷语,却行事果决处事公正,精明才干远胜过当年的太子。除了出身稍稍为人诟病之后,几乎毫无弱点。

    连最重血统传承礼节的礼部,都无人吭声。平王被立为储君一事,十分顺利。

    一系列的繁琐立储的礼节后,平王成了太子,平王府也成了太子府。

    新上任的太子和太子妃携着麒哥儿一起进宫谢恩。

    日渐老迈憔悴的叶皇后,看着长身玉立的太子,脑海中想到的却是早亡的长子,还有至今被关在天牢里的楚王

    一时间,不由得悲从中来。

    一年前,叶氏自尽身亡。皇上听闻噩耗后,大病了一场。之后身体愈发虚弱。她表面装着悲戚,心里不知有多痛快。

    可她没想到的是,叶氏的死,竟让陈元昭的道路走的更平稳更顺畅。

    无人对他的身世说三道四,皇上因为叶氏身亡,对陈元昭心存愧疚格外器重。有皇上刻意地照顾栽培,陈元昭在短短时间里在朝堂内外站稳了脚跟,身边也迅速地围拢了一大批拥护的官员。被立为储君一事,几乎没遇到阻拦。

    叶皇后倒是想从中作梗,可楚王一直被关着不见天日。只怕她稍有异动,楚王就会小命不保。到最后,只能忍气吞声听之任之了。

    当太子等人离去后,叶皇后对着皇上哭诉了一番:“阿昀就算是做了错事,受的惩罚也足够了。皇上就不心疼自己的骨肉受苦么?这一年多来,他被关在天牢里,除了臣妾之外,别人都不准入内探望。皇上也从未去看过他,他本就体弱,如今忧思成疾,十天倒有八天都是病着。再这么下去,只怕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求皇上开恩,放了阿昀吧!”

    看着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泪眼婆娑的叶皇后,皇上长叹口气,终于松了口:“也罢,择个日子,让楚王出了天牢回府吧!”

    叶皇后既惊又喜,正要谢恩,却又听到皇上缓缓地补了一句:“楚王在天牢里待了这么久,经常生病,一定大伤了元气。回府之后,让他安心在府里养病。朝堂上的事,有阿昭在,就不必他操心了。”

    这番话,犹如一盆冷水浇下来,让叶皇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回府之后安心养病,不必操心朝堂上的事也就是变相的将楚王软禁在府里。这和将楚王关在天牢里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换了个环境好一些的地方,继续关着楚王罢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