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章 寿宴(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回娘家小住,不止许徵和邹氏高兴,曹萦也很欢喜。£∝,拉着许瑾瑜的手笑道:“你这次回来,可得多住些日子。”

    邹氏性子和善好相处,不过,毕竟辈分有别,曹萦和邹氏也没多少话可说。许徵白日又不在家里,曹萦难免有些寂寞。

    许瑾瑜回来就不同了。两人性情相投年龄相仿,如今又都有了身孕,有很多共同话题。坐在一起讨论安胎养孩子的事,就能津津有味地说上许久。

    许瑾瑜回到娘家,也觉得格外自在。

    叶氏待她还算和善,可毕竟相处才几个月,彼此还不算熟络。再者说了,婆婆脾气再好,做儿媳的在婆婆面前也不能太随意,总有几分拘束。

    回到许宅,住在出嫁前的闺房里,许瑾瑜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多了,胃口也比以前好多了。

    住了十几天,许瑾瑜脸颊便丰润了一圈,将之前清瘦下来的肉都养了回来,气色颇为红润。

    邹氏打量许瑾瑜几眼,笑吟吟地说道:“瑾娘,你这些日子气色可好看多了。”

    许瑾瑜自嘲地笑道:“是啊,我如今没了孕吐的反应,胃口好的很,饭量比大嫂还要好些。气色想不好都难。”

    邹氏和曹萦都被逗乐了。

    曹萦比许瑾瑜早怀孕一个月,如今四个多月了,肚子已经隆起的很明显。许瑾瑜才显怀,肚子才微微隆起。

    “你在娘家住着自在。不如打发人和安国公夫人说一声,再多住些日子再回去。”曹萦笑着建议。

    许瑾瑜略一犹豫,说道:“还是算了。我已经回来住了半个月。之前就和婆婆说好了是小住些日子。再住着不回去,婆婆嘴上不会说什么,心里肯定会不高兴。”

    邹氏心中不舍,口中却笑道:“是啊,过两天就回去吧!”

    两天后,许瑾瑜回了安国公府。

    回府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世安堂给叶氏请安。

    叶氏打量一眼。含笑说道:“你在娘家住了半个多月,气色可比之前好看多了。怎么也不多住些日子?”

    许瑾瑜抿唇笑道:“我如今既已出嫁,就该住在夫家。回娘家小住几日,已经是婆婆大度体谅了。若是长住着不肯回来,也太不懂事了。传出去,人家还会以为是婆婆待我苛刻。我才想在娘家住着不回来。婆婆对我宽厚。我可不能让婆婆担上这样的名声。”

    这样的话,怎能不让做婆婆的听着舒心?

    叶氏眉头舒展开来,笑着嗔道:“哪来这么多的顾虑。你呀,太过小心翼翼了。就是多住些日子,只要我不吭声,有谁敢说什么闲话。”

    许瑾瑜笑着接过话茬:“也不全是怕人说闲话。半个多月没见,我心里也一直惦记着婆婆。所以才急着回来了。”

    好听话人人爱听,叶氏也不例外。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她只有陈元昭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多年来。母子离心,见了面陈元昭不气她就是好事了,哪有什么温语款款的时候。

    现在有儿媳在身边,小意温柔的陪着自己说话,可比以前冷冷清清的强多了。

    婆媳两个闲话了片刻,珍珠匆匆地走了进来禀报:“启禀夫人,宫里来人了。”

    叶氏笑容一顿,淡淡地问道:“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吗?”

    珍珠恭敬地应道:“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

    叶氏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光微闪,神色淡然:“让她进来吧!”

    许瑾瑜知情识趣地站起身来:“皇后娘娘打发身边的女官过来,一定是有要事。儿媳暂且告退了。”

    叶氏却笑道:“我一个内宅妇人,皇后娘娘找我能有什么要事。想来是娘娘寿辰要到了,宫中要设宴庆祝,让我进宫陪她祝寿罢了。你不用避开,留下一起听听也无妨。”

    叶氏肯让许瑾瑜留下旁听,许瑾瑜不便拒绝,欣然应了。

    不出叶氏所料。

    叶皇后打发身边的女官来送口信,果然是为了五天后的寿宴。

    “因着太子殿下意外去世,娘娘去年的寿宴没有办。今年皇上特意下旨,让娘娘好好操办寿宴。除了宫里的嫔妃,娘娘还邀了几位诰命夫人进宫。奴婢奉娘娘的命令,第一个来了安国公府。”

    这个女官容貌不算出众,口齿却颇为伶俐,笑着娓娓道来:“娘娘还特意叮嘱了,命奴婢出宫第一个来请夫人。可见在娘娘心里,夫人的份量最重。”

    份量最重吗?

    叶氏扯了扯唇角,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你回去向娘娘复命,五日后我一定早些进宫为娘娘贺寿。”

    女官笑着应了,又看向许瑾瑜:“娘娘还特意吩咐了,到时候请二少奶奶随着夫人一并入宫。”

    许瑾瑜有些意外,却也不能推辞,忙笑着应道:“多谢皇后娘娘恩典。”

    口信送到,女官也没多逗留,很快便告退。

    待女官走后,许瑾瑜才微微皱起了眉头。

    叶皇后举办设宴,邀叶氏入宫也就罢了,怎么还特意指名让她也跟着进宫?

    还是叶氏最了解自己的亲姐姐,短短几句话,便道破了叶皇后的心思:“你和元昭的亲事,是皇后娘娘下旨赐的婚。这么说起来,皇后娘娘也算是你们的媒人。她让你进宫,是要显示对元昭的恩宠。”

    许瑾瑜顿时恍然大悟。

    叶皇后这么做,一来为了向陈元昭母子示好,二来也是做给皇上看的。

    叶氏见许瑾瑜所有所悟。心中暗暗满意。许瑾瑜确实聪慧伶俐,稍微点拨几句,便领会了她的意思。更难得的是聪明却不倨傲。性子柔顺不张扬。

    陈元昭果然有眼光。

    “你现在胎相稳固,只要小心些,进宫也没什么大碍。”叶氏想了想,叮嘱了几句:“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到时候你一定要切记,进了宫之后,什么都不要入口。连茶水也别喝。”

    叶氏叮嘱的慎重。许瑾瑜也不敢怠慢,立刻收敛了笑容,郑重地应了。

    袁氏知道此事后。暗地里又嫉又恨。

    同样是陈家的儿媳,进宫给皇后娘娘贺寿这样的好事,为什么只有许瑾瑜的份?她这个陈家长媳却默默无闻无人问津?

    袁氏自觉委屈,在丈夫陈元白面前絮叨一回:“我嫁过门这么多年。给陈家添了两个孙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婆婆从不将我这个儿媳放在眼底,连进宫也只带上许瑾瑜。”

    陈元白有些不耐的挑了挑眉:“皇后娘娘点名让许氏进宫,又没点名让你去,这怎么能怪母亲。”

    袁氏被噎了一下,愈发觉得委屈,很快红了眼眶:“皇后娘娘没把我放在眼底,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是庶出的长媳。自然不配和许氏这个嫡出的儿媳相提并论”

    这话可算是戳中陈元白的痛处了。

    陈元白霍地站起身来,面色颇为难看:“你的意思是我连累了你?”

    陈元白一直受安国公偏爱。如果不是因为出身低了一等,早已承袭了爵位和家业。庶出的身份。一直是陈元白不愿诉之于口的隐痛。

    袁氏话一出口,就知道失言了,心里后悔不已。哪里还敢再发牢骚,忙擦了眼泪赔笑:“刚才我是一时失言,绝没有这个意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陈元白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留下袁氏待在原地,满心的懊恼自责。

    陈元白心情不佳,索性去了安国公的书房。

    安国公新近纳了一个美貌的丫鬟做通房,此时,通房丫鬟正在研墨,安国公在挥毫练字,颇有些红袖添香的意味。

    陈元白进来后,年轻貌美的通房丫鬟十分知趣,立刻退下了。

    安国公见陈元白神色不快,立刻放下手中的笔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兵部的差事不顺利?”

    陈元白略一犹豫,才说了实话:“不是兵部的事。是刚才袁氏在我面前哭闹,我心中不快,斥责了她几句。”

    安国公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你母亲要领着许氏进宫的事,所以袁氏心里不痛快了是吧!”

    安国公府再大,也都在安国公的眼皮子底下。府里发生的一举一动,从来瞒不过他的耳目。

    陈元白没有吭声,算是承认了。

    安国公眸光一闪,淡淡说道:“叶皇后是你母亲嫡亲的姐姐,情分和别人不同。这个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你回去告诉袁氏,以后再为了此事闹腾,就不要在陈家待着了。你随时可以写休书,送她回袁家去。”

    这话说的很重。

    陈元白低声应了。他虽然在生袁氏的气,可听安国公说的这般冷厉无情,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父子两个相对无言片刻,陈元白便告退离开了。

    书房里只剩下安国公一个人。安国公的脸很快阴沉了下来。

    叶氏那个贱人,又有机会进宫私会皇上了叶皇后倒是宽宏大度,明知道叶氏和皇上之间是怎么回事,竟然还肯让叶氏进宫

    陈元昭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这次领兵去边关,最好是死在边关永远都别回来了才好!

    安国公恶毒地想着。

    若是陈元昭就这么死了,他憋了多年的闷气全都出了不说,也不用再顶着那顶绿油油的帽子。皇上再愤怒,也怪不得到他的头上来,还能顺利的将爵位家业传给亲生儿子真是一举数得的好事!

    五天后。

    天刚蒙蒙亮,许瑾瑜便起床穿衣梳妆。到了世安堂,陪着叶氏一起吃了早饭。然后,一起坐上马车。

    马车行驶的颇为平缓。

    许瑾瑜坐在叶氏的对面,目光很自然地落在叶氏身上。

    叶氏今天显然是精心装扮过了,愈发显得美丽优雅妩媚。

    许瑾瑜也见过不少美人,自己也是相貌出众,可她不得不承认,叶氏是她生平所见最为出色的美人。那份美丽,已经超越了年龄,在举手投足间悄然流露。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令人心折。

    怪不得皇上这么多年来对叶氏一直念念不忘

    叶氏察觉出许瑾瑜探索的目光,抬头冲许瑾瑜微微一笑:“又不是没见过我,今天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许瑾瑜由衷地叹道:“儿媳说这样的话其实有些不妥当。不过,婆婆今日真美,儿媳看的都舍不得眨眼了。”

    这样的盛赞,足以令所有女子心花怒放。

    叶氏却没多少欢容,甚至不无自嘲地扯了扯唇角:“生的再美又如何,人这一辈子,生活的是否幸福,和美貌其实没什么关系。”

    譬如她。

    当年以绝色美貌闻名京城,心中暗自倾慕身为太子的姐夫。却为姐姐所忌惮怨恨,设计她嫁给了贪花好色懦弱无用的安国公。没过几年,夫妻便反目成仇。她一怒之下,和皇上有了私情,生下了儿子。

    之后的数年里,她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丈夫恨她入骨,儿子对她心怀怨恨,皇上虽然惦记她,却碍于身份,一年里最多见上两三回。

    长夜漫漫,凄清孤独,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那样的滋味。

    叶氏心中唏嘘,神色也暗了下来。

    许瑾瑜见叶氏兴致不高,也略略猜到了叶氏的心事。叶氏性子矜傲,又是婆婆,她这个做儿媳的,想劝慰也得注意些分寸,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许瑾瑜想了想笑道:“等过几个月,孩子就出世了。儿媳年轻识浅,没带过孩子,到时候可得要婆婆多多费心。到那个时候,婆婆大概也没时间梳妆照镜子了。美些丑些都不要紧了。”

    叶氏果然被逗的开怀一笑:“我就盼着这一天呢!”

    许瑾瑜顺着这个话题,着意的说些孩子之类的话题,哄叶氏高兴。叶氏何等精明敏锐,岂能察觉不出许瑾瑜的用意?

    叶氏心里涌起阵阵暖意,和许瑾瑜又亲近了一层。

    叶皇后邀她入宫,根本没存什么好心。不过,她此次进宫,也是另有用意(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