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决裂(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尖锐的叫声入耳。

    安国公的头脑陡然恢复清明,终于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了

    他是昏了头吗?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杀了叶氏?皇上降罪下来怎么办?

    安国公面色泛白,猛然松了手。

    叶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毫无知觉地躺在那儿,就像一具尸体。

    安国公浑身打了个寒战,只觉得全身发凉,嗓子干哑晦涩,半晌才挤出几个字:“你们几个过来把夫人扶起来。”

    珍珠几个丫鬟苍白着脸走了过来,看着躺在地上似乎没了呼吸的叶氏,俱都吓的浑身哆嗦起来,一时竟没人敢动手扶起叶氏。

    还是珍珠胆子大一些,蹲下身子,伸手试了试叶氏的鼻间。然后激动地嚷了起来:“夫人没死,还有呼吸。”

    其余的丫鬟们都松了口气。

    安国公僵硬的神情也缓和了一些,混沌不明的头脑总算清醒了一些:“你们几个还犹豫什么,快点将夫人抬到屋子里歇着。立刻让大夫来给她瞧瞧。”

    顿了顿,又语气森森地补了一句:“今天看到的事,你们几个若是敢多嘴说半个字,休怪我不客气。”

    丫鬟们哪敢吭声,立刻唯唯诺诺的应下了。

    珍珠咬着嘴唇,鼓起勇气回了句:“国公爷,奴婢几个当然不会乱说。可夫人脖子上的伤势是瞒不了人的。到时候若是有人暗中嚼舌,也怪不得奴婢们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恼羞成怒的安国公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啪”地一声脆响!

    珍珠的脸上多了五道指痕,火辣辣的刺痛。

    “贱婢!”安国公满腔的怒火全部迁怒到了珍珠的身上,语气狠戾:“我和夫人之间的事。也轮得到你来多嘴!”

    珍珠眼中闪着水光,不敢也不能辩驳,只能跪下认错:“请国公爷息怒!是奴婢多嘴了!”

    安国公胸口恶气未出尽,又冷冷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将人抬进屋里去?”

    珍珠忍着屈辱,应了声是。

    几个丫鬟七手八脚地抬起昏迷不醒的叶氏走了。

    安国公在原地站了片刻,神色变幻不定,目光不小心地落到被摔成两半的羊脂玉佩上。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似的,立刻转移开目光。然后,近乎落荒而逃地离开了墨渊居。

    当许瑾瑜听到芸香来禀报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婆婆受伤昏迷了?这是怎么回事?”

    叶氏之前还好好的,出去见安国公还不到半个时辰,怎么就受伤昏迷了?

    坐在床榻边的邹氏和许徵也面面相觑,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芸香皱着眉头。低声禀报:“具体内情奴婢还不清楚。夫人现在被安置在客房里。已经请了府里的谢大夫过来为夫人疗伤了。”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奴婢刚才去看了一眼,夫人伤在脖子上,看着应该是被手勒出的瘀伤。”

    许瑾瑜皱起了眉头。

    芸香的语气很肯定。看来,叶氏是被人用双手用力地掐紧了脖子受的伤不用多想,这个动手的人一定是安国公!

    邹氏和许徵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各自神色微妙起来。

    叶氏和安国公夫妻不和睦的事人尽皆知。可谁也没想到,竟已经到了动手相向的这一步。

    “瑾娘。你要不要过去看看?”邹氏犹豫了片刻,才张了口:“这毕竟是安国公府的家事。我反倒不便去探望了。”

    许徵却不赞成:“这么做不妥。妹妹还在月子里,身子虚弱,不能下床走动。再者说了,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贸贸然地去探望反而不合适。”

    是啊!

    叶氏是个心高气傲的脾气。如果知道昏迷中的狼狈模样被她这个儿媳看见了,只怕心中会不高兴吧!

    许瑾瑜权衡片刻,很快做了决定:“我先当着不知道这些事。等婆婆醒了,看看婆婆的反应再说。”

    邹氏和许徵也不便多留,很快便离开了。

    许瑾瑜给麒哥儿喂了奶,只觉得疲倦之极,迷迷糊糊地入了睡。

    再次睁开眼,天已经黑了。

    芸香端来熬了半天的鸡汤。

    许瑾瑜其实没多少胃口,不过,为了有充足的奶水,还是喝了一大碗。填饱了肚子之后,也精神多了,张口问道:“芸香,婆婆现在醒了么?”

    “夫人一个时辰前就醒了,已经回了世安堂。”芸香答道:“夫人受的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敷些伤药养上一阵子就好了。不过,夫人心情不太好,不肯让人在屋子里伺候,将珍珠她们都撵出来了。”

    许瑾瑜暗暗叹口气。

    叶氏素来好强。和安国公虽然没了夫妻情分,却也不肯让人看了笑话。平日里出现在人前,总是精心装扮美丽优雅。

    今日安国公粗暴的举动,无异于撕开了叶氏的伪装和骄傲,令叶氏颜面扫地。

    对叶氏来说,这份羞辱,远甚过身体受的伤。

    “少奶奶,你是不是去安慰一下夫人?”芸香小心翼翼地建议。

    许瑾瑜想了想,摇了摇头:“不,我还是不去了。婆婆现在这副样子,肯定不想见任何人。等过几天,她的心情平静些了,我再试探着劝慰几句。”

    芸香见许瑾瑜这般坚持,也不再多说。

    一直没出声的初夏忽然叹了口气:“夫人生的这么美丽优雅,又精明能干,将府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什么国公爷就是不喜欢夫人,整日只宠着那个邱姨娘?”

    只要是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到叶氏的美丽。比那个邱姨娘可要强都了。

    安国公和叶氏形同陌路,甚至到了动手的地步实在令人费解!

    许瑾瑜似是看出了芸香在想什么,扯了扯唇角说道:“初夏,有些事并不像你表面想的那么简单。以后你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初夏一脸疑惑地看向许瑾瑜。

    许瑾瑜却不再多说了,抱起麒哥儿逗弄了起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