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低头(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楚王被关进天牢已经快一个月了。

    皇上没有下令处罚楚王,却也不准任何人去探望。态度颇有些含糊不清,让人看不清猜不透是怎么回事。

    叶皇后哭求了几回,皇上也没心软,只淡淡地吩咐她好好养伤。

    这些日子,叶皇后翻来覆去地琢磨着皇上说过的话,心中隐隐浮现出了一个惊人的猜想。今日听到的消息,验证了她的猜测

    皇上要认回陈元昭,让他恢复皇子身份,甚至还有传位给他的打算!

    叶氏身份尴尬,不可能进宫为妃。陈元昭需要一个堂堂正正的母亲。再没有人能及得上她这个六宫之后。

    皇上不肯明说,就是在等着她自己想通这一点,然后主动低头

    凭什么?!

    那个贱人生的私生子,就该一辈子做陈家的儿子,怎么可以恢复身份做皇子?将来还有坐上皇位的那一天?

    她和叶氏斗了大半辈子,如果这个时候让了步,她就输的彻彻底底一败涂地。

    不,她绝不低头!

    一旁的宫女看着叶皇后全身簌簌发抖面无人色,心中也是一慌,忙凑到床榻边问道:“娘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额上的伤又疼了?奴婢这就去请太医来”

    “不用了!”

    叶皇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先退下,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宫女虽然放心不下,却也不敢违抗叶皇后的命令,无奈地退下了。

    门刚一关上,就听到寝室里传来东西落地的脆响。

    守在寝室外的几个宫女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自从楚王被关进天牢后。叶皇后一直卧榻不起。皇上有口谕,叶皇后“需要安心静养”,任何嫔妃不得来打扰。偌大的延福宫,变的冷冷清清。叶皇后的脾气也一日比一日暴躁易怒,寝室里的东西已经被砸了好几回了。

    叶皇后额上的伤势本已好了大半,因为怒不可遏砸了半天的东西,使得伤口迸裂。又昏迷了过去。

    延福宫里的宫女忙跑去太医院请了太医来。又去崇政殿禀报了这个消息。

    此时,安国公已经离开了崇政殿。

    皇上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麻烦,心里正觉得轻松适意。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沉了脸,冷冷说道:“传朕的口谕到延福宫。皇后要安心养伤,如果伤势再复发,朕就要治延福宫所有人的罪。还有。从今天起,天牢那边不得送饭过去。让楚王饿上三天,好好地反省自己的过错。”

    赵公公领了口谕,立刻去了延福宫。

    刚包扎好额头的叶皇后,听到赵公公传来的口谕。气的脸色煞白,喉头一阵甜腥。

    延福宫里的人都是她的心腹。如果皇上一声令下,要了延福宫所有太监宫女的性命。她这个皇后的颜面扫地,将来再也无颜执掌六宫了。

    更令叶皇后愤怒交加的。是皇上要饿楚王三天。楚王体弱,这一个月来在天牢里待着,吃睡不好,忧思过度,已经病了。皇上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竟然狠心地命令三天不准楚王吃饭。

    这哪里是惩罚楚王,这根本是用利刃来剜她的心

    “本宫现在就要去见皇上。就算阿昀犯了错,到底也是皇上的儿子。被关在天牢里一个多月了,不但不放他出来,还不准他吃东西,天底下哪有这么狠心的爹。”

    叶皇后怒火攻心,已经没了平日的冷静理智,一边喊着一边挣扎着下床。刚站到地上,就双腿一软。

    幸好一旁的宫女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

    叶皇后被重新扶上床榻时,泪脸满面。

    赵公公见叶皇后这副模样,心里也有些不忍,低声劝慰道:“娘娘,奴才说句不该说的话。在朝堂上,皇上是天子,一言可决定文武百官的生死。在这宫里就更不用说了。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和皇上怄气较劲,吃亏的总是自个儿,娘娘你说是不是?”

    赵公公是皇上的亲信,对叶氏母子的事也隐约知道一些。再者,皇上近来举动颇有深意,赵公公早已揣测出了皇上的心思。

    现在这么劝叶皇后,一半是想提点入了魔怔不肯顺从皇上心意的叶皇后,二来也是想趁机劝说叶皇后主动低头,在皇上面前也能讨些功劳。

    叶皇后没有出声,只是闭着眼睛垂泪。

    赵公公有些讪讪,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只得告退。

    叶皇后没有熬过这三天。

    刚到第二天,当宫女来禀报“楚王在天牢里生病又挨饿体力不支晕厥过去”的消息时,叶皇后脆弱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了。

    再这么下去,楚王的小命就要被折腾在天牢里了。

    叶皇后用力地咬紧了嘴唇,留下两道深深的印记,眼中闪过愤怒憎恨不甘绝望失落种种复杂的情绪,到最后,终于化为死灰般沉寂:“来人,去崇政殿通禀一声,就说本宫有件要紧的事,想见一见皇上。”

    顿了顿,又讥讽地补了一句:“本宫病重,不宜下床走动,请皇上摆驾到延福宫来。”

    皇上等的就是这一天。听到她肯低头示弱,心里不知会有多高兴,一定会立刻到延福宫来。

    不出叶皇后所料。

    一炷香之后,皇上便来了。

    皇上踏进寝室,淡淡吩咐一声:“朕和皇后有话要说,你们全都退下吧!”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夫妻两个四目对视。

    叶皇后在皇上的眼中清晰地看到了隐秘的喜悦,心中死死压抑的恨意和怒火迅速地涌上心头,根本克制不住尖酸刻薄的话语:“臣妾苦求皇上几回,皇上都不肯放了阿昀。现在为了陈元昭,倒是急着赶到延福宫来了。”

    皇上脸色一沉,没什么表情地说道:“皇后特意让人请朕过来,就是要说这些吗?”

    当然不是。

    叶皇后忽然笑了,笑容说不出的悲凉:“皇上何必明知故问。臣妾要说什么,皇上心知肚明才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