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章 决裂(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安国公越是愤怒,叶氏心中越觉得快意。

    不过,无论如何,叶氏也不会说出实情,慢条斯理地应道:“国公爷先息怒,妾身真的不清楚皇上的用意。说不定,皇上只是心中高兴,便赏了麒哥儿如意长命金锁,根本没别的意思。国公爷何必自己吓唬自己。”

    安国公气的头顶直冒烟,面容狰狞扭曲,口不择言:“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如果不是有皇上给你撑腰,我早就揭开你的真面目,将你红杏出墙偷人私生的事公诸于世了。你这样的女人,应该被游街示众再沉塘才对!”

    这番话说的实在歹毒刻薄,句句戳中叶氏的痛处。

    叶氏也笑不出来了,美丽优雅的脸孔泛起愤怒的红晕,眼中射出冰冷的寒光:“陈玹,你今天总算像个男人,说出了心里话。好啊,你既然这么恨我,只管将这件事说出去,尽管将我游街示众身上绑着石块沉塘。看看我叶珺会不会皱一皱眉头!”

    “不过,以你的软弱怕死,肯定是不敢的。因为这样就意味着开罪了皇上,安国公府上下会因为你的冲动跟着陪葬。你宁愿戴着绿帽子,替皇上养着儿子,任由我顶着安国公夫人的名分主持中馈,也不敢露出半点不满。”

    安国公被说中了痛处,暴跳如雷,激动地上前两步:“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叶氏冷笑一声,有种豁出一切的痛快淋漓。

    “你想听,我再说十遍又如何?”

    “陈玹,你就是个懦夫!不敢惹皇上,不敢对付我。只会将一腔怒气迁怒到元昭的身上。这么多年来,你的眼里只有陈元白一个儿子,对元昭冷淡疏远不假辞色。元昭变的性情冷漠沉默少言,有大半是因为你!”

    “你恨我,哪里及得上我对你的恨意!”

    “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我恨不得杀了陈元白父子。让你也尝尝痛彻心扉的滋味!如果不是顾忌着元昭。我早就下手了。”

    安国公听的遍体生寒:“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妇人!竟然对元白和骥哥儿骁哥儿起了杀心如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你!”

    叶氏勾起唇角,笑的灿烂而娇媚:“你放心。我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念头了。皇上已经允诺了要让元昭认祖归宗。陈家的爵位,元昭根本不稀罕,就留给你的儿子好了。”

    终于听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然而,安国公却半点都笑不出来。面色铁青,眼中闪着疯狂的怒火和无边的恨意:“皇上真的答应你了?”

    “是。”

    叶氏看着安国公面无人色的脸。憋闷了二十年的怨气长长地抒出胸膛:“今年上元节的时候,我进宫见了皇上。皇上亲口答应了我。”

    那一天,她和皇上在延福宫里相见。

    皇上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十分复杂。沉默了很久才说道:“阿珺,朕犹豫了许久,才做了决定。朕知道你今天一定会进宫。特意来见你,告诉你朕的心意。”

    那一刻。她的心咚咚如擂鼓,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让自己勉强维持平静:“不管皇上做何决定,我都不会有半个字的怨言。”

    皇上深呼吸一口气,低声道:“朕会让元昭认祖归宗。这是朕欠他的,也是欠你的。”

    她被狂喜瞬间击中了,立刻跪下谢恩。欢欣喜悦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

    皇上亲自将她扶了起来,然后将她揽入怀中,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朕答应过的事,绝不会反悔。不过,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你且耐心地等上几个月,等元昭从边关回来了,朕再做安排。”

    她高兴地不知说什么是好,不停地点头落泪。

    她终于帮到元昭了。

    之后的几个月,她一个人独自守着这个天大的秘密。即使是在许瑾瑜面前,也从不透露半点口风。

    可今天,皇上特意赏给麒哥儿的如意长命金锁,惹来了安国公的怀疑和不安,甚至特意前来质问。她忽然也不想再隐瞒了。

    就把一切都告诉安国公好了。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还敢和皇上较劲不成?

    只可惜,叶氏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一点。

    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安国公虽然性情软弱贪生怕死,到底还是个男人。

    “陈玹,你不用再小心提防着元昭了。等元昭回了京城,皇上就会公布他的真实身份。到那个时候,你可以正大光明的将爵位家业传给你的儿子陈元白。你也不用担心众人会在背后嘲笑你,能为皇上养育子嗣,是你的荣幸”

    听到叶氏毫不遮掩的轻蔑,安国公满头青筋暴起,所有的怒火都冲上了脑海。眼睛变的通红,猛地逼近。

    叶氏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警戒地退后一步,色厉内茬地嚷道:“陈玹,你想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脖子已经被安国公死死地掐住了。

    叶氏骇然,想放声大叫,可脖子被掐的极紧,根本叫不声音来。

    杀了她!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安国公,脑海里只有这三个字。两只手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短短片刻间,便将叶氏的脖子掐出了深深的印迹。

    叶氏的脸孔迅速充血涨的通红。

    叶氏拼着所有的力气挣扎,长长的指甲猛地抓破了安国公的脸,留下几道血痕。

    安国公被叶氏的挣扎激起了血性,竟然掐的更用力了。

    短短片刻,叶氏便呼吸微弱,没了力气。她的两手无力地垂在身侧,摸索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叶氏心中燃起一丝希望,用尽力气扯下了玉佩,扔到了地上。

    咣当一声!

    名贵的羊脂玉佩落到地上,摔成了两半。

    清脆的声响传了出去,终于引来了叶氏的几个丫鬟。

    当珍珠等人鼓起勇气推开门时,看到的便是叶氏被安国公掐得有进气没出气奄奄一息的一幕,顿时骇然尖叫起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