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之叶氏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对安国公府来说,这注定是风起云涌令人终生难忘的一天。¥℉頂點小說,

    陈元昭和许瑾瑜领着麒哥儿走了不久,皇上的旨意就到了安国公府。

    安国公领着阖府上下跪迎圣旨,低垂着的脸孔神色阴沉。缩在袖袍中的手紧握成拳。

    叶氏来的最迟。

    她穿戴的十分素净,脸色也有些异样的苍白。当她在安国公身边缓缓跪下的时候,安国公迅速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憎恶和愤怒。

    都是这个贱人,不守妇道,让他戴了绿帽子,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他原本已经打算这么忍一辈子了,没想到,现在这个伤疤要被残忍的揭开,让全天下的人都知晓

    他怎么能不恨她!

    叶氏原本苍白的脸色,在安国公怨毒的目光下,染上了一抹异样的红晕。

    太监打开圣旨,抑扬顿挫的宣读起来:“朕有一子,多年来未曾相认,一直养在安国公名下。朕心中愧疚甚深,今日恢复其本名慕容昭,封为平王”

    除了安国公夫妇,其余人俱都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圣旨惊到了。

    陈元昭竟不是安国公的骨肉,而是叶氏和皇上私通生的儿子

    怪不得安国公数年来一直偏宠庶出的长子,却对陈元昭格外冷淡疏远。怪不得安国公和叶氏关系冷漠,数年来都不踏进叶氏的寝室。怪不得皇上格外器重陈元昭。处处高看一眼

    宣读完圣旨后,安国公面无表情地谢恩,接了圣旨。

    众人一片沉默。

    宣读圣旨的太监对戴了数年绿帽子的安国公颇为同情。也不计较安国公接圣旨时脸色难看这种细节了,更没留下等什么赏银,将圣旨给了安国公后,很快离开了。

    陈元白陈元青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安国公,似是等着他解释什么或是说什么。

    安国公却一言不发,拂袖离去。

    众人的目光又落到叶氏的身上,目光微妙而复杂。

    那样的目光。如同一道道利箭,刺的叶氏心中一阵阵剧痛。

    叶氏身子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很快又挺直了腰杆。像往日一样。优雅而矜持地走了出去。

    隐约中,叶氏似乎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

    “真没想到,元昭竟然是她和皇上私通生的。亏得她平日里摆出那副高不可攀的清高模样,想想真是让人恶心”

    “就是。这么多年一直占着安国公夫人的名分主持中馈。真不知道她怎么有这个脸。”

    “以后呢,她是不是要继续待在府里,还是要进宫为妃?”

    “这等不守妇道的妇人,哪有资格进宫,应该老老实实地躲起来别再出来见人了”

    是谁在说话?

    是一直暗中嫉恨她的陶氏?还是对她心存怨怼的袁氏?或者是那些平日被她严格管束的下人?

    也或许,这些都是她臆想中的画面。其实,周围十分安静,安静地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疲倦苍凉麻木的心跳声。

    叶氏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直都没出来。

    世安堂里的丫鬟婆子们都在为今日的圣旨震惊不已,也无人敢靠近叶氏的寝室。

    到了中午。珍珠去敲门送饭。门里一直没回音。

    看来,夫人是心情不佳,根本不想吃饭。还是让夫人先一个人静静吧珍珠暗暗叹口气,不再敲门,只默默地守在门外。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现在我被记在叶皇后名下只是权宜之计。一来是为了安抚皇上,二来也是暂且隐忍,等我日后坐上龙椅,第一个就要除掉叶皇后和楚王。到那个时候,我再名正言顺地接母亲进宫。朝中再无人敢反对。”

    回程的马车上,陈元昭便已将自己的谋算仔细地告诉了许瑾瑜:“此事得向母亲解释清楚,免得她心中难过。”

    叶氏和叶皇后明争暗斗了大半辈子,若是知道他要被记在叶皇后名下,心里一定会很憋屈。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叶皇后是皇上的正室原配,只要是皇上的血脉,见了叶皇后都要尊称一声母后。他这个刚认祖归宗的皇子,总没有立刻就对嫡母动手的道理。不得不暂且隐忍。

    许瑾瑜当然没有反对的道理,心中颇为欣慰。

    陈元昭终于打开了心结,不再怨恨叶氏,甚至主动为叶氏着想。叶氏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陈元昭和许瑾瑜从宫中归来,引起了全府的轰动。他们两人无心应付众人或好奇或敬畏或欲讨好的目光,直接到了世安堂。

    世安堂今日异常的冷清安静。

    守在叶氏门外的珍珠忙上前来行礼,在称呼时稍稍犹豫了一下。以前叫惯了二公子,可现在这么叫似乎不合适了,叫平王殿下,好像也有点怪怪的

    陈元昭无心理会珍珠的欲言又止,直接上前敲门:“母亲,是我。”

    门里毫无反应。

    陈元昭略略皱眉,敲门的力道加重了一些:“母亲,我和阿瑜从宫里回来了。”

    门内还是没有半点回应。

    陈元昭心里一个咯噔。

    许瑾瑜也察觉出不对劲了,就算叶氏心情再不好,也不可能将他们拒之门外:“珍珠,婆婆在屋子里待了多久没出来了?”

    珍珠此时终于感觉到不妙了,惶惶不安地答道:“夫人接了圣旨回来后,一直没再出来过。中午奴婢来送午饭,夫人也没答应。奴婢以为夫人心情不好不愿出来,便没敢再惊扰夫人”

    珍珠的话一入耳,陈元昭的脸色彻底变了。想也不想地用力踹门,发出嘭地一声巨响。结实的木门晃了一晃。

    门内,依然一片静默。

    许瑾瑜的心直直地沉了下去。叶氏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这么久,不曾出来。现在这么大的动静依然没吭声只有一个可能!

    陈元昭的俊脸陡然泛白,没了血色,薄唇抿的极紧,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将门踹开。

    叶氏静静地躺在床上,面容安详,双目紧闭。双手垂在身侧,就像睡着了一般。

    陈元昭站在门口,双手不停地颤抖,脚下似有千斤重,根本抬不起脚迈不开步。

    有陈元昭挡着,许瑾瑜根本看不清屋里的情形。可她已经从陈元昭僵硬的背影中猜出了真相。

    泪水哗地涌出了眼角,迅速模糊了视线。

    叶氏已经熬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到了这一天不肯再撑下去,要用这样决绝的方式离开人世

    珍珠的痛哭声和许瑾瑜低声的哽咽一点一点的传进陈元昭的耳中。

    陈元昭有一刹那的茫然,头脑空白一片。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走到了床榻边。

    叶氏苍白安详的面容映入眼帘。

    一阵尖锐的痛楚从心底蔓延开来。

    陈元昭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几乎无法呼吸。

    许瑾瑜走到陈元昭身边,只看了床榻上的叶氏一眼,便扭过头去,身子簌簌发抖,泪流满面。

    珍珠跪倒在床榻边,痛哭失声:“夫人,你怎么就怎么去了。留下奴婢怎么办”

    陈元昭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水光,半晌才低哑着声音说道:“珍珠,你先退下。阿瑜,你也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陪着母亲待会儿。”

    许瑾瑜哽咽着应了一声,和哭哭啼啼的珍珠一起出了屋子,顺手将门关上。

    屋子里只剩下陈元昭和躺在床上的叶氏。

    陈元昭在床边缓缓地跪下,泪水涌出眼角。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他不是不爱自己的母亲,只是心结重重,长年冷漠疏远,使得他渐渐变得冷硬不近人情,和叶氏也极少说话交流。

    如果他早一点告诉叶氏他的计划打算,叶氏一定不会心灰意冷,也不会自尽身亡。都是他的错,都怪他

    许久,陈元昭才稍稍平静一些。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叶氏的枕边放了一封信。

    这是叶氏的绝笔信。

    陈元昭伸出手,拿过信,将薄薄的信纸展开。叶氏熟悉的字迹出现在眼前。

    元昭,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永远地离开人世了。

    我不愿意忍辱偷生,更不想顶着他人异样的目光苟活于世。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

    你不用为我伤心,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也是最适合我的归宿。

    当年的一时冲动,铸成大错。一步错,步步皆错。这么多年来,我每每想及往事,便悔不当初。娘最对不住的就是你。

    如今你已成家生子,又恢复本名,被封为平王。皇上对你心存亏欠,必会加倍补偿你,将来定会立你为储君,成为大燕天子。

    我已了无遗憾,走的十分安心。

    若是皇上问起,你替我告诉皇上。今生有情却无缘,来世,只希望我比长姐更早一步遇到他。

    我死后,不必设灵堂,不需人吊唁,不要葬在陈家祖坟。替我选一个有山有水风景好的地方下葬。我和安国公,夫妻情分早已断绝,生不同裘死不同穴!

    (未完待续。)

    ps:番外隔日更~会将所有的事都交代清楚的,么么大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