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二章 君臣(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叶氏屋子里的烛台燃至天明。,

    叶氏是如何熬过这一晚的,无人知晓。

    安国公也在书房里独坐了一夜。

    邱姨娘亲自做了宵夜,想送进书房,却连门都没机会进。隔着一道厚实的门板,安国公的声音暴怒而焦躁:“我要一个人静一静,滚,不准再来!”

    邱姨娘狼狈地退下了。

    连最得宠的邱姨娘都吃了闭门羹,其余的妾室通房更不敢靠近半步了。

    第二天早上,安国公才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来。眼中布满血丝,面色灰败难看。在一旁伺候的丫鬟小厮看着安国公此时的模样,不由得暗暗心惊。

    这才短短一夜功夫,安国公竟然变成了这样

    听说国公爷昨日下午和夫人起了争执,一怒之下掐住了夫人的脖子。夫人受了不轻的伤,看来,国公爷对自己的冲动行为也后悔了

    “来人,伺候我更衣梳洗。”安国公一夜没睡,声音有些暗哑。

    待梳洗过后,安国公稍稍精神了一些。然后,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

    安国公竟然去了世安堂。

    “夫人,国公爷来了!”珍珠敲了敲门,轻声禀报。

    半晌,屋里才响起叶氏愠怒冷厉的声音:“让他滚!”

    珍珠在原地站了片刻,也没等来叶氏的第二句话。不由得无奈地苦笑。

    她在叶氏身边伺候几年,对叶氏的性情脾气非常熟悉。昨日受了那么大的屈辱,叶氏丢了面子又折了里子。正在气头上,今天肯定是不会见安国公了。

    可是,安国公又坚持要见叶氏。她这个区区奴婢,被夹在中间,真是左右为难啊!

    珍珠很快去见了安国公,小心翼翼地陪笑着说道:“国公爷,夫人今日身子不适。一直卧床不起。奴婢刚才禀报夫人了,夫人说今天不想见任何人。要不然,国公爷还是等过两天再来吧”

    “你现在就去告诉她一声。今天我非见她不可!”安国公不为所动,淡淡说道:“她可以选择自己出来,要不然,我就自己进去。”

    珍珠无奈地应了一声。又回转到了叶氏的门外。委婉地禀报:“夫人,国公爷担心您的身子,特意来探望。奴婢说了您不想见他,可国公爷就是不肯离开”

    屋里响起一声尖锐的冷笑:“他肯定是说,如果我不出去见他,他就自己进来吧!”

    珍珠:“”

    不愧是夫妻两个,对彼此的性子还真是了解!

    叶氏似在平复激动的心情,过了片刻又说道:“珍珠。你现在去告诉他。让他立刻给我滚!要是敢硬闯进来,我一定会让他悔不当初!”

    珍珠硬着头皮再去见安国公。非常委婉地将叶氏的话学了一遍。

    安国公面色铁青,冷笑连连。

    好一个叶珺!以为他非要求着她不可吗?

    可气归气,安国公的脚步愣是没挪动一下。

    大概是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他的冲动之举,已经彻底惹怒了叶氏。如果真的如叶氏所说,皇上已经应允了要让陈元昭认祖归宗,他根本不该再招惹叶氏

    珍珠战战兢兢地等了半天,也没见安国公动弹。心里不由得暗暗诧异,忍不住抬头看了安国公一眼。

    安国公被珍珠疑惑的眼神看的恼羞成怒,狠狠地瞪了过去:“你看什么?还不去禀报夫人一声?就说我在这里等着,等她身子好些了再进去看她。”

    来回地折腾她这个跑腿的丫鬟,有意思吗?

    珍珠心里暗暗嘀咕一声,却也不敢不应,正要转身离开。忽然见到门房管事神色仓皇地跑了进来:“启禀国公爷,宫里的赵公公来了,说是皇上有事召国公爷进宫。”

    安国公神色一僵,眼神复杂极了。

    半晌,安国公才应了一声:“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一个时辰后。

    安国公站在崇政殿外,等着赵公公通传。

    安国公安静地站着,心神有些恍惚。

    有多少年没进宫了?

    应该就是从叶氏怀孕生子的那一年开始吧!皇上或许是出于愧疚的心思,也或许是无颜见他,特意下了恩旨,允许他在安国公府里“赋闲”,不必上朝。

    别人都羡慕他的圣眷,只有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这种滋味是多么难受煎熬。

    再讨厌叶氏,那也是他明媒正娶过门的原配正妻。妻子红杏出墙,偷人生子,这是一个男人最大的羞辱。偏偏对方身份尊贵,这口闷气他活生生地忍了二十多年

    现在,皇上召他进宫相见,会是为了什么?

    赵公公的声音打断了安国公的思绪:“请国公爷随奴才进去觐见皇上。”

    安国公深呼吸口气,随着赵公公进了崇政殿。

    穿着龙袍的皇上端坐在龙椅上,面色深沉莫测,不辨喜怒。安国公走上前,躬身行礼:“臣见过皇上。”

    皇上定定地看了安国公片刻,才缓缓说道:“爱卿免礼。”

    安国公站直了身子,迅速地看了皇上一眼。四目对视间,各自五味杂陈,下意识地移开目光。

    过了片刻,安国公才张口打破了沉默:“皇上今日特意召臣进宫,不知是为了何事?”

    皇上眸光一闪,淡淡吩咐一声:“所有人都退下。”

    一声令下,所有太监侍卫都退下了。

    偌大的崇政殿里,只剩君臣两人。

    刹那间,安国公心中迅疾地闪过一个隐秘的念头。如果他身上藏着一把刀就好了,这样难得的机会,他或许能一刀杀了这个龙椅上的男人,将此生所受的屈辱都还回去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很快便烟消云散。

    侍卫们就守在殿外,但凡他有半点异动,等待他的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忍一忍吧就像这二十几年来的每次面圣一样。

    安国公暗暗深呼吸一口气,略略低着头,并不和皇上对视:“有什么事,请皇上直说吧!只要是臣能做到的,臣绝不敢推辞。”

    (未完待续。。)

    ps:推荐月下无美人的文《盛世谋妆》,美美的权谋文,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已经很肥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