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章 风云(四)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的话音刚落,几个身材壮实面容肃穆的御林军侍卫便走了进来。○

    叶皇后的心直直往下沉,不假思索地拦在楚王面前,厉声喝道:“都给本宫站住!有本宫在这儿,看谁敢动楚王。”

    那几个侍卫不敢对着叶皇后造次,果然停下了脚步。

    叶皇后抬起泪眼,恳求地看着皇上:“皇上,就算阿昀犯了再大的错,总得先给他治好了额上的伤再说。要是就这么押进天牢,他头上的伤会一直不停的流血。臣妾恳请皇上开恩”

    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她终于体会到了当日秦王事发时纪贤妃心如刀割的心情。

    皇上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这些,冷笑着说道:“他不过是受些皮外伤,流点血罢了。比起枉死在狱中的几条性命来能算什么。你快些让开,否则,休怪朕迁怒到你身上。”

    叶皇后惨然一笑,满脸泪痕,狼狈至极的脸上溢满了坚决:“太子已经死了,臣妾只剩这么一个儿子。若是阿昀也下了天牢,臣妾还有什么指望。倒不如一头撞死在这儿,闭了眼也落个清净。”

    话没说完,便猛地起身,一头撞到了旁边的柱子上。

    皇上和楚王俱都措手不及,齐齐变了脸色:“皇后(母后)”

    幸好有一个御林军侍卫离的近些,在叶皇后额头撞到柱子上的那一刻,用力地拉住了叶皇后。否则。叶皇后身子本就虚弱,再这么猛力地撞上去,只怕凶多吉少。

    饶是如此。叶皇后也头破血流,几近昏迷,气息微弱。

    到底是多年的夫妻,皇上看着叶皇后这副模样,心中十分不忍,立刻命人宣太医。

    鲜血流过叶皇后的脸颊,看着颇为可怖。

    叶皇后撑着不肯晕过去。直直地盯着皇上:“求皇上先饶过阿昀,让人为他治好伤势,查清楚了一切。再行惩处。不然,臣妾也不治伤,”

    皇上纵有再多的怒气,对着奄奄一息的叶皇后也发不出来了。长长地叹了口气:“罢了。一切都依你。先治伤再说。”

    叶皇后终于放了心,闭上眼,昏了过去。

    皇上隐含着怒气的声音在楚王耳边响起:“看看你做的好事!你母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还有何颜面面对天下人。”

    楚王跪在叶皇后身边,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来。泪水混合着脸上的鲜血滑落。

    几个太医进了延福宫后,都被吓了一跳。

    花瓶碎片满地都是,叶皇后昏迷不醒。满头满脸的鲜血。

    楚王跪在叶皇后身边,脸上也满是鲜血。不知道伤势轻重。只看这副样子,便令人心惊。

    皇上的目光扫了过来,声音透着寒意:“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立刻给皇后和楚王疗伤。”

    太医们不敢怠慢,应了一声,忙围拢过来。

    小半个时辰后,叶皇后被抬到了寝室里的床榻上,换了干净的衣服,额上的伤也包扎好了。只是还没清醒过来。

    楚王同样包扎了伤处,换了衣服,坐在叶皇后身边,紧紧地握着叶皇后的手,一声声喊着母后。

    皇上憋了一肚子怒气,无处可泄,厉声吩咐:“传朕的口谕,从现在开始,延福宫里的所有人不得迈出延福宫半步。也不准任何人靠近延福宫。等皇后醒了,立刻命人给朕送信。”

    说完便拂袖而去。

    至于楚王要如何处置,皇上并未明言。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楚王是彻底失宠了。

    皇上走了之后,楚王挥挥手,所有的太监宫女也都退下了。

    楚王用袖子擦了眼泪,眼中满是怨毒的恨意。

    父皇口口声声说最偏爱他,根本都是假的。连个辩驳的机会都不肯给。如果不是叶皇后豁出了性命要保下他,此刻的他已经被押进了皇宫的天牢。

    上一个进天牢的是秦王。那杯毒酒还是他和魏王亲自送进天牢的

    楚王深呼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愤慨暴怒都压进心底,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愤怒或恐惧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想出对策来。

    他很清楚,那几个中毒身亡的人绝不是他让人动的手,必然是魏王在暗中捣鬼。世上没有真正的秘密,只要是做过的事,总有蛛丝马迹。

    可恨的是他被困宫中,行事多有不便,送信出宫都很难。更何况,楚王府的心腹幕僚又被押进了刑部天牢,匆忙间也想不到忠心又可靠的人手

    楚王拧紧了眉头。

    此时,叶皇后悠然醒转,睁开了眼。微弱地喊了声:“阿昀”

    楚王立刻回过神来,急急地应道:“母后,儿臣在这里。你现在感觉如何了?头上的伤要不要紧?儿臣这就让人喊太医进来。”

    “暂且不用了。”叶皇后勉强打起精神,低声叮嘱道:“太医若是知道我醒了,立刻就会禀报给你父皇。只怕你父皇又要命人将你关进天牢里了。倒不如一直‘昏迷’着,你父皇看在我的份上,总不会过分为难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时间,多拖延一日都是好的。”

    楚王既感动又羞愧,低声道:“都是儿臣不孝,连累了母后。”

    叶皇后虚弱无力地扯了扯唇角:“你是我儿子,我这个当娘的,护着自己的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

    说到这儿,叶皇后气息有些混乱,休息了片刻才问道:“刚才我来不及细问,只听闻皇上大发雷霆,亲自到了延福宫来责问于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安排了人顶罪吗?莫非是被你父皇察觉了?”

    楚王颓然地长叹一声:“父皇本打算亲自审问那个幕僚,没想到在进宫的途中毒发身亡。天牢里的几个翰林,也一并死了。父皇认定了是我暗中杀人灭口,根本不给我分辨的机会,便定了我的罪。”

    叶皇后倒抽一口凉气,定定地看着楚王:“阿昀,这儿只有我们母子两人,你给我说实话,这些真不是你命人动的手?”

    楚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