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突变(二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魏王在王府门口被刺伤?”消息传到宫中,皇上顿时变了脸色,霍然起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来的刺客?”

    来送信的太监战战兢兢地应道:“那个刺客是魏王殿下身边的小厮,潜伏在魏王府已有两年。在扶魏王殿下下马车的时候,将魏王殿下推倒,用袖中暗藏的锋利匕首刺中了魏王殿下的左腿,刺断了腿筋”

    皇上的眼中闪出愤怒的火焰。

    好歹毒的心肠!

    好狠辣的手段!

    魏王右腿本就有腿疾,走路只能靠左腿。现在左腿的腿筋被刺断了,若是接不回来,以后岂不是再也不能下床走动了?

    一个有腿疾的皇子做储君已经十分勉强。若是不良于行大燕江山岂能交给一个只能坐在床榻上的皇子!

    幕后的凶手会是谁?

    无需去调查,皇上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答案。

    皇上的面色阴沉难看之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个刺客是何身份来历?”

    跪在地上的太监听着皇上暴怒的语气,吓的连头都不敢抬,哆哆嗦嗦地应道:“那个小厮是府里的家生子,来历清白,一时也查不出什么来”

    “传朕口谕下去,给朕仔细地查,一定要查出凶手是谁!”皇上怒喝道。

    太监唯唯诺诺的应下了,火速地起身出去传令。

    魏王遇刺的消息。不出半个时辰,便传到了延福宫。

    楚王闻言霍然变色。

    躺在床上的叶皇后也震惊的变了脸色,猛地坐直了身子。因为用力过猛牵动了头部伤口,疼的倒抽一口凉气。

    “魏王怎么会遇刺?”楚王含怒追问。

    来禀报消息的小太监一脸仓皇不安:“奴才是听崇政殿里当值的王公公说的。王公公匆匆的将此事告诉奴才,让奴才来给娘娘殿下送信,具体详情奴才也不清楚。只听闻魏王左腿受了重伤,伤到了腿筋,很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楚王非但没觉得高兴。脸色反而更阴沉难看了。

    魏王右腿本来就有腿疾,这个刺客下手实在狠辣,竟又伤了魏王的左腿。这么敏感关键的时候。魏王遇刺这笔账,一定会被算到他的头上!

    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根本就是都冲着他来的。

    从落第的举子告御状的那一刻开始,一环扣着一环。一步接着一步。逼的他不得不做出应对。他自以为的高妙计策,早已落入了对方的算计。

    他原本以为这个人是魏王,可现在看来,就连魏王也落入了算计中。

    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悄然在黑暗中推动着这一切,织下一张密密的网,将他和魏王都困在网中,进退不得

    叶皇后急切焦虑的声音响起:“皇上听到这个消息是何反应?”

    小太监答道:“听说皇上已经吩咐太医院里医术最高明的几个太医去魏王府。务必要治好魏王的腿伤。”

    “皇上有没有提起延福宫或是楚王?”叶皇后追问。

    小太监苦着脸:“奴才不知道。”

    眼看着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叶皇后也没了多问的心情。挥挥手示意小太监退下。

    寝室里燃着几支粗大的烛台,明亮的烛火下,叶皇后和楚王的脸孔都没了血色,同样难看无比。

    叶皇后看着楚王,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声音也急促不稳:“阿昀,是不是是不是你?”

    问的含糊不清,楚王却是一听就懂,一脸的无奈和愤怒:“母后,我这几天一直待在延福宫里,一举一动都在你眼皮子底下。就是想传个消息出去都不容易,根本没机会安排这样的事。再者说了,父皇正为舞弊案中毒身亡的几个官员生我的气,我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动手对付魏王?”

    哪怕心中有过这样的念头,他也绝不可能选这样的时机动手!

    知子莫若母!

    看着楚王的样子,叶皇后便知道他没有说谎。

    魏王遇刺一事,确实和楚王无关。

    “你这么说,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叶皇后眼中满是焦急:“可是,你父皇又怎么肯相信你和此事无关?”

    魏王左腿受伤,几乎彻底断绝了争夺储君的希望,最大的获益者就是楚王。怎么看这件事都像是楚王动的手。

    楚王一脸颓然地苦笑一声:“这个暗中设局陷害我的人,心机深不可测,手段更是凌厉狠绝。只这一招,就已经将我逼得无还手之力。父皇本就对我有成见,先入为主地认定了是我所为。我不管怎么辩解,只怕父皇也是不会相信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叶皇后又急又气,额上渗出了冷汗:“要不然,你立刻就去崇政殿,向你父皇解释请罪。”

    楚王定定神,沉声应道:“不行!父皇正在气头上,我现在去解释请罪,只会适得其反。母后可别忘了,我现在还在软禁中。根本不应该知道魏王被刺杀一事。”

    “我不能慌了手脚,只能静观其变。”

    叶皇后默然片刻,长叹一声:“希望太医们能将魏王的腿伤治好。”

    只要魏王安然无恙,皇上也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全部怪罪到楚王的身上!若是魏王的腿真的彻底站不起来了,这盆脏水泼到楚王的身上,洗都洗不清了

    想到秦王的下场,叶皇后只觉得不寒而栗。

    抬头一看,却见楚王的眼中射出愤怒的寒光:“有人一直在暗中设局害我。我一定要找出这个人!”

    叶皇后先是一愣,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是,这一连串的事都是冲着你来的。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对付你。”

    这个人会是谁?

    既有这个能力,又和楚王有深仇大恨

    叶皇后脑海中迅疾的闪过一个身影,心里暗暗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楚王。

    楚王显然也想到了同一个人,目光阴鸷,缓缓说出三个字:“陈元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