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五章 摊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的话语中透出强大自信和坚决。,

    叶氏心中油然而生骄傲之情。原本还想拦着陈元昭,现在却又改了主意:“既然你想去,我也不拦着你了。你只管安心的离开京城,瑾娘和肚中的孩子有我照顾,绝不会出半点差错。”

    不愧是母子两个,陈元昭还没说出口,叶氏便已经猜到了陈元昭接下来的话。

    陈元昭神色一松:“好,那我就把瑾娘托付给母亲了。”

    叶氏郑重地点头应下了:“放心,有我在,谁都休想伤着瑾娘孩子一星半点。”

    陈元昭对叶氏的能力手段都很有信心,见她应的慎重,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叶氏之前情绪激动,没来得及仔细深想,现在冷静下来,忽的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元昭,你为什么这么想去边关?”

    身为武将,想立下赫赫战功无可厚非。

    可母子两个心知肚明,皇上对陈元昭一直心存歉疚,对他的器重和偏爱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要不要这份军功,对陈元昭来说其实没太大影响。

    除非,陈元昭有更大的图谋!

    叶氏脑海中迅疾地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眼中满是骇然震惊:“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了别的想法?”

    陈元昭不答反问:“母亲觉得呢?”

    没有否认,也就是承认了!

    叶氏倒抽一口凉气。

    她忽然发现,比起死去的太子秦王。比起明争暗斗的魏王楚王,陈元昭英俊如刀刻而成的脸孔更像年轻时的皇上

    天家的血脉里,流淌着野心和抱负。陈元昭既然早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生出夺储的心思来,也是难免的吧!

    叶氏努力在心中说服自己,可心中的惶惑和恐惧却愈发浓烈,颤抖着说道:“元昭,为了那张龙椅,太子和秦王已经都死了。如今魏王和楚王也在斗的你死我活。你若是再掺和进去,只怕形势更复杂。”

    “更何况。你的身世见不得光。根本没有争夺储君的资格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万一失败,只有死路一条啊!

    陈元昭定定地看着一脸惊惶的叶氏,缓缓说道:“母亲。魏王和楚王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觉得,他们两个人不管是谁坐上龙椅,肯放过我吗?”

    叶氏:“”

    “我不会坐以待毙任人宰割,”陈元昭目光冷冽。声音沉凝:“我明明比他们两个更优秀更出众。我比他们更适合坐那张龙椅。为什么不能放手一搏?”

    叶氏还没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张脸惨白的没了血色,半晌才挤出几个字:“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陈元昭的身世,是一个极大的隐秘。知道的人,唯有皇上皇后,还有她和安国公罢了。魏王和楚王怎么也会知道?

    陈元昭淡淡说道:“楚王是从皇后那儿知道的。至于魏王,则是我亲口告诉告诉他的。”

    叶氏神色复杂极了:“楚王也就罢了。太子一死,皇后要全力助他争夺储君之位。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也是难免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将身世主动告诉魏王?你明明知道。他会因此对你百般提防心存忌惮”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世上,从来没有真正的秘密。”陈元昭神色冷然地打断了叶氏:“你不会以为这秘密能瞒一辈子吧!”

    陈元昭的眼底,浮出熟悉的讥削和冷厉。

    叶氏难堪极了,垂下头,避开陈元昭的目光:“是,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连累了你。”

    陈元昭抿紧了薄薄的唇角,将心里翻涌不息的怨恨痛苦按捺下去。

    何止是连累。

    如果叶氏肯将实情相告,前世的他就能有所戒备,也不会落得那样凄惨的结局。

    重生后,他对叶氏的心结不但未解,反而更深了一层。

    原本还算缓和温馨的气氛,瞬间降到最低点,寒冷冰冻入骨。

    短短片刻里,叶氏心中百转千回,脑海一片纷乱。直到抬起头来,看着又恢复了冷漠的陈元昭,叶氏才心慌意乱起来,暗暗懊恼自责不已。

    之前她还亲口说过以后什么事都听他的,这才一转眼就食言了。也怪不得陈元昭生气。

    叶氏深呼吸口气,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元昭,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有意要阻挠你指责你。我只是乍然听说此事,有些措手不及和震惊。”

    “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我自然会支持你。”

    陈元昭的神色不变:“你支持也好,不支持也罢,总之我早已开始布局,这一场争夺储君的战争,我早已加入,想全身而退也不可能。”

    话语中透着森冷和坚决。

    叶氏听的暗暗心惊,下意识地问了句:“这件事,许瑾瑜也知道吗?”

    陈元昭看了叶氏一眼:“成亲前她就知道了。”

    明知道前途茫然坎坷,许瑾瑜还是毅然决然地嫁给了他,和他同进同退,同生共死。

    许瑾瑜待他一片深情,成亲后他对许瑾瑜的好也是理所当然的。

    相较之下,她这个亲娘,对儿子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陈元昭竟然背负了那么多的痛苦,做了背水一战的决定。

    叶氏又是一阵难堪,眼中闪着水光,哽咽道:“元昭,我这个做娘的实在是太失职了。没能好好的照顾你关心你,连你想什么都不知道你肯将心里话都告诉我,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心里的惊惧惶恐不安,在这一刻全数化为坚定。

    为母则强!

    叶皇后为了楚王,强撑着病体为他收拢太子党羽的人心。她这个当娘的,也该为陈元昭做些事才对

    叶氏在心中默默地做了决定。

    陈元昭目光再敏锐,也看不出叶氏心里在想什么,神色淡然地说道:“今天我说过的话,还望母亲别告诉任何人。天色已晚,儿子先告退了。”

    叶氏点点头,目送陈元昭离开。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