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处十五章 处置(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眼睁睁地看着楚王被几个御林侍卫拖走,叶皇后心痛如割。

    她想豁出一切保住楚王。可皇上还在气头上,万一连她一起发落,母子两个一起进了天牢,一切就真的全完了!

    叶皇后死死地咬紧了牙关,待楚王的身影消失后,眼泪如泉水般肆意奔涌出来。

    她还跪在地上,额上血迹斑驳,根本无力起身,看着既狼狈又可怜。

    皇上深呼吸一口气,将胸膛中涌动不息的火苗按捺下去:“来人,将皇后扶到床榻上休息。”

    几个宫女走过来,小心地搀扶起叶皇后。

    叶皇后在床榻上躺下,哽咽着为楚王求情:“皇上,阿昀自幼体弱,经不起天牢里的阴森寒冷。臣妾知道皇上很生气,不敢求皇上放了阿昀。只求皇上早日查清事实,等真相大白了,阿昀也能早些出天牢”

    说着,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皇上神色沉凝,声音冷然:“朕刚才说的话,皇后应该都听清楚了。这个小厮来历清白,毫无可疑之处。现在又已死无对证,朕还怎么查清事实?朕相信自己的判断!”

    叶皇后脸上的血色褪的一干二净,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皇后好好在延福宫里歇着,这些事就不必操心了。”皇上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朕自会处理。”

    叶皇后死死地咬着嘴唇,拼命地将眼泪咽回去:“皇上。臣妾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不管如何,求皇上一定要留着阿昀一条性命”

    皇上沉默了片刻,用一种奇异难懂的眼神看了叶皇后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阿昀将来如何,得看皇后的心意了。”

    叶皇后:“”

    皇上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皇上没再说什么,很快摆驾离开。

    留下叶皇后惶惑不安地反复琢磨着皇上的话。

    楚王被押进天牢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魏王府。

    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魏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忽的笑了起来。那笑声显得诡异凄厉又疯狂,听的人心中阵阵发凉。

    筹谋了这么多年。眼看着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他的腿筋彻底断了,再也没有好的可能。他的余生。只能在床榻上或椅子度过,再也不能下地走动。

    一个不能走路的皇子,再也没了角逐储君的希望,再也没了坐上龙椅的可能。这个事实。令他恨之欲狂痛不欲生。

    魏王妃的眼睛早已哭的又红又肿。

    听到魏王的笑声。魏王妃心中一阵恻然,也不再哭了,沙哑着声音安慰魏王:“皇上绝不会饶过楚王,殿下只管安心养伤”

    魏王眼中飞快地闪过恨意,冷笑道:“那么多太医看过了我的左腿,都说腿筋无法续上了,我这条腿也彻底废了。从今以后,我只能躺在床榻上。彻底是个废人了,养不养伤又有什么区别!”

    楚王丝毫不顾兄弟之情。对他下此毒手。他恨不得啖其肉喝其血。

    “来人,传我的命令下去,让人将楚王暗中谋害我的事传出去。”

    魏王神色狰狞,眼中满是疯狂的光芒:“添油加醋也好,捏造事实也罢,总之,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此事传遍京城所有人的耳中。要让所有人知道楚王的心狠手辣无情无义。”

    “还有,再命人将我的伤势禀报到宫里去,说的越重越好。”

    被关进天牢远远不够!

    他一定要亲眼看着楚王身败名裂。

    他得不到的东西,楚王也休想!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楚王谋害魏王的消息风一般地迅速传遍京城。

    不出三天,街头巷尾人尽皆知。

    秦王谋害太子一事还历历在目,竟又冒出了皇家手足相残的耸动消息,就像沸水落进了油锅,整个京城迅速地沸腾了起来。

    魏王党羽纷纷到魏王府探望魏王,却都被拒之门外。魏王谁都不肯见。

    楚王党羽欲打探楚王的消息,只可惜宫中守卫森严,根本查探不到任何消息。只知道楚王被关在天牢里,任何人包括叶皇后在内,都不得探望。

    一时间,众人猜疑不定,人心惶惶。

    魏王两腿俱废,不可能再做太子。楚王又犯下弑兄的重罪,看皇上的反应,显然没打算轻轻放过楚王。

    那么,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

    到底打算立谁为太子?

    流言纷扰,就连即将临盆的许瑾瑜也耳闻了此事。

    “初夏,这些事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许瑾瑜十分震惊,脱口而出问道:“魏王真的左腿受伤,再也不能下床走动了吗?还有楚王,真的被关进了天牢?”

    “当然是真的了。”初夏轻快地笑道:“如今京城百姓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奴婢陪着小姐整日待在墨渊居里,知道这个消息已经够迟了。”

    许瑾瑜下意识地看了芸香一眼。

    芸香立刻说道:“奴婢倒是知道的早。不过,奴婢想着少奶奶即将临盆,不宜大喜大悲,更不宜烦神操心,所以就一直按捺着没说。”

    许瑾瑜怔忪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唇角悄然扬起。

    陈元昭在离开京城前,曾轻描淡写地说过早有安排。魏王和楚王如今的一切,一定是陈元昭暗中筹谋布局的结果。

    魏王彻底成了废人,楚王又为皇上厌弃。等陈元昭得胜归来班师回京的那一天,或许就是认祖归宗的时候了

    离陈元昭报仇雪恨的那一天,也越来越近了。

    肚中的孩子似感受到了母亲的喜悦,也动了一动。

    许瑾瑜抿唇一笑,轻轻的抚上高高隆起的肚子,轻声说道:“孩子,你是不是急着想和娘见面了?娘也盼着你早日出世。你那个狠心的爹还在边关没回来,看来是赶不及看你第一眼了。”

    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中流露出淡淡的怅然若失。

    她能理解陈元昭的身不由己。可将要临盆生产之际,丈夫不在身边,心中总有些遗憾。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