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处置第(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面无表情,看也没看楚王一眼,大步进了寝室,走到了叶皇后的床榻边。

    楚王的心一沉,勉强维持着平静,跟在皇上的身后。

    叶皇后神色憔悴黯淡,短短两天内,苍老了许多。她原本躺在床上,此时作势欲起:“皇上”

    “皇后还受着伤,不必讲究这些虚礼,在床榻上好好歇着吧!”皇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不辨喜怒。

    越是这样,越是令叶皇后惶惑难安。

    叶皇后张口谢了恩,迅速地和楚王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知皇上来意如何,今日可得小心应对。

    楚王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皇上似没察觉到叶皇后和楚王的眼神交流,缓缓说道:“魏王昨日下午在王府门口遇刺。刺客是他府上的小厮,来历清白,查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朕知道此事后,既惊又怒。短短两年间,先是太子遇刺,现在又是魏王。手足相残,祸起萧墙!朕这个天子,到了地下实在无颜见列祖列宗。”

    手足相残,祸起萧墙

    楚王心中一凛,无法抑制的慌乱起来。

    皇上这么说,分明是已经认定了刺伤魏王的事是他所为!

    楚王扑通一声跪下了:“父皇请听儿臣一言。儿臣这些天一直在延福宫里,没出过延福宫半步。根本不知宫外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二哥被刺客伤了左腿”

    “哦?你真的什么都不知情?”皇上终于正眼看了楚王一眼。目光冷厉中含着讥讽:“那你是如何得知魏王被伤了左腿?”

    楚王:“”

    叶皇后心里一颤。她和皇上相伴多年,对皇上的脾气十分熟悉。皇上真正暴怒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神情!

    皇上已经认定了楚王是主谋!今天到延福宫来。是要治楚王的罪!

    叶皇后用尽全身的力气下床,颤颤巍巍地在楚王身边跪下了:“皇上,臣妾用这条性命为阿昀做担保,此事真的和他无关。还请皇上命人严查此事,还阿昀一个清白”

    “还他一个清白?”皇上尖锐地冷笑一声,声音里流露出愤怒和失望:“他还有什么清白可言?枉我一直最疼他,甚至想着立他为储君。可他是怎么做的?迫不及待地拉拢人心安插人手。事情败露了就杀人灭口。为了储君的位置,不惜对自己的兄长下此毒手。”

    “魏王的左腿已经彻底废了,从今以后。再也不能下床榻走路!这一切,都是你的好儿子的功劳!”

    最后一句,宛如石破天惊春雷乍响,震的叶皇后和楚王齐齐变了脸色。

    担心了一夜的噩梦。竟成了事实!

    魏王的腿彻底废了。这盆脏水也彻底泼到了楚王的身上。

    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只怕皇上也听不进去了吧

    “父皇,儿臣真的没做过这件事。若是父皇不信,儿臣现在就立下毒誓”

    楚王努力撇清辩白,可惜,还没等他的话说完,皇上便冷冷地看了过来:“住嘴!朕不想听你说半个字!”

    那目光冷若冰雪,含着无尽的失望和愤怒。再也没了往日的慈爱和温和。

    楚王不肯坐以待毙,咬咬牙说道:“父皇要治儿臣的罪。总该有证据吧!现在无凭无据便定了儿臣的罪,儿臣心里不服。”

    眼看着楚王死不认罪,皇上死死压抑的怒火也涌了上来:“你要证据,好,那朕就给你证据。”

    “那个刺客在魏王府潜伏多年,两年前才到了魏王身边伺候。身世来历清白,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有能耐在魏王的身边安插这样的眼线,除了你还能有谁?”

    “还有,朕只有你和魏王两个儿子。魏王双腿俱废,朕绝不可能让他做太子。那么剩下的唯一人选就是你。”

    “朕实在想不出,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如此费尽心机地对付魏王!”

    皇上的话语一句比一句尖锐!

    楚王百口莫辩,所有的热血涌上脑海,冲口而出道:“难道父皇忘了吗?父皇的儿子可不止我和二哥!还有一个陈元昭。这一切根本都是陈元昭暗中捣的鬼!他布下这一局,陷我于不仁不义,又害了二哥,分明是居心叵测!”

    皇上:“”

    皇上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叶皇后倒抽了一口凉气,狠狠地瞪了楚王一眼。

    楚王真是昏了头!此时还有伺候的太监宫女都在,怎么能将这个天大的隐秘随口就说了出来?

    皇上恼羞成怒之下,只怕会大发雷霆。

    事实证明,叶皇后确实很了解皇上。

    短短片刻的寂静沉默之后,皇上心里所有的怒火都燃烧到了脸上,脸孔隐隐有些扭曲的狰狞:“好!皇后,你真是为朕生了个好儿子。”

    叶皇后全身一颤,眼中闪过惊惧和慌乱:“皇上,臣妾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口如瓶,从未和任何人提起此事。只是太子无辜被杀,臣妾心中悲恸,又盼着阿昀能坐上皇位。这才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他臣妾绝不是有意让皇上难堪,还请皇上恕罪!”

    说着,用力地磕了几个响头。

    额头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势,又迸裂了开来,渗出鲜血,看着触目惊心,

    皇上正在盛怒中,看在眼里,没有半点心软,反而更添了几分怒气,蓦地看向楚王。眼中寒意大盛:“慕容昀,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楚王呼吸不稳,头脑一片空白,无意识地张口说了句:“儿臣真的没做过这件事”

    皇上冷笑:“你觉得朕还会信你的谎话吗?”

    楚王遍体冰凉。

    皇上定定地看着面无人色的楚王,冷冷说道:“来人,将楚王押进天牢,没有朕的命令,不准任何人去天牢探望。”

    不等叶皇后张口求情,又说道:“皇后,朕和你夫妻一场,不想见你磕头求情的可怜模样。朕的脾气你也是清楚的,不要让朕再迁怒于你。”

    叶皇后身子晃了一晃,面色惨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