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夫妻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归心似箭,出了皇宫之后立刻骑上马,准备回府。,

    一个面容陌生的侍卫匆匆走了过来,行了个礼:“见过陈将军。”

    陈元昭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那侍卫走上前,低声说了句:“魏王殿下命小的在这儿等着将军,今日魏王殿下在府中设宴,请将军去赴宴。”

    陈元昭没有应下,淡淡说道:“我要回府,宴会就不去了。你去回禀魏王殿下一声。”

    那个侍卫还待说什么,陈元昭已经策马走了。

    陈元昭只骑出了一小段路,便被另一个侍卫拦下了:“将军,楚王殿下命小的在此等候。请将军到楚王府一行,楚王殿下有要事和将军商议”

    陈元昭心中已经不耐,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你回去禀告楚王殿下,我现在要回府,没时间去楚王府。”

    说完,看也没看那侍卫一眼,便疾驰而去。

    他没有像前世那样全力帮助楚王,而是从中周旋,暗地里煽风点火挑唆。魏王和楚王明争暗斗日趋激烈,堪称势均力敌棋逢对手。

    正因为如此,陈元昭站在哪一边就显得愈发重要起来。

    不过,对陈元昭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回去陪伴许瑾瑜。什么魏王楚王,都闪一边去。

    回了府后,陈元昭一刻未停地回了墨渊居。

    原本空荡冷清的墨渊居,对他来说只是个可供栖身的地方。一年半载不回来。也没什么可惦记的。成亲之后,墨渊居里有了许瑾瑜,忽然就变得不同了。

    不管他如何的疲惫劳累。只要一回到墨渊居,看到许瑾瑜温婉的笑颜,所有的疲倦便一扫而空。

    许瑾瑜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家。

    “子熙,你回来了。”熟悉的俏脸盈盈含笑,在烛火下异常温暖。

    陈元昭冷峻的线条顿时柔和下来:“阿瑜,你这些日子还好吧!对不起,我一直在忙。直到今天才有空回来看你。”

    语气中满是愧疚。

    他这么多天都没回来,她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孤单吧!

    许瑾瑜不想见到陈元昭这般愧疚自责,故作轻松地笑道:“我天天在墨渊居里待着。除了吃就是睡,现在连针线活儿婆婆都不让我做了。说是伤神又伤眼,让我什么事也别做。这府里最悠闲自在的人就是我了。你只管忙你的,别为我操心。”

    许瑾瑜想让陈元昭释怀坦然。陈元昭又岂能察觉不到她的用心良苦?

    陈元昭沉默了片刻。大步走上前,将她搂进怀中。在她的耳边低声道:“阿瑜,我向你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离开你这么久。等我从边关回来,一切很快尘埃落定。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许瑾瑜将头依偎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心中涌起无尽的不舍。

    刚成亲相守,就要饱尝离别的滋味。她的心里其实远不如表现出来的轻松自若。只是,他注定是翱翔天空的雄鹰。他要为将来的一切拼搏奋斗,她不能用柔情绊住他的手脚。

    分别是为了将来更好的相守。

    “好,你说过的话我可牢牢记住了。”许瑾瑜柔声笑道:“你可要说话算话。”

    陈元昭俯下头,在她的额上印下虔诚的一吻:“当然,我陈元昭说的话,什么时候反悔过。”

    这一刻,根本无法用言语描绘他的心情。所有华丽的辞藻都显得苍白空洞。

    心潮澎湃激荡着,又忽而温软成了一池春水。

    世上最冷硬的男人,也抵抗不了这样汹涌的感情。

    陈元昭心情激荡之下,又低声说道:“阿瑜,我此生只有你一个妻子,再也不会要第二个女人。”

    许瑾瑜身子微微一颤,忽的抬起头来,眼中闪着惊喜感动,还有一丝丝迟疑:“子熙,我们两个现在刚成亲,正是感情最浓烈的时候。我相信,你说的话都是出自真心的。可将来,你若是真的做了储君成为天子,后宫总不可能只我一个人”

    许瑾瑜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陈元昭真的坐上了龙椅,成了大燕朝的天子,为了皇位传承,他需要很多子嗣。到时候,他会像现在的皇上一样,纳很多的嫔妃吧!

    到那个时候,他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丈夫,而是很多女人共同的夫君。很多孩子的父亲

    每每想到这些,许瑾瑜的心里就像被针刺一般。只是,她从未在陈元昭面前提起过罢了。

    陈元昭有些粗暴地打断了许瑾瑜:“谁说后宫一定要嫔妃如云?我偏要做一个不一样的皇帝。我将来的后宫,永远都只有一个皇后。”

    他的语气不算温柔,话也不够动听。

    可许瑾瑜的心里却温暖又感动,眼中情不自禁地闪出了泪光:“子熙”

    陈元昭听到她哽咽的声音,心中一阵怜惜,有些笨拙的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珠:“阿瑜,你知道我的嘴笨拙,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我的心里,以前没有过别人,以后也不会有别人。永远都只有你。”

    他常年练武,手指有些粗糙,擦拭着她细嫩的皮肤,微微有些刺痛。凝视着她的眼神里,溢满了温柔和深情。

    许瑾瑜想笑,泪水却不断地涌出来。

    陈元昭有些慌了手脚:“你这是怎么了?说的好好的,怎么哭的更凶了。”

    许瑾瑜抽抽噎噎地应着:“我心里高兴,忍不住想哭。你别管我,我哭一会儿就会好了。”

    陈元昭既心疼又无奈:“好吧,你想哭就哭一会儿。”

    “不,我不哭了。”许瑾瑜吸了吸鼻子,很快又改了主意:“谢大夫叮嘱过,孕妇不宜情绪激动。我得顾着肚中的孩子,不能再哭了。”

    怀了孕的女子,心理脆弱,情绪易变,反复无常。

    陈元昭今天算是彻底领教到了。

    一想到三天后自己就要出发离京,未来的几个月无法陪伴在许瑾瑜身边,陈元昭又格外珍惜起此时的时光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