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九章 离别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三天里,陈元昭一直留在府里陪伴许瑾瑜,如影随形寸步不离。让人看着艳羡不已。尤其是袁氏,在暗地里羡慕的咬牙切齿。

    时光易逝,三天转眼即过。

    陈元昭在半夜时分便悄悄离开去了军营。

    临走之际,陈元昭站在床边,久久地注视着熟睡中的许瑾瑜。然后俯下身子,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逼着自己转身大步离开。

    门轻轻地被关上后,许瑾瑜才睁开眼,泪水悄然滑落。

    陈元昭不想亲口和她道别,她也不愿在他离开的时候哭泣。

    陈元昭,希望你得尝所愿,平安归来!

    这一夜,格外地漫长。

    世安堂里,叶氏躺在床上,目光无意识的落在纱帐上。

    这么多年了,她已经习惯了长夜漫漫的孤寂,习惯了在半夜时辗转反侧,习惯了思绪飘飞游移。不知不觉中,泪水涌出了眼角。

    到了第二天清晨,叶氏神色如常地起身。就连贴身丫鬟也没察觉到她有什么异样,只觉得叶氏的面色有些暗淡。

    “珍珠,替我敷些脂粉,让气色显得好看些。”叶氏淡淡地吩咐一句。

    珍珠柔顺地应下了。

    叶氏本就是倾城绝色的美人,如今虽已年过四旬,却丝毫不显老态。峨眉淡扫,朱唇轻点,穿上华服美裳,依旧令人惊艳。

    谁也看不出叶氏曾默默垂泪一夜未眠。

    叶氏梳妆好了之后,随意地吃了几口早饭。很快。府里的管事们便来了,开始禀报各自负责的琐事。叶氏看似漫不经心地听着,偶尔询问几句。被询问的管事无不战战兢兢小心应付,唯恐有什么纰漏被叶氏抓住。

    处理完这些琐事,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

    叶氏闲着无事,又去了墨渊居。

    婆媳两个日日见面,渐渐熟稔,比之一开始亲密随意了不少。叶氏没让人通传,便迈步进了许瑾瑜的屋子。

    许瑾瑜正站在窗边。遥遥地看着城门处的方向。

    听到推门声,许瑾瑜陡然惊醒,迅速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才转过身来:“婆婆,你来了。”

    眼眶微红,眼角犹有泪迹。

    叶氏看在眼里,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瑾娘。元昭现在应该已经启程了。”

    许瑾瑜低低地嗯了一声。在陈元昭面前。她从没有流露过半分哀怨和不舍。直到陈元昭离开的这一天,她才放任自己流泪哭泣。

    细看叶氏,虽然精心敷了脂粉,也掩不住红肿的眼眶。

    很显然,叶氏昨夜也没睡好。

    婆媳两个对视一眼,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彼此的距离迅速拉近了许多。

    “元昭身为武将,领兵出征打仗是少不了的。”叶氏温和地安抚许瑾瑜:“一开始难免有些不适应。以后慢慢就会习惯了。你也别哭了,免得伤及肚中的孩子。”

    许瑾瑜打起精神。应了声是。

    叶氏又说道:“你现在怀孕时日尚短,不宜坐马车奔波。等孕期过了三个月,你可以回娘家住些日子。”

    叶氏竟然主动让她回娘家小住?

    许瑾瑜既惊又喜,忙应道:“多谢婆婆。”

    “一家人,别谢来谢去的了。”叶氏和颜悦色地说道:“元昭临走之前,将你托付给我,我自会精心照顾你。你有什么想要的,只管和我说,千万别不好意思。”

    许瑾瑜柔顺地应下了。

    叶氏每天照例要询问许瑾瑜的身体情况,婆媳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因为陈元昭离开京城的伤感悄然散去了不少。

    陈元昭离开后,日子波澜不惊的慢慢滑过。

    叶氏对许瑾瑜的照顾十分精心。袁氏被叶氏警告过后,果然老实了许多,从不来墨渊居走动。

    当孕期满三个月的时候,许瑾瑜收到了陈元昭的第一封家书。

    还是只有寥寥几句,话语十分简洁。

    阿瑜,大军出发已有一个月了。每天行军,单调枯燥。心中一直惦记你,不知你身体近来如何?孕吐反应还重吗?盼来信。

    所有的思念,都浓缩在了短短的“盼来信”这三个字里。

    许瑾瑜念念不舍的将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才提笔写了回信。

    送信来的是陈元昭身边的亲兵,这个亲兵一路奔波疾行回了京城安国公府,只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又带着许瑾瑜的回信出了京城。

    孕期过了三个月,许瑾瑜没了孕吐反应,胎相也稳了下来,便开始动了心思,打算着回娘家住些日子。

    许徵得了消息之后,心中十分欢喜,特意亲自登门来接她回去。

    “大哥!”兄妹两个一个多月没见了,此时见面格外亲热:“你怎么亲自来了,今天不用当值么?”

    许徵在翰林院里熬了一年,一直没什么正经的差事,彻底被闲置了。

    许徵仕途不得志,壮志难酬,心里自是郁闷。不过,他一直将这份情绪掩饰的极好,随意地笑道:“翰林院里这么多人做事,少了我一个也无妨。难得你能回家小住,我特意告了几天假陪你。”

    许徵说的轻描淡写,许瑾瑜又岂能不知他的尴尬处境。不过,许徵不想提,她也就不会多问,免得兄长难堪。

    许瑾瑜俏皮地眨眨眼:“早知道你肯告假陪我,我就和婆婆说一声,在娘家住上半年好了。”

    许徵被逗乐了,像以前那般揉了揉许瑾瑜的头发:“自己家里,想住多久都随你。”

    许瑾瑜看着许徵爽朗的笑脸,心里暗暗想着,若是陈元昭心愿得偿,对许徵来说也是件好事。

    到那个时候,再也没人敢小觑许徵,也没人敢闲置冷落他了

    “妹妹,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不说话?”许徵半开玩笑地问道:“莫非是在琢磨什么重要的事情?”

    许瑾瑜自是不会说实话,笑着敷衍了过去:“没什么,就是一时走神发呆了。初夏和芸香早就把行李收拾好了,我们也别耽搁了,现在就走。正好赶着正午前到家里呢!”

    许徵不疑有他,立刻笑着应了。(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