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八十章 结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崇政殿里。

    皇上坐在龙椅上,叶皇后坐在皇上的下首。

    陈元昭领着妻儿进殿,夫妻两个一起跪下了:“臣(许氏)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下跪磕头的时候,陈元昭还不忘将怀中的麒哥儿换个姿势,免得被勒的太紧了不舒服又哭闹。

    可惜,陈元昭还是低估了麒哥儿的脾气。

    当麒哥儿扯着嗓子发出响亮的哭声时,陈元昭和许瑾瑜对视一眼,俱是一脸无奈。

    高高坐着的皇上和叶皇后显然也被吓了一跳。年纪一把的人了,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更何况,麒哥儿是个要么不哭,要哭就拼命折腾的脾气

    皇上张口道:“你们夫妻两个都别跪着了,孩子被这样抱着一定难受,所以才会哭闹。”

    眼看着麒哥儿有哭倒崇政殿的架势,夫妻两个也不客套了,忙各自起身。

    许瑾瑜从陈元昭的手里接过麒哥儿,轻柔地拍着哄了起来。麒哥儿躺在许瑾瑜的怀里,闻到了熟悉的奶香味。于是哭的更厉害了!

    一个时辰前才吃过奶,怎么现在又饿了!许瑾瑜头都大了。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恳求:“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臣妻想暂退片刻。”

    要是不把这个小祖宗伺候好了,大概会闹的所有人都不安宁。

    皇上哑然失笑,点点头应允了。

    许瑾瑜松口气,抱着麒哥儿退下了。

    没了孩子的哭闹声,崇政殿里顿时安静下来。

    陈元昭神色沉稳地站着,目光平静。等待着皇上和叶皇后张口。

    看着这样的陈元昭,皇上心里最后一丝犹豫和挣扎也没了。

    魏王已经成了废人,楚王体弱却心思毒辣,都不宜做储君。让陈元昭认祖归宗,不仅是认回自己的儿子,更是为大燕朝的江山社稷着想。至于因此会受到的非议,比起这些来实在不算什么!

    皇上定定神。缓缓说道:“元昭。朕今日特意召你进宫,是有件十分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说到这儿,语气稍稍一顿。看了叶皇后一眼。

    有些话,他这个堂堂天子实在难以出口。

    叶皇后暗暗咬牙不忿,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再也没有了后悔的余地

    “元昭。其实,你不是安国公的亲生儿子。”叶皇后一张口。就是石破天惊:“你是皇上的骨肉,你是慕容氏的子孙,根本不该姓陈。”

    陈元昭全身一震,素来冷凝沉稳的脸孔。瞬间破冰,震惊地看着皇上。

    不敢置信的错愕中,竟没多少欢喜。反而蕴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愤怒。

    “不可能!”陈元昭面色难看,硬邦邦地挤出几句话:“这绝不可能。请皇后娘娘不要随意说笑了。”

    莫非。陈元昭对自己的身世真的半点不知情?

    原本认定了陈元昭知悉内情的叶皇后,此时也有些迷惑了,目光紧紧地盯着陈元昭的脸孔,仔细的留意着他的神情变化:“这么要紧的事,本宫怎么会开玩笑。这件事的内情,你回去问问你母亲,就一清二楚了。”

    陈元昭抿紧了薄唇,神色僵硬又倔强,固执地张口道:“母亲绝不是那等不守妇道的女子!”

    听着这样的话,皇上的脸上火辣辣的,也顾不得天子的颜面了,张口说道:“元昭,皇后没有骗你,你确实是朕的儿子。当年你母亲还没出阁前,朕就暗暗喜欢她。后来她嫁给安国公,夫妻感情不睦,有一回进宫和朕偶遇,向朕哭诉朕一时冲动做下了错事。没想到春风一度后,你母亲就怀上了身孕”

    什么偶遇,明明就是叶氏处心积虑接近皇上。

    还有什么春风一度,分明就是私通了许久

    陈元昭心中厌恶地冷笑,说话忽的尖锐刻薄起来:“就算皇上说的事是真的,又怎么敢肯定我就是皇上的血脉?母亲和父亲才是夫妻,说不定是和他同房才有了我。”

    皇上的神情愈发尴尬,咳嗽一声说道:“此事不必疑心。你母亲和安国公之前冷战,本就有半年多没同过房。后来和朕在一起了,朕特意派了人在她身边伺候。安国公也知道此事,为了避嫌,再也没踏进过你母亲的寝室半步。朕可以确定,你是朕的儿子。”

    “你出生的时候,是朕特意赐的名字。太子秦王魏王楚王,名字分别用了旸晅晔昀,朕给你起了昭这个字,其实也是顺着这一辈的皇子来起的。”

    所以,这就是霸占臣妻了。

    陈元昭没有说话,目光却冷厉逼人,没有半点得知自己是皇子的欣喜,眼神里满是指责和愤怒。

    如果不是碍着君臣有别,大概早就怒骂出口了。

    这一幕,和皇上想象中的父子相认的悲喜交加全然不同。

    皇上有些难堪,心里又暗暗高兴。

    陈元昭果然是不知道自己身世的。这么说来,魏王和楚王之间的明争暗斗,也一定和他无关

    皇上定定神,又放缓了语气说道:“元昭,是朕这个父亲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来,一直让你顶着安国公儿子的身份。朕知道,安国公待你并不算好,这些年你饱受冷落吃了不少苦。现在,朕决意将你的真实身份昭告天下,让你认祖归宗,恢复本名慕容昭”

    “不必了!”

    陈元昭的反应,再一次出人意料。如刀刻而成的英俊脸孔,冷漠的令人心惊:“臣做了这么多年的陈元昭,已经习惯了。臣现在已娶妻生子,生活的很好,不想再做什么慕容昭。还请皇上成全!”

    说着,便跪下了。

    皇上:“”

    别说是皇上没料到这一幕。就连叶皇后也被惊到了。

    叶皇后忍不住用最大的恶意揣度陈元昭。

    或许,这些都是陈元昭的手段。越是拒绝,皇上越觉得愧疚,愈发想补偿他。

    叶皇后猜中了真相。

    今天的皇宫之行,早已在陈元昭的预料中。刚才的表情动作话语,都是陈元昭暗中思虑而成。这一招以退为进,无疑是对付皇上的最佳手段。

    果然。在沉默地对峙片刻过后。皇上起身走了过来,俯下身子,扶起了陈元昭。

    陈元昭表现的迟疑片刻。然后“极不情愿”“不得不”站了起来。

    父子两个四目对视,心中俱都浮起难言的复杂滋味。

    皇上身量已经不矮,陈元昭比起皇上高了半个头,英俊冷凝。气势夺人。几个儿子里,竟是陈元昭最肖似自己。

    皇上看着陈元昭。宛如看着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愈发坚定了要立陈元昭为储君的念头。太子秦王都死了,剩下的魏王和楚王各有缺憾,陈元昭才是最适合坐上龙椅的那个人。

    “元昭。朕意已决。”

    皇上加重了语气,不容置疑。

    这不是一个父亲的语气,而是一朝天子的决定。陈元昭愿意也好。不情愿也罢,必须要遵旨听令。

    陈元昭面色难看。半晌,才跪下谢恩:“臣遵旨。”

    待陈元昭重新起身,皇上又说道:“从今日起,你恢复本名慕容昭,封号平王。麒哥儿的乳名起的好,全名就叫慕容麒吧!”

    “朕已命人拟好了圣旨,在你进宫的那一刻,这份圣旨已经到了安国公府。很快,旨意就会传遍京城。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大燕朝的皇子。”

    “你不宜再住在安国公府,平王府也不用另建了。朕做储君时的府邸一直闲置,只要稍稍收拾一番,改为平王府就行了。”

    平王寓意平定天下。

    从这个封号里,可以看出皇上对陈元昭寄予了多少厚望。

    更不用说,皇上竟将自己当年住过的府邸赐给了陈元昭!这份圣眷,甚至超过了当年的太子和秦王。

    而她的儿子,还被关在天牢里不见天日

    叶皇后暗暗咬牙,长长的指甲掐入掌心,心里的怨怼和嫉恨翻腾不息。

    皇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元昭阿昭,朕会让你寄养在皇后名下。这样,你就是朕的嫡子,无人敢置疑你的身份了。”

    这样的安排,令陈元昭稍稍有些意外。

    能正大光明的成为皇后嫡子,将来就能名正言顺的被立为储君,成为天子。这对他来说当然是好事一桩。

    不过,叶皇后怎么会愿意?

    陈元昭迅速地抬头看了叶皇后一眼。正好将叶皇后眼底一闪而逝的恨意和不平尽收眼底,心里顿时了然。

    叶皇后当然是不愿意的。奈何皇上心意已定,就算为了楚王的性命无忧,她也不得不答应。

    陈元昭有意膈应叶皇后,立刻推辞道:“皇上让臣认祖归宗已经是皇恩浩荡,记在皇后娘娘名下就不必了。臣没有争夺储君的野心,无需委屈皇后娘娘。”

    陈元昭越是推辞,皇上心意越是坚决,笑着说道:“有你这么优秀出色的儿子,怎么会是委屈。”

    说着,温和地看了叶皇后一眼。

    叶皇后忍气吞声,挤出笑容应道:“皇上说的是,臣妾是看着元昭长大的。一直将他视为己出。能认他为子,心中不知有多高兴。臣妾已经准备好了凤旨,等皇上圣旨一下,臣妾的凤旨也会公诸天下。”

    听了这番话,皇上颇为欣慰:“皇后贤良大度,能有这样的母亲,是阿昭的荣幸。有这样的贤妻,也是朕的荣幸。”

    至于立储一事,也不宜拖延太迟。等过上几个月,就正式册立慕容昭为储君。

    一切都已达成所愿,陈元昭本该心满意足。

    可想到将要认叶皇后为母,想到待在安国公府里的亲娘叶氏,陈元昭心中莫名的不是滋味。本不该张口的话,忽的冲口而出:“不知皇上打算如何安置母亲?”

    皇上笑容一顿。眼中闪过愧疚和无奈:“阿昭,她毕竟是安国公明媒正娶的妻子,朕若是正大光明的让她进宫,只怕会落个抢夺臣妻的恶名。也会连累了你的名声。所以,她实在不便入宫。朕打算为她修建一座清净的庵堂,让她出家清修。你可以随时去探望她。”

    这么做,显然是委屈了叶氏。

    叶氏与皇上有私情。生下儿子。如今儿子认祖归宗。她这个生母既不能入宫,也不便继续以安国公夫人的身份露面。

    在庵堂里带发修行是无奈之举,却也是最稳妥最不惹人非议的做法。

    陈元昭也沉默了。

    他心里很清楚。皇上这么安排没有错。只是苦了叶氏,以后就要在寂寞的庵堂里,念佛抄经度过余生。

    叶皇后听着这番话,心中的怨恨稍解。冷笑连连。

    姐妹两个斗了一辈子。现在陈元昭是认祖归宗了,可那又如何?陈元昭记在她的名下。要叫她一声母后。而叶氏,只能远远地看着。

    一切荣华富贵,都和叶氏无关!

    脚步声打破了崇政殿里的平静。

    是许瑾瑜抱着麒哥儿回来了。

    夫妻两个迅速的对视一眼。陈元昭微不可见地略一点头,许瑾瑜在心中暗暗地舒出一口气。

    一切顺利。陈元昭终于如愿以偿。

    皇上的心情显然不错,目光落到吃饱喝足一脸满意的麒哥儿身上:“许氏,把孩子给朕抱一会儿。”

    许瑾瑜一怔。立刻柔顺地应了,小心地将麒哥儿递给了皇上。心中暗暗祈祷着麒哥儿老实点。千万别在皇上怀里哭闹或是尿了

    万幸麒哥儿并没闹腾,乖乖地待在皇上怀里,还咧着没长牙的小嘴,冲皇上咯咯笑了起来。

    皇上看着粉雕玉琢的孙子,心里别提多喜欢了,抱着逗弄了片刻,竟舍不得松手。索性吩咐一声:“朕很喜欢麒哥儿,想多看看他。今日你们就在宫里用了午膳再回府。”

    夫妻两个齐声应了。

    在宫中用膳,规矩繁多,比不得在墨渊居随意。

    陈元昭和许瑾瑜食不知味的吃了几口,等皇上搁了筷子,立刻也停下了。

    午膳后,夫妻两个一起告退。

    皇上笑着应允了。

    虽然舍不得刚认回的儿子孙子,不过,感情这种事急也急不来。现在冷淡生疏,以后日子长了,总会慢慢亲近起来。

    当陈元昭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皇上忍不住说了句:“阿昭,朕亏欠你的,日后一定会全数补偿给你。”

    朕欠你二十多年的父子亲情,就用这大好江山来还!

    陈元昭没有停下脚步,左手抱着麒哥儿,右手紧紧地握住许瑾瑜的手,迎着午后烈日的耀目光芒,一步一步地离开。

    身后是庄严巍峨的宫殿,身前是宽阔笔直的道路。

    这条道路,注定了不会是一帆风顺。

    朝堂里还有魏王党羽和楚王党羽,魏王和楚王活着一天,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坐上皇位。必然会在暗中各出奇谋。

    他的出身,也会成为最致命的缺陷,被有心人拿来大做文章。

    还有叶皇后,名义上是他的母亲,背地里恨的咬牙切齿,不知会使出什么阴毒的招数。

    前路坎坷,风险重重。

    可他有强大的信心应付所有困境。终有一天,他会坐上龙椅,得回自己应得的一切!

    许瑾瑜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地张口说道:“子熙,不管将来会遇到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一起面对。”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无比温暖。从交握着的双手处,迅速蔓延至全身。

    陈元昭停下脚步,凝视着身侧的娇妻,低声道:“阿瑜,娶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这一生,我与你携手到老,不离不弃。”

    执手天下,予你一世荣华!

    许瑾瑜灿然一笑,用力地回握陈元昭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未完待续)

    ps:终于写到了大结局,先长长地松口气。在最*的时候戛然而止,回味悠长,我喜欢这样的结局,我想,大家也一定会喜欢。

    容华从发文的那一天开始,就有许多老读者关注,后来又有许多新读者。大家随着许瑾瑜和陈元昭一起欢笑,一起落泪,现在,就请大家和他们一起长久地幸福下去吧!

    下面会有几篇番外。番外不一定每天更新,或许是两天更一个。大家每天八点来看看~新书定于二十五号正式开坑,审核过后,当天晚上应该就出来了。希望新老书友陪小情一起,展开另一个全新的精彩故事~不见不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