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亲密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怀孕不久,正是嗜睡的时候,早上陈元昭起床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睡着。

    陈元昭不忍惊动她,天蒙蒙亮时,便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开了。

    许瑾瑜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悠然醒转。

    初夏伺候她梳妆换衣,芸香将熬了一个时辰的鱼肉粥端了过来。也不知道芸香用了什么法子,鱼肉粥没有半点腥气,鲜香无比。

    许瑾瑜连吃了两碗,难得的没吃完就吐出来。

    初夏在一旁看着,心中十分欢喜,笑着夸赞芸香:“芸香,你的厨艺真好。比世安堂里的厨子还要好的多呢!”

    之前半个月,叶氏每天命厨子做了饭菜送到墨渊居来,芸香的厨艺也就没了用武之处。

    婆婆的这份体贴热情,许瑾瑜却之不恭,乖乖地领受下来。可惜每次勉强吃下一些,不到片刻就会吐的干干净净。

    今天芸香下厨熬的鱼肉粥,显然更合许瑾瑜的口味。

    芸香也不客气,语气中满是骄傲:“我本来就厨艺第一,下毒解毒的功夫最多排第二。”

    许瑾瑜扑哧一声笑了。

    初夏也欢快地笑了起来,调皮地说道:“是是是,你的厨艺天下第一。待会儿夫人若是打发人送饭来,我就说以后不用送了,小姐还是更习惯吃你做的饭菜,这总行了吧!”

    正说笑着,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主仆三人一起扭头看了过去。

    竟是叶氏亲自来了!

    许瑾瑜一怔,忙起身迎上去行礼:“婆婆今日怎么亲自来了?”平日叶氏都是打发丫鬟婆子来送饭或询问。亲自来的少之又少。

    还没来得及蹲下身子,就被叶氏扶住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了,行礼请安这类虚礼。以后都免了。”

    许瑾瑜笑着应了声是。

    叶氏顺理成章地拉着许瑾瑜的手坐下了,瞄到一旁的空碗,眼里有了笑意:“瑾娘,你今天的胃口倒是不错。”

    许瑾瑜抿唇笑道:“是啊,今天吃了两碗鱼肉粥,也没觉得反胃。”

    初夏立刻在旁边补充了一句:“今天的鱼肉粥是芸香下厨做的。”

    叶氏最重规矩,说话时从没有丫鬟敢插嘴。在她看来。许瑾瑜不会管束身边人,贴身丫鬟太过跳脱活泼没规矩。

    不过,现在叶氏对许瑾瑜完全改观。看初夏也顺眼了许多,顺着初夏的话音看向芸香:“哦?没想到,芸香还有这等厨艺。既是这样,以后瑾娘的一日三餐。还是由你负责好了。”

    芸香没有推辞。恭敬地应下了:“是,奴婢一定精心尽力。还请夫人放心。”

    叶氏对芸香的沉稳很满意,笑着转头问许瑾瑜:“瑾娘,元昭特意挑了芸香到你身边,果然有识人之明。”

    怎么看芸香都比初夏强多了。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连粗枝大叶的初夏都听出来了。不由得抽了抽唇角。

    夫人这是在嫌弃她?!她活泼伶俐可爱又善解人意,会梳妆,还会陪小姐聊天解闷。哪里不好了?!

    许瑾瑜瞄了气闷的初夏一眼,忍俊不禁地弯起了唇角。不着痕迹地为初夏说话:“芸香性子沉稳,初夏活泼伶俐些,两人性子不同,都一样的讨人喜欢。”

    叶氏扯了扯唇角,随意地嗯了一声。

    有主子给自己撑腰,初夏的心气顿时平了不少。

    夫人对她满意不满意无所谓,反正小姐喜欢她就行了。

    叶氏笑着对许瑾瑜说道:“大夫诊过了是喜脉,你怀孕的事也该打发人到许家报个喜了。今天就让初夏回去一趟吧!”

    叶氏这般体贴,令许瑾瑜心中一暖:“婆婆想的周全,真是费心了。”

    叶氏笑的亲昵随和:“都是一家人,说这些话多见外。”

    昨天晚上陈元昭说过的那番话,给叶氏的触动太大了。现在看许瑾瑜,也比之前多了一层亲密,愈发顺眼起来。

    许瑾瑜心里暗暗奇怪。

    自从嫁到安国公府来,叶氏和她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关系。对着外人的时候,婆媳一致对外,表现的要多和睦有多和睦。

    实际上,两人还远远没到亲密友爱的地步。彼此还在猜测试探的阶段可叶氏忽然就跳过了这个阶段,表现地格外亲切慈爱起来。

    还真是让人挺不适应的。

    待叶氏走了之后,初夏忍不住咕哝了一句:“小姐,夫人今天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呢!”

    哪里不一样吧,也说不好,总之有些奇怪。

    芸香也微微点头附和。

    原来,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觉。许瑾瑜心里思忖着原因,口中笑道:“不管如何,对我总是比以前更好了。初夏,你待会儿就回去一趟。”

    初夏笑着应了。

    邹氏和许徵知道这个喜讯之后,如何高兴不必细说。当天下午便来了安国公府探望许瑾瑜。

    进了安国公府,母子两个没直接去墨渊居,而是先去了世安堂。

    叶氏对许徵母子十分亲切客气,寒暄几句后,便笑着说道:“其实,瑾娘半个月前就察觉出有身孕了,只是时日太短,不敢确定。昨天早上特意请了大夫来,诊出了喜脉,才打发人送信给你们。你们一定急着去看瑾娘,就别在我这儿耽搁了。”

    一口一个瑾娘,叫的比邹氏还亲热。

    邹氏和许徵对视一笑,心中俱都十分安慰。

    就算叶氏是装装样子,能装到这份上也实属不易了。看得出叶氏对许瑾瑜颇为满意。

    母子两人辞别了叶氏,到了墨渊居。

    许瑾瑜早已翘首企盼许久了,急急地迎了上来:“娘,大哥。”

    邹氏握住许瑾瑜的手,爱怜的嗔责:“你这丫头,都是快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鲁莽。在屋子里等着就是了,跑出来做什么。”

    许徵难得的没站在许瑾瑜这边,而是和邹氏同一阵线:“娘说的对,以后你可得小心些。”

    被亲娘兄长各自关切的责备一句,许瑾瑜一点都不恼,还俏皮地眨眨眼:“是是是,我都听你们的。”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