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八章 风云(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楚王确实把握住了皇上那份微妙的心思。

    一方面,证词确凿,楚王是此案的幕后主谋。身为一朝天子,绝不能坐视不理。另一方面,身为一个父亲,岂肯疑心自己的儿子?

    当楚王哭诉自己半点都不知情时,皇上果然开始动摇了。

    楚王见皇上神色有了松动,深深地一跪到底,红着眼眶说道:“儿臣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请父皇将儿臣关入天牢,然后彻查此事。将那个在暗中陷儿臣于不仁不义的人找出来。”

    皇上脸上犹有残存的怒气,语气却和缓了不少:“事情尚未有定论,你身子又弱,进天牢就暂且不必了。不过,你也需得避嫌。从今日起,你就留在延福宫里。事情尚未查清之前,不得出延福宫半步。”

    楚王叩首谢恩,然后退下了。

    刑部尚书站在一旁,至始至终一言未发。

    事情是明摆着的,楚王肯定是幕后主谋。什么不知内情,一听就知道是胡扯。不过,皇上肯相信这样的说辞。做臣子的还能说什么?

    皇上看向刑部尚书,沉声吩咐道:“你立刻命人去楚王府一趟,将楚王身边所有的幕僚下属都带进天牢,将事情问清楚。”

    刑部尚书恭敬地应下了。心里暗暗叹口气。

    看来,皇上是打算包庇楚王到底了

    楚王想找个替死鬼还不容易吗?只要有人肯顶罪,楚王就能以“毫不知情”为由安然脱身。这等心术不正手段阴险的皇子。将来若是真的做了大燕朝的储君,岂是百姓之福?

    延福宫里。

    叶皇后也收到了风声,正在为楚王焦虑担忧之际。忽然见楚王来了延福宫,不由得一阵错愕,急急地问道:“阿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起科场舞弊的案子,真的是你暗中指使人做的吗?”

    楚王没有隐瞒,点了点头:“是,确实是我暗中命人做的。”

    叶皇后脸色一白。气急败坏地骂道:“你真是糊涂!怎么敢做出这等胆大妄为的事情来!你想邀买人心,用什么法子不行,非要铤而走险。使出这等招数来!”

    更可气的是,也不做的隐蔽些,还被捅到了皇上面前。

    事情一旦传开,楚王的颜面荡然无存不说。皇上也会重重处罚楚王。虽无性命之忧。却又离储君之位更远了一步。

    楚王拧紧了眉头,语气中也满是恼火:“我之前仔细筹划过才动的手。除了我的心腹幕僚之外,根本无人知晓。谁能想到竟被人揭露了出来。那十几个落第的举子,肯定是受人指使告的御状!”

    事已至此,埋怨再多也没用了。还是想想怎么解决此事才是正经。

    叶皇后压抑下心里的怒气,思忖片刻说道:“依你看来,会是何人在暗中给你使绊子!”

    楚王冷哼一声,脸孔有些扭曲:“肯定是魏王!有这个能耐暗中捅我一刀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叶皇后深以为然,眼中寒光连连闪动:“以前我倒是小瞧了他。从未把他放在心上。没想到他如此有城府有手段!如今成了你的心腹大敌。”

    楚王冷笑连连:“他想借机扳倒我,这才是痴心妄想。母后不用忧心,我自有对策。”

    叶皇后依然忧心忡忡:“听闻那几个考官扛不住严刑拷问,已经写了供词招认你是主谋了。现在那份证词就在你父皇手里,你能有什么法子逃脱罪责。”

    “找个人顶罪就是了。”楚王轻描淡写地说道:“母后不用担心,我进宫之前已经做好了安排。”

    语气中透露出强大的自信。

    叶皇后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些:“找人顶罪确实个好法子。不过,你总会受些牵连。”

    朝野声望是一定会受影响了。

    名声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看似虚无缥缈,可对皇子们来说,却又是最要紧的东西。当日秦王能成为太子的心腹大患,就是因为贤名卓著。

    如果楚王落下个“心思狡诈野心勃勃”的名声,对储君之争绝不是什么好事

    对这一点,楚王也是心知肚明,淡淡说道:“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先度过这一关再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他能保全自己,就有和魏王一拼之力!

    魏王府。

    魏王坐在书房里,手中是一张薄薄的纸条。纸条上写满了蝇头小字。细细看去,却见纸上写着宫里之前发生的事。

    “皇上看到刑部尚书呈上的证词,当时便勃然大怒。立刻命人召楚王殿下进宫。楚王殿下哭诉辩白,声称自己毫不知情。皇上命楚王殿下留在延福宫,又让刑部去楚王府抓人审问”

    魏王看完之后,满意的勾起唇角。随手将纸条递给了身边的几个幕僚:“这是宫里传来的消息,你们几个也看看。”

    几个幕僚传看了一遍,立刻大拍马屁:“殿下真是英明!一直隐忍不发,等到此时才给了楚王殿下狠狠一击。”

    “这一回楚王殿下是吃不了兜着走了。铁证如山,他根本无从抵赖!”

    “属下这就吩咐下去,让人将此事迅速传开。让大家都看清楚王的真面目。”

    最后这一句,显然深得魏王的心思。

    魏王嗯了一声,那个献计成功的幕僚顿时精神一振,忙退下去做了安排。

    其余几个也不甘示弱,纷纷献策。

    其中一个低声说道:“殿下,趁他病要他命。楚王现在被困在宫中,就算暗中有了安排,也应变不及。不如这样”

    魏王凝神听了片刻,然后赞许的看了献策的幕僚一眼:“好计策!就按你说的做。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那个幕僚压抑住心里的激动,忙笑着应下了。随口问了句:“属下有一事不解。楚王暗中谋划的事,我们的内应并不知情。不知殿下是从何得知的消息?”

    魏王笑容一敛,瞄了那个幕僚一眼。(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