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低头(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叶皇后这副模样,皇上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的事,绝不会再更改。现在也绝不是心软的时候

    皇上一言不发,定定地看着叶皇后。

    叶皇后深呼吸口气,像是唯恐自己后悔似的,迅速地说道:“魏王腿疾不治,楚王又身在天牢。臣妾恳请皇上让元昭认祖归宗,恢复慕容姓氏。”

    “臣妾愿意将元昭寄养在名下,认他为嫡子,还请皇上成全。”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叶皇后的声音颤颤巍巍,几乎快要泣血了。

    皇上终于等到了叶皇后低头,心中十分快意,面上却表现的镇定平静:“皇后,你真的想好了吗?如果元昭养在你的名下,就是正经的嫡出皇子。将来也就成了最有资格做储君的皇子”

    这一点,她当然早就想到了。

    可想到又能如何?

    谁做储君是以后的事。可眼下她再不低头让步,楚王就快熬不过去了什么也比不上楚王的性命重要。

    “臣妾字字真心,绝无半点虚假,恳请皇上成全臣妾的心意。”叶皇后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声音冷静平稳了许多。

    皇上舒展眉头,唇边浮起一丝笑意:“皇后贤惠大度宽容,肯让元昭寄养在名下,朕岂能不应允。不过,这不是小事,不必急于一时。先好好想想,要怎么做才能将此事的坏影响压到最低。”

    那一丝笑意,看在叶皇后的眼中。只觉得格外刺目。

    叶皇后喉头又隐隐发甜,她用力地咽下那抹甜意,卑微又悲戚的恳求道:“皇上说的是。臣妾还有一事想求皇上,希望皇上应允。”

    皇上明知故问:“不知皇后有什么事要求朕?”

    揣着明白装糊涂!

    叶皇后心中大恨,面上却不敢流露半分,含着眼泪说道:“皇上,阿昀在天牢已经一个月了。他素来体弱。近来又生了病。若是再不吃饭,身子根本吃不消。臣妾求皇上放了阿昀吧!”

    “不行!他做了错事,这是他应得的惩罚。”皇上沉着脸。一口回绝了叶皇后:“魏王还躺在床榻上,朕要是早早放过他,又该如何向魏王交代?”

    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朕这就下令。让人按时给他送饭。皇后总该放心了吧!”

    皇上早已认定了谋害魏王的幕后主谋是楚王,解释的再多也不相信。

    叶皇后憋闷不已。只得退而求其次:“臣妾已经很久没见阿昀了,想进天牢探望。求皇上恩准!”

    之前皇上不准任何人探视楚王。现在叶皇后主动让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皇上也不便一口回绝驳了皇后的颜面:“你身子虚弱。不能下榻走动。等过些日子,身子好些了再去天牢探望。”

    这大概是今天唯一的好消息了。

    叶皇后松口气,忙谢恩。

    重要的事情都说完了。皇上也不再多停留,叮嘱叶皇后好好休息。便打算离开。

    叶皇后忽然张口问道:“元昭认祖归宗,妹妹到时候又该如何处置?皇上是打算接她进宫,封她为妃吗?”

    皇上脚步一顿,有些狼狈地含糊应道:“此事以后再说。”

    说完,便拂袖而去。

    叶皇后看着皇上匆忙离去的身影,唇角勾起讥讽的冷笑。

    皇上再喜欢叶氏,也不能硬夺臣妻,让叶氏进宫为妃。她刚才故意那么说,只是为了戳皇上的心窝而已。

    等陈元昭身份大白于世的那一天,安国公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叶氏也会成为千夫所指的淫妇。有这样一个生母,陈元昭就算做了皇子,也会因为出身为人诟病。

    想及此,叶皇后阴云密布的心情稍稍散开了一些。

    为了早日进天牢探望楚王,叶皇后一改往日的消沉,积极的喝药休息。五天后,总算能下床走动了。

    得了皇上的应允后,叶皇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进了天牢。

    皇宫里的天牢,比刑部天牢宽敞干净的多,也没什么异味,只是光线稍稍暗淡一些。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安排,楚王住的正是当日秦王住过的天牢。

    没有刑罚,没有拷问,也没有人来探视。每天送饭的太监是个哑巴。楚王在天牢里待了一个多月,被这份安静沉闷快要逼疯了。

    当楚王看到叶皇后面容的那一刻,激动地无法自已,红着眼眶喊道:“母后,母后,你终于来救我了。这个鬼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多待了。再待下去,我真的要疯了!”

    叶皇后看着面容消瘦苍白的楚王,颤抖着喊了句:“阿昀”话还没说完,强忍着的泪水已经潸然而落。

    面对着楚王充满希冀和喜悦的目光,实话根本说不出口。

    她根本无法救楚王出去。好不容易才求得皇上恩准来探望一回

    楚王沉浸在狂喜中,没留意到叶皇后的异样神情,对着叶皇后身边的侍卫嚷道:“还不快些将锁打开,让本王出去。”

    侍卫们动也没动。

    楚王察觉出不对劲了,心里莫名地一阵慌乱,色厉内茬地怒道:“本王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快些开门!”

    “阿昀,你不能出去。”叶皇后哽咽着安抚楚王:“你父皇的气还没消。你暂且忍一忍,等过些日子,就能出来了。”

    还要再过些日子?

    从满怀希望到巨大的失望,这样的落差令楚王的脸瞬间扭曲了,声音不自觉地尖锐起来:“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一直关着我!父皇是老迈昏庸糊涂了”

    叶皇后听的面色一白,用严厉之极的口吻打断了楚王:“阿昀,你在胡说什么?你被关在天牢里,不止是我日日惦记,你父皇也时刻牵挂在心。这才特意恩准我来探望。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楚王刚才的话要是传到皇上耳中,别想再出天牢了。

    楚王在叶皇后警告的目光中回过神来,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立刻住了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