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四章 解冻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氏当天便打发人给安国公送了喜讯。,

    安国公知道许瑾瑜有孕的消息后,顿时皱起了眉头,面色阴沉。

    不过,陈元昭既是成亲了,有这一天也是迟早的事。安国公心中阴郁了片刻,很快镇定下来。

    许瑾瑜未必能一举得子。退一步说,就算生了儿子,他也可以找别的借口拖延。只要他没有主动上奏朝廷请封世子,就算叶氏再费尽心机也没用!

    安国公根本不知道,自己费尽心思也要保住的世子之位,陈元昭压根就没放在眼底。

    傍晚时分,陈元昭回了府。

    刚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阿瑜,请大夫诊过脉了吗?”

    许瑾瑜点点头,抿唇一笑:“早上大夫就来过了,确定了是喜脉。”

    陈元昭心中一阵狂喜,将许瑾瑜抱起,转了一圈。然后用力地亲了亲许瑾瑜的脸庞:“阿瑜,你怀了我们的孩子了。”

    许瑾瑜轻轻地嗯了一声,将头依偎进陈元昭的怀里,心里溢满了柔情。

    她怀了他的孩子,她将要做娘了。

    前世的“身孕”只是一场阴谋算计,给她带来的是无尽的羞辱和痛苦。她名义上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可她偶尔见到那个孩子,心里只有厌恶和憎恨。

    现在,她终于有了自己的骨肉。她已经爱上了这个没出生的孩子。

    “子熙,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这个问题。大概是所有怀了身孕的女子都爱问的。许瑾瑜也不能免俗。

    陈元昭不假思索地应道:“生个女儿,长的像你,美丽聪慧温柔可爱。”

    许瑾瑜情不自禁地弯起唇角:“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巧言令色花言巧语了。”

    时下人人重男轻女。陈元昭既是有问鼎皇位的野心。自然需要子嗣。现在这么说,分明是为了哄她高兴。

    陈元昭似是猜到了许瑾瑜在想什么,低声说道:“儿子当然是要的,不过,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女儿。总之,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许瑾瑜眉眼唇角。俱都含着甜甜的笑意。

    “今天请了大夫来,你怀身孕的事也瞒不住了。大嫂她们也都知道了吧!”陈元昭问道。

    许瑾瑜嗯了一声,想到白天在世安堂里的情形。不由得笑了起来。

    陈元昭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事?”

    “今天我算是见识到婆婆的厉害了。大嫂被噎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还要装着若无其事强颜欢笑。”许瑾瑜笑着将白天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一点都不意外:“母亲的手段可不止这些。等以后你就会慢慢领教到了。”

    有叶氏精心照顾许瑾瑜,想来也没人再敢动什么歪心思。再有芸香贴身护着许瑾瑜。他也能放心了

    陈元昭不知想到了什么。收敛了笑容,神色也微微沉凝起来。

    许瑾瑜察觉到些许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没说?”到底是什么事,令陈元昭吞吞吐吐的?

    陈元昭略一犹豫,才低声道:“自从威宁侯回了京城后,边关一带就一直不太平。匈奴几次进犯边关,交战互有胜败。边关还失了两座城池。皇上接到战报后,十分愤怒。在朝堂上大发雷霆,打算派兵遣将去边关支援。将匈奴人夺走的城池收回,再将匈奴人彻底赶回关外”

    话还没说完。许瑾瑜便猜到了陈元昭的心意,很快接口道:“你想主动请缨去边关是么?”

    陈元昭默然不语。

    文官的晋升途径大多是靠着圣眷或本身的才干。武将却不同,靠的是实打实的军功。只要军功卓著,就能屹立不倒。

    就拿威宁侯来说,驻守边关多年,战功赫赫。虽然谋杀太子的秦王是他的亲外甥,也没受什么牵连。如今借着养病暂时赋闲在京,却也无人敢小觑了威宁侯。只要有个合适的契机,再次起复也不是难事。

    陈元昭既有能力也有野心,自然想抓住这次的机会,立下战功,加重自己在皇上心里的份量。

    可是,许瑾瑜刚怀上身孕就这么离开京城,他实在放心不下。

    许瑾瑜想到陈元昭离开身边,心中自是万般不舍,定定神说道:“我能照顾好自己,还有婆婆在,你不用惦记着我,只管去吧!”

    陈元昭叹口气:“这次可不比去山东那一回。边关路途遥远,大军长途跋涉,光是来回路上就要耗费几个月。到那边,还不知道要打多久的仗,说不定是三五个月,说不定是一年半载。我若是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说不定连孩子出生都赶不上。

    许瑾瑜忍着不舍,故作轻松地笑道:“生孩子本来就是我的事,你就是留在我身边,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许瑾瑜越是表现得贤良豁达,陈元昭便愈发觉得愧疚:“阿瑜,对不起。其实,我今天在朝堂上,已经主动请缨过了,皇上虽然没当场应允,不过,说不定过几天就会下圣旨对不起!”

    这个时候,我不应该离开你。

    可是,我还有血海深仇没报,我还有理想抱负没实现,我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对不起!

    陈元昭定定地看着许瑾瑜,深幽的眼里满是歉然。

    许瑾瑜温柔地回视:“子熙,我清楚你的身世,清楚你身上背负的仇怨痛苦,也知道嫁给你会面临什么。我既是决定了嫁给你,就会和你风雨同舟。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身边,和你共同进退。”

    “边关有战事,对你来说是立战功的好机会。我帮不了你别的。不过,我总能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你为我忧心。”

    “所以,你不必觉得愧疚。想去就去吧!”

    一席话,听的陈元昭心绪澎湃,紧紧的将许瑾瑜搂在怀里:“阿瑜,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过了许久,陈元昭的情绪才平息下来。稍稍松开了胳膊:“我刚才那么用力。没伤到你吧!”

    许瑾瑜哑然失笑:“我就是怀了身孕,哪里就变的这么娇贵了。”顿了顿,又关切地问道:“如果你要领兵去边关,大概什么时候会走?”

    陈元昭略一沉吟:“如果皇上应允。很快就会有圣旨。大军开拔。要筹备辎重粮草,大概要半个月左右。”

    许瑾瑜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问道:“魏王和楚王正斗的激烈,你这个时候离开京城,万一回来的时候,皇上已经定了其中一人为太子怎么办?”

    陈元昭挑了挑眉,淡淡地说道:“放心,我早有安排了。”

    却没有细说是怎么安排的。

    许瑾瑜也没多问。

    朝堂上的阴谋斗争她本就不精通。就算知道了什么,也帮不了任何忙。如今她怀着身孕。更不宜操心费神。陈元昭不愿多说,也是不想她多烦心吧!

    许瑾瑜低声问道:“这件事,你打算告诉婆婆吗?”

    换在以前,陈元昭大概会毫不犹豫地摇头,此时却应道:“告诉她吧!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他这么一走,不知要多久才回来。许瑾瑜和肚中孩子的安危都要托付给叶氏。

    晚饭后,陈元昭去了世安堂。

    许瑾瑜本想陪着陈元昭一起去,被陈元昭坚决制止了:“天黑走路不便,万一不小心摔跤怎么办。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安安稳稳地在墨渊居里待着。”

    许瑾瑜既觉得窝心,又有些无奈好笑。不过,她实在拗不过固执的陈元昭,只得应下了。

    叶氏本已准备睡下了,听闻陈元昭来了,颇有些意外,随口说道:“我这就出去,让他稍等片刻。”

    话音刚落,就见陈元昭的身影出现在门边,微不可见的顿了一顿,然后大步走了进来。

    叶氏心里一颤,忽然有了落泪的冲动。

    这么多年了,母子两个的关系冷淡的让人心酸。

    陈元昭从八岁那一年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每次到世安堂,只肯待在内堂里说说话。再也不肯到她的屋子里来。明明是世上最亲密亲近的人,却渐行渐远。

    时隔十几年,陈元昭终于愿意再踏进她的屋子了。这是不是意味着,陈元昭对她的心结终于有了缓和?

    叶氏眼里的惊喜如此明显,陈元昭纵然心肠冷硬,也不由得暗暗唏嘘。

    他们母子两个,到底是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那些遥远的记忆,想来依旧难以释怀,不过,也不再如鲠在喉了。

    不管如何,是叶氏给了他生命,将他养大。

    冲着生养之恩,他也该对叶氏稍微好一点。

    “母亲,我这么晚过来,打扰你休息了吧!”陈元昭努力让脸上的线条柔和一些。只可惜常年冷着脸孔,这般生硬的挤出笑脸,不免显得僵硬。

    叶氏却受宠若惊了,激动不已地应道:“不打扰,只要你肯来,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打扰”一向矜持优雅的叶氏,说话竟有些语无伦次了。眼里隐隐地闪出水光。

    陈元昭心里有些酸涩,想张口说什么。

    然而,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叶氏何等细心敏锐,从陈元昭欲言又止的神情里,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心神愈发激荡:“元昭,娘以前一时冲动,做下了错事。这么多年,其实我也后悔过可是,大错已经铸成,再后悔也没用了。我只能维持着骄傲,硬撑了下来。我最对不住的人就是你”

    说着,泪水滑过脸颊,迅速地滴落。

    怎么可能不后悔?

    她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贞节,之后珠胎暗结生下了陈元昭。安国公软弱无用,被皇上戴了绿帽子根本不敢声张,甚至要处处为她遮掩。他依旧将内宅事务交给她执掌。所有的怨气,却迁怒到了年幼的陈元昭身上。

    她看着年幼的儿子一脸孺慕之情的盼望着父亲的关怀,得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她看着小小的陈元昭勤奋地练武,却从来得不到来自安国公的夸赞。

    她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越来越沉默少言。

    她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既无法解释,更无法安慰陈元昭。心中的愧疚,一日一日的压在心头,沉甸甸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她心痛不已,追悔莫及。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她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在寂寞凄清的长夜里慢慢品尝。

    叶氏泪如雨下,眼前一片模糊。

    陈元昭似长叹了一声,低低的声音传进叶氏的耳中:“母亲,别哭了。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年少不懂事,将所有的过错都怪到了你身上。这么多年,一直对你心怀不满怨恨。”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们都别再提了。”

    叶氏又哭又笑,颤抖着用衣袖擦了眼泪:“是是是,你说的对。以后什么事我都听你的。”

    那样急切的小心翼翼的讨好,让陈元昭心里也难受起来。

    以前的他是不是太过冷漠无情了?现在一点点的缓和软化,也能让叶氏这般欣喜?

    陈元昭定定神说道:“我这么晚特意过来,是有件极重要的事情要和母亲商议。”接着,将朝堂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一说起正事,叶氏的神色凝重了许多:“边关生出战事,自有边军去应付。就算皇上要派人去增援,也不该让你去才是。”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透彻,母子两个也心知肚明。

    皇上怎么舍得派自己的亲生儿子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陈元昭淡淡说道:“我已经主动请缨前往。如今威宁侯在京城养病,年老的武将经不起激战,年轻的武将里,谁又比我更有资格前去?皇上现在犹豫不决,只要我再上两回奏折,皇上也找不到任何理由阻拦我。”

    秦王的垮台,对威宁侯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他要趁着这个时机,抢过威宁侯军中第一人的威望,为自己造势。(未完待续。。)

    ps:写到这一章的时候,有点为叶氏心酸,也为当年的小陈元昭心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