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一章 突变(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百口莫辩!

    连叶皇后听闻此事后都是这样的反应,更何况是皇上。

    楚王苦笑一声:“二哥确实好手段。他一边暗中杀人灭口,将脏水泼到我身上。另一边又故作好人,进宫为我求情。我一时反应不及,在父皇面前揭露是他所为。父皇不但不信我的话,反而怒斥于我。幸好有母后为我求情,否则,我现在已经进了天牢了。”

    叶皇后怔怔的听完:“这么说来,这些都是魏王暗中捣鬼,确实和你无关了。”

    她是他的母亲,当然无条件的信任他。

    可别人呢?皇上呢?满朝的文武百官会怎么想?京城的百姓们又会如何看他?

    就算侥幸逃过这一回,他也无颜再争什么储君之位了。又或者,皇上会因为此事迅速地下定决心,立魏王为储君

    叶皇后越想心越凉。

    很显然,叶皇后想的,楚王也都想到了。因为失血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脸孔,一片阴郁,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母后,我不能就此消沉坐以待毙。”

    叶皇后听的心惊肉跳:“阿昀,你还想做什么?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若是再有异动,惹得你父皇起了杀心,就是我也保不住你。”

    “你听我的,先老老实实的在延福宫里待着,什么都别做。先等你父皇消了气再徐徐图谋也不迟。就算魏王抢先一步做了太子,也未必有那个福气坐上龙椅。能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在这之前,你要做的是忍耐!”

    叶皇后的语气渐渐严厉:“我说的你听见了没有!”

    楚王不怎么情愿地应下了:“好,儿臣都听母后的。”

    叶皇后松了口气。这一口气松懈下来。强撑着的精神也消磨殆尽,疲倦之极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魏王已经出了皇宫,坐上马车回魏王府了。

    想到这一天里的跌宕起伏,魏王的心中溢满了隐秘的喜悦。

    叶皇后舍命保住楚王,早在他意料之中。不过,经此一事。父皇对楚王已经失望透顶。楚王的名声也一落千丈,储君之位,楚王再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有一件事着实奇怪。

    他只安排了人暗中毒杀楚王的幕僚,天牢里的那几个翰林怎么会一同毒发身亡?

    难道是楚王的属下情急之下出了昏招,所以便宜了自己?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局面对他来说是大大的有利。其中的内情。日后慢慢再查也不迟。

    马车在魏王府的门口停下了。

    车夫开了车门。一个打扮利落的小厮走过来,跪在马车边。另外两个小厮则一左一右各自站在车门边,扶着魏王下了马车。

    因为腿疾的缘故,魏王行走不便,上下马车更需要人搀扶。伺候魏王的小厮,都是从府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个个伶俐有眼色。

    魏王满腹心思,漫不经心地伸出右手。搭在小厮的肩膀上。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小厮忽的伸手拧住了魏王的胳膊。

    魏王既惊又怒。霍地看了过去。

    能贴身伺候魏王的小厮,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这个小厮到魏王身边也有两年了。

    白净清秀面容熟悉的小厮露出了和平日截然不同的狰狞,猛地用力拖了魏王一把。魏王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那个小厮袖中一翻,手中寒光闪闪,竟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另外两个小厮猝不及防之余,被吓的面无人色,一时反应不及。一旁的魏王亲兵怒喝一声,纷纷持刀飞奔而至。

    只可惜,一切都迟了!

    那个小厮动作快如闪电,狠狠地迅疾地落在魏王完好的左腿上。

    鲜血飞溅,魏王因为剧痛,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长的惨叫声!

    魏王亲兵此时才堪堪赶到。此时众亲兵怒火攻心,根本想不到留什么活口。十几个人围攻,不到片刻便将那个刺杀魏王的小厮杀于刀下。

    另外几个亲兵则围到了魏王身边,急忙查看魏王的伤势:“殿下,你现在怎么样?”

    魏王早已满头大汗,疼的说不出话来。左腿血流如注,虽然看不清伤势如何,不过,肯定不会轻了。

    亲兵们不敢耽搁,立刻找了担架来,抬着魏王进府。

    魏王妃闻讯赶来的时候,看到左腿受伤面无人色的魏王,惊惧交加,当场便哭了起来。

    魏王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左腿剧痛不已,额上直冒冷汗。

    魏王府里的太医为魏王止血疗伤,眉头紧皱,神色十分凝重。魏王妃哀哀的哭泣声在耳边不断回响,扰的人心慌意乱。

    太医咳嗽一声,委婉地提醒道:“下官正为魏王疗伤,还请魏王妃暂时回避片刻。等止了血敷好药再进来吧!”

    魏王妃抽抽噎噎地擦了眼泪,哽咽着问道:“李太医,魏王殿下的左腿受伤重吗?”

    李太医应道:“伤情如何,现在不好做定论。请王妃耐心等待片刻。”

    魏王妃无奈之下,只得先出了寝室。

    魏王妃一走,寝室里顿时安静了许多。李太医用金针为魏王止了血,然后仔细地检查魏王的腿上,越看越觉得心惊。

    这个小厮下手着实狠辣犀利,只一刀,便刺断了魏王的腿筋。腿筋断裂,自是无比痛苦,也怪不得性情坚韧的魏王惨呼连连。

    魏王忍着痛楚,睁开眼,低声问道:“李太医,本王的腿伤如何?能不能恢复?”

    李太医斟酌片刻,才含蓄地应道:“那个刺客下手狠辣,挑断了殿下的腿筋。救治及时的话,也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不过,殿下也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最坏的准备是什么!

    魏王心里隐隐有了不妙的预感,定定地看着李太医,声音有些沙哑:“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

    李太医避重就轻地说道:“现在还不好说”

    “最坏的结果到底是什么!”魏王额上青筋毕露,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地问道。

    李太医不敢再隐瞒,垂下头禀报:“如果腿筋无法续上,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