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九章 赏赐(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勋贵或是清流文官们家中添了嫡孙,宫中有赏赐是常有的事。以安国公府的声势和陈元昭的圣眷,宫中的赏赐再丰厚都不奇怪。

    不过,当众人看到来的人是赵公公时,神色俱都惊讶而微妙起来。

    赵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到各府上宣读皇上旨意的人大多是他。屋子里的女眷们有大半都认识这位大红人。

    可是赏赐臣子添丁这种事,不是应该由叶皇后出面吗?这一次怎么会换成了皇上亲自命人来赏赐?

    再一想,楚王被关进天牢,叶皇后心疼幼子在床榻上一病不起,无暇顾及这些。也怪不得皇上会亲自命人到安国公府来了。

    众女眷自以为想通了其中的缘故,不再惊讶,却更多了几分羡慕。

    叶氏心知肚明不是众人想的那么回事。皇上分明是要借着这样的举动,暗示曾允诺的事很快就会成为事实了

    “恭喜夫人,喜添嫡孙。”赵公公一脸的笑容可掬:“皇上听闻喜讯,心中十分高兴,特意命奴才到安国公府来道贺。赏了小少爷如意长命金锁,还有一些其他赏赐。请夫人一并收下。”

    叶氏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恭敬地谢了圣恩,接过那把精致的长命锁。

    皇宫里的如意长命金锁,和普通的长命锁自然有些区别。小巧精致,做工精湛,更特别的是锁上还刻着龙纹。

    当年太子秦王有了长子的时候,皇上赏赐的就是如意长命金锁。

    这样的如意长命金锁,只有皇室子孙才有资格佩戴。

    在场的女眷里,当然不乏有见识之辈,一边羡慕一边心中暗暗惊诧。

    皇上对陈元昭的圣眷简直浓重的过了头竟把赐给皇孙的如意长命金锁赏给了刚出生的麒哥儿。

    赵公公送了赏赐之后,很快便回宫复命去了。

    叶氏郑重的将精致小巧的如意长命金锁挂在麒哥儿的脖子上。麒哥儿压根不知道这长命锁代表着什么,将肉嘟嘟的小拳头塞在嘴里,咂咂有味地"yun xi"着。

    许瑾瑜知道此事,心中暗暗惊喜不已。

    皇上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

    看来。宫里很快就有大的动静了

    故意待在书房里没出来的安国公也很快收到了消息,既惊又怒,再一深想,又忐忑难安起来。

    皇上这么做。到底是何用意?

    难道是要让陈元昭认祖归宗?

    不,绝不可能!皇上和臣妻私~通是何等骇人惊闻的丑闻!皇上怎么肯在天下人面前承认自己德行有亏?

    安国公越想越不安,终于沉不气了,当天下午终于去了墨渊居。

    前来贺喜的女眷已经都走了,只余下邹氏母子陪着许瑾瑜说话。

    叶氏正抱着麒哥儿。听丫鬟禀报安国公来了,不由得哂然冷笑。

    安国公此人贪花好色,软弱无能,心胸狭窄,却又没什么胆量血性。这么多年来,顶着绿帽子替皇上养着儿子也不敢表露出半点不满,只敢将一腔怒气都迁怒到无辜的陈元昭身上。

    现在听闻皇上命人赏赐了东西给麒哥儿,安国公终于惊疑不定坐不住了

    邹氏和许徵听到安国公来了,立刻站起身来。邹氏笑道:“今日一直没见亲家公露面,现在可算是来了。”

    话里隐约透出几分不满。

    麒哥儿的洗三礼。身为嫡亲祖父的安国公却一直不露面,令人颇有微词。

    叶氏只当没听出邹氏的言外之意,若无其事地笑道:“国公爷大概是有些事要找我商议,亲家母和许公子就在这里陪着瑾娘好了,我去去就来。”

    邹氏一怔,和许徵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叶氏这么说,分明是没打算让他们和安国公见面寒暄。这样的举动,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叶氏话已经出了口,邹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笑着点头应了。

    待叶氏走了之后,邹氏才稍稍拧起了眉头,低声问许瑾瑜:“瑾娘,你的婆婆和公公是不是不太和睦?”

    何止是不太和睦。其中的恩怨情仇,说出来简直令人咋舌。

    许瑾瑜不欲多说,轻描淡写地应道:“长辈们的事情,我这个做儿媳的不便多问,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叶氏走进正厅,一眼看到了神色阴沉的安国公。不知怎么地,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笑吟吟地走上前:“国公爷特意到墨渊居来,一定是想见见麒哥儿吧!妾身这就吩咐奶娘将孩子抱过来”

    “不必了!”安国公冷冷说道:“我来是有事要问你。”

    一旁的下人,早已知趣地退了下去。

    偌大的正厅里,形同陌路的夫妻两人四目对视,彼此审视,宛如一对生死仇敌,掂量彼此的分量,酝酿一击必中的杀招。

    到底还是安国公沉不住气,先张了口:“皇上今天命赵公公赏了如意长命金锁,到底是何用意?”

    谁先着急,谁就输了一筹。

    叶氏慢悠悠的一笑:“国公爷这话不该问妾身。若是实在好奇,何不进宫去问一问皇上?”

    安国公:“”

    安国公握紧了拳头,脸孔因愤怒而扭曲,眼中迸射出怒焰,咬牙切齿地低语道:“叶珺!你不要欺人太甚!”

    她就欺人太甚了,又能怎样?

    叶氏勾起唇角,冷冷一笑:“国公爷说这话未免太可笑了。妾身什么时候欺人太甚了。皇上赏赐给麒哥儿一把长命金锁,有什么可奇怪的,是国公爷自己大惊小怪才是。”

    安国公眼中怒意更盛,忍不住稍稍抬高了音量:“你就别装模作样了。谁不知道那长命金锁是皇家儿孙才能佩戴的。皇上偏偏将这样的金锁赏给了麒哥儿,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莫非是你和皇上说了什么,皇上才故意这么做?”

    给叶氏母子撑腰倒是小事,最怕的是皇上生出了别的念头。

    万一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到那个时候,他这个安国公还有何脸面见人?安国公府又被置于何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