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三章 百猜疑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不可能是他。”

    叶皇后皱起了眉头,细细地分析:“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和你又素来交好。怎么会暗中对付你。更何况,他半年多前就去了边关,一直未曾回京。京城离边关数千里之遥,就算是快马来回传递消息也要一个月。京城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知道了,早已时过境迁了。”

    楚王默然不语。

    叶皇后分析的句句有理。

    理智上来说,他也觉得陈元昭不可能是幕后凶手。可不知怎么地,他的心里总觉得此事和陈元昭脱不了干系。

    母子两个默默相对片刻,楚王又张口打破了沉默:“说不定,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一边和我虚以委蛇,一边和魏王眉来眼去,暗中设局对付我们两个。若是魏王双腿俱都废了,我又为父皇厌弃,说不定父皇会让他认祖归宗,公开他的真正身份”

    “不可能!”叶皇后尖锐地打断楚王:“这绝不可能!皇上和臣妻私通生下的儿子,怎么敢让他认祖归宗。这岂不是让天下人都知道皇上的德行有亏。皇上绝不可能这么做!”

    叶皇后反复地重复着这几句,仿佛这么说就能说服楚王,也能说服自己。

    然而,她的心里却无法抑制的惊惶起来。

    叶氏和皇上私下独处的那两回,宛如两根刺埋在心底。她试图询问,皇上却毫不留情地让她难堪。

    莫非。叶氏就是在求皇上让陈元昭认祖归宗?皇上也答应了下来?

    叶皇后越想越心慌意乱,不自觉地咬紧了嘴唇。

    楚王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忙问道:“母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一直瞒着我?”

    叶皇后略一犹豫,才低声答道:“在我生辰的时候,皇上和叶氏那个贱人独处了许久,上元节那一天,又和叶氏在一起。也不知她和皇上说了什么。我问皇上,皇上根本不肯告诉我。”

    楚王的脸瞬间扭曲的骇人:“那个贱人,一定是恳求父皇让陈元昭认祖归宗!”

    一定是这样!

    陈元昭也早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暗中设局了对付他!

    可笑他自以为将陈元昭玩弄于鼓掌中,却不知自己才是黄雀眼中的那只螳螂!

    “母后,我的猜测绝不会有错。”楚王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怒道:“陈元昭早就知道了身世,也对皇位有了野心。他答应了要帮我,暗中却和魏王来往不断。可恨我疏忽大意,竟没有提防他。”

    叶皇后本就猜疑不定。被楚王这么一说。愈发动摇,似反驳楚王,又似喃喃自语:“这一切真的是他做的?可他远在边关,根本不在京城,到底是怎么布置好这一切的?他怎么会知道你会在恩科会考中做手脚?”

    楚王语塞。

    这也正是这件事最说不通的地方。

    当初谋划这件事的时候,只有最心腹的两个幕僚知道。为了保密,连叶皇后都没告诉。陈元昭更是半点不知情。

    还有,陈元昭明明不在京城。到底是怎么设的局?

    原本以为想明白的事,又成了一团乱麻。

    叶皇后打起精神说道:“罢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下最要紧的是魏王的腿伤。只要他没有大碍,一切都还有翻盘的机会。天这么晚了,你不用守着我了,先回寝室歇着。”

    楚王却说道:“儿臣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守着母后。”

    再精明狠辣,到底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自出生的那一天开始,便身份矜贵高人一等。就像养在花园里的鲜花,从未经历过真正的风吹雨打。

    此时的楚王,面上虽然维持着镇定,其实早已心慌意乱了。

    执意要守着叶皇后,何尝不是害怕皇上随时翻脸,想借着叶皇后的庇护躲过这一劫?

    叶皇后瞬间洞悉了楚王的心思,倒也没怪楚王什么,反而更添了几分心酸和怜惜,轻声应道:“也好,那你就留下吧!”

    太子已死,她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

    就算豁出去这条命,她也绝不会容任何人伤害他!

    这一夜,对叶皇后和楚王来说,实在太漫长了。

    叶皇后几乎一夜都没合眼,楚王先是坐在床榻边,疲倦的时候就在床边趴上一会儿。一夜过来,神色十分憔悴。

    两人额头都受了伤。不过,楚王是被花瓶砸中了头,是一些皮外伤。叶皇后却是结结实实的撞中了柱子,又年迈体弱,上药包扎后也没静心休息。

    天亮的时候,叶皇后的脸孔泛红,额头发烫。

    楚王见势不妙,立刻命宫女去宣太医。

    宫女去了一趟太医院,然后委屈不已地回来禀报:“太医院里的所有太医都被派到魏王府去了,现在只有几个药童。”

    楚王气的脸都白了。

    可再生气也没用。就算是他亲自去太医院,也找不到太医。

    叶皇后睁开眼,虚弱地喊了声:“阿昀,没太医就算了,我躺着休息就行了”

    楚王压抑下心底的怒气,凑过来低声安抚道:“母后,你好好歇着。儿臣这就让人准备热水,儿臣为你擦一擦汗,总会舒服好受些。”

    叶皇后没有拒绝。

    热水很快被送来了。

    楚王小心翼翼地用拧了热水的毛巾为她擦拭脸孔时,叶皇后果然舒适精神了一些,也有力气说话了:“魏王现在怎么样了?左腿的伤能治好吗?”

    楚王一夜没睡,也一直在惦记着魏王的腿,奈何延福宫的人不能出宫,消息并不便利。

    “应该能治好。”楚王尽量用肯定的语气,既是安慰叶皇后,也是安慰自己:“太医院里的太医们个个医术高超,父皇既是将他们都派到了魏王府,一定能将他的腿伤治好”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皇上来了?!

    楚王和叶皇后俱是一惊,心中各自忐忑紧张。

    叶皇后无力下床迎驾,楚王深呼吸一口气,走到门边:“儿臣参见父皇。”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