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临盆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氏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

    原本以为不可能的事,如今正一步步的来到眼前。就算叶氏再淡定,也禁不住浮想联翩暗暗欢喜起来。

    魏王没了指望,皇上又摆明了不会放过楚王。这样的情况下,皇上曾允诺过的事,也没了多少阻力。应该很快就会让陈元昭认祖归宗,恢复原有的身份了。

    或许,陈元昭暗中谋划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又该如何自处?

    叶氏想到这个问题,一颗心又晃悠悠地沉了下去。

    皇上德行有亏,和臣妻私通生子,将儿子的身份大白天下,免不了会有许多风言风语,史书上也会留下极不光彩的一笔。

    皇上尚且如此,她这个红杏出墙与皇上私通的安国公夫人,更会惹来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到那个时候,她还有颜面苟活于世面对世人吗?

    叶氏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息,不过,在许瑾瑜面前,她却没有表露出半分。

    许瑾瑜临盆在即,需要维持心情平和,不宜烦心。

    不过,这件事显然瞒不了太久。

    这一日到了墨渊居后,许瑾瑜主动说起了魏王楚王的事:“前几日魏王左腿受伤,皇上一怒之下将楚王关进了天牢。这些事婆婆都知道了吧!”

    叶氏见瞒不过去,索性直言相告:“这件事几天前我就知道了。不止是我。府里上下全都听说了这个消息。我不想你为这些事烦心,便严令任何人不得在你面前提起此事。”

    许瑾瑜心里暗暗感动,柔声道:“婆婆用心良苦。儿媳感激不尽。婆婆请放心,儿媳知道轻重,眼下最要紧的是养胎,平安地生下孩子。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不问。”

    叶氏舒展眉头,赞许地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你已经足了月。随时都可能肚痛发作,平日里衣食起居一定要多小心,身边万万不能少了人伺候。”

    许瑾瑜一一应下了。

    这几个月来。叶氏照顾她十分精心,衣食住行事无巨细。

    产房早在一个月前就准备好了,还请来了京城最好的四个产婆,奶娘也早就备好了。万事俱备。只等孩子临盆出世了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

    许瑾瑜在一阵阵疼痛中被惊醒了。

    因为早有心理准备。许瑾瑜并未慌乱,轻声喊了初夏一声:“初夏,快醒醒。我肚子疼,大概是快要生了。”

    初夏陡然惊醒,一个咕噜地爬了起来,急急的冲到床榻边:“小姐,你现在怎么样?”

    屋子角落一直燃着烛台,投下昏黄的光晕。

    许瑾瑜已经睁开了眼。额上冒着汗珠,眼中溢满了痛楚。断断续续地说道:“有些痛,快些叫人来,扶我到产房去。”

    初夏心疼地为许瑾瑜擦了汗,然后立刻去叫醒了芸香和两个产婆。

    芸香动作最快,迅速起身,和初夏一起扶着许瑾瑜去了产房。

    产房就设在西厢房,走几步就到了。短短的几步路,却花了几倍的时间。到了产房里,产婆们也来了。

    这几个产婆都是极有经验的,两个照顾许瑾瑜的身子,一个准备热水毛巾剪刀之类的,还有一个坐镇指挥发号施令,一切有条不紊。

    很快,叶氏便闻讯赶来。

    许瑾瑜躺在床上,被阵痛折腾的睁不开眼,脸上冷汗涔涔。她用力地咬紧了牙关,没有痛呼呻~吟。

    叶氏握住许瑾瑜的手,关切地说道:“瑾娘,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免不了要熬一熬忍一忍。我已经让人给你熬参汤了,你要保存体力。”

    女人生第一胎至少也得几个时辰,有的熬上一两天也生不出来。到底要熬多久,就要看各人的身体情况和运气了。

    许瑾瑜嗯了一声,很快又是一波阵痛袭来。

    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生产的痛苦。

    许瑾瑜一开始意识还算清醒,渐渐地因为剧痛思绪涣散。耳边传来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模糊。

    “夫人请放心,少奶奶年轻底子好,毅力又坚韧,一定能平安生下孩子。”

    “奴婢不知替多少人接生过。女子生孩子的痛苦,很少有人能忍得住喊叫。其实,越是到了这种时候,越要忍住。乱喊乱叫的,一口气就泄出去了。憋住这口气,生孩子反而有力气,也会顺畅的多”

    “是啊,少奶奶真是坚强,到现在一直忍着没哭喊。”

    这些都是产婆的声音。

    叶氏的声音也会间或响起:“瑾娘确实是好样的。”“参汤给我,我亲自喂她喝。”

    温热的参汤喝进肚中,对阵痛没什么缓解,不过,身子里又多了些力气,让她熬过下一波的疼痛。

    产房外响起了说话声。是陶氏袁氏等人闻讯赶过来了。

    许瑾瑜昏昏沉沉的,再也无力睁开眼

    夜色散去,天际渐渐露白。许瑾瑜进了产房,已经有两个多时辰了。

    “少奶奶,快些用力!”

    “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再用力,孩子就快出来了!”

    产婆安慰鼓励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回响。站在她身边的产婆不停地用毛巾为她擦拭汗珠,另一个产婆为她按揉肚子。

    许瑾瑜忍着疼痛,照着产婆说的法子用力。

    疼!

    真的好疼!

    她上辈子从未生过孩子,也从不知道女人生孩子要吃这么多的苦

    陈元昭,你为什么还没回来。为什么在我这么痛苦的时候,没有陪伴在我的身边。

    一波又一波的剧痛席卷而来。许瑾瑜死死地咬着嘴唇,泪水混合着汗水流过脸颊,滴落在枕边。

    叶氏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瑾娘,你觉得疼就喊出来吧,别这么忍着了。”许瑾瑜的嘴唇早已被咬出了深深的牙印。可她至始至终都忍着,愣是一声都没哭喊过。

    许瑾瑜早已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一阵尖锐至极的痛楚猛地袭来,许瑾瑜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产婆惊喜的喊了出来:“孩子生出来了!”

    (未完待续……)

    ps:宝宝平安临盆,撒花鼓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