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有喜(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月后。

    许瑾瑜刚迈进世安堂,叶氏便笑着迎上来,握住许瑾瑜的手:“瑾娘,快些过来坐着。我特意让人请了京城最有名的谢大夫来为你诊脉。”

    许瑾瑜柔声应了,随着叶氏进了内堂。

    这半个月来,许瑾瑜的反应很重。闻不得荤腥不说,勉强吃下的东西,很快也会吐的干干净净。又嗜睡,整日怏怏的没什么力气。整个人消瘦了一圈,面色也苍白了不少。月信也一直没有来

    许瑾瑜确定自己是真的怀了身孕。不过,总是请大夫诊过脉了才放心。

    谢大夫年约五旬,身材不高,几缕稀稀疏疏的胡须,闭着眼为许瑾瑜搭脉。

    叶氏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许瑾瑜被这么盯着,竟有些紧张起来。

    过了片刻,谢大夫放下手,温和地笑道:“恭喜少奶奶,确实是喜脉。”

    许瑾瑜和叶氏松口气,对视一笑。

    谢大夫又叮嘱了一些孕妇要注意的事项。衣食住行各种忌讳等等。叶氏听的比许瑾瑜还要专心。

    待送走了谢大夫,叶氏喜气洋洋地对许瑾瑜说道:“瑾娘,你过门不到四个月就怀了身孕,真是有福气,若是一举得子就更好了。”

    许瑾瑜看着叶氏满含期盼的样子,不由得无奈地笑了笑:“婆婆,孩子在肚子里呢,谁也不知道是男还是女。若是到时候生个女儿,婆婆可别失望才好。”

    叶氏立刻笑道:“是女儿我也喜欢。”

    她一个人寂寞孤独太久了。想到很快就有粉雕玉琢的孩子,心里止不住的一阵欢喜。是男婴最好,是女婴也好啊!

    许瑾瑜见叶氏这么说。才暗暗松口气。

    谢大夫来了这么一趟,许瑾瑜怀了身孕的消息再也瞒不住,像长了翅膀一般,迅速飞遍了安国公府。

    “什么?她已经怀上身孕了?”袁氏一惊,然后脸色阴沉了下来。

    许瑾瑜才过门几个月,就已经有了身孕。若是一举得子,在安国公府里就站稳了脚跟。陈元昭有了子嗣。安国公还有什么理由阻止陈元昭承袭爵位?陈元白还有什么机会?

    悄悄来通风报信的丫鬟站在一旁,试探着问道:“夫人留了二少奶奶在世安堂里吃午饭,大少奶奶也打算去世安堂吗?”

    袁氏定定神。张口说道:“先暂时按兵不动。等过两日再说。”

    这么急急的跑去世安堂,不是摆明了告诉叶氏自己在世安堂里安插了眼线吗?再者说了,女子怀孕要十月才临盆,就算是要想法子对付许瑾瑜也不必急在一时嘛!

    袁氏这么想着。很快便镇定下来。吩咐厨房准备饭菜。

    “启禀大少奶奶,”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的丫鬟走了进来,恭敬地禀报道:“夫人打发人送了口信来,请大少奶奶去世安堂一趟。”

    袁氏一怔。

    叶氏从不掩饰对她的不喜,甚至连晨昏定省也免了。主动召她去世安堂的次数寥寥可数今天为什么会忽然召她前去?

    难道是发现了有丫鬟给她通风报信?还是因为许瑾瑜有了身孕心中高兴,想在她这个长媳面前炫耀显摆一番?

    袁氏思来想去,一时也猜不出叶氏的心思。也不敢再耽搁,很快便去了世安堂。

    袁氏刚走到门边。就遇到了一同前来的邱姨娘和陈凌雪。

    邱姨娘笑着给袁氏见了礼,袁氏微微侧身受了半礼。心里的疑惑愈发浓烈。

    叶氏不但召了她过来,还让人把陈凌雪母女也叫过来了。到底是要做什么?

    让袁氏更惊讶的是,进了世安堂后,还见到了陶氏。安国公府内宅的女眷竟是全都被请过来了。

    众人见面,先是各自寒暄。

    袁氏不动声色地打量许瑾瑜一眼。只见她面色有些清瘦苍白,眼角眉梢隐隐浮着喜意。

    这么快就怀了身孕,也怪不得许瑾瑜这般春风得意。等生下儿子,这府里只怕就要成为她的天下了

    袁氏想及这些,心中既嫉又恨。面上却露出和善的笑容,拉着许瑾瑜的手亲热地说道:“弟妹,你近来清瘦了不少。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许瑾瑜抿唇一笑:“多谢大嫂关心。我最近胃口确实不佳,不过没什么大碍。”

    叶氏特意请了谢大夫来给许瑾瑜的事,陶氏也有所耳闻,稍微一想就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了,笑着说道:“大嫂今天特意请我们都过来,一定是有好消息宣布吧!”

    叶氏扬起唇角,含笑应道:“是啊,确实是有件大喜事。瑾娘近来身子不适,今日我特意请了大夫登门,诊出了喜脉。”

    众人俱是一脸惊喜,纷纷道喜。

    叶氏心中暗暗冷笑一声。这一个个分明都已经知道了许瑾瑜怀了身孕的事,还在这儿装模作样

    她今天特意将众人都喊来,当然不止是宣布一声这么简单。

    叶氏和颜悦色的张口说道:“瑾娘怀了身孕,我这做婆婆的心里自然十分欢喜。今儿个特地把你们都叫来,就是让大家分享这个好消息。从今日起,瑾娘什么事也不用不管,只要安心地待在墨渊居里养胎。你们各有各要忙的事,大概也没什么空闲去墨渊居了吧!”

    这番话说的意味深长。

    袁氏心中一凛。叶氏这番话显然是冲着她来的。因为众人里,只有她会时不时地去墨渊居。

    叶氏瞄了袁氏一眼,又缓缓说道:“瑾娘肚子里的。是元昭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我的嫡孙或孙女。我会尽心尽力地照顾瑾娘,直至孩子平安出世。绝不会容孩子有半点闪失。如果有人胆敢暗中捣鬼。我会让她悔之莫及。”

    最后四个字,说的轻飘飘的,却透出森森寒意。

    袁氏暗暗打了个寒颤。

    叶氏这是在警告她,绝不能对许瑾瑜肚里的孩子动什么心思。否则,绝不会饶过她!

    她之前一闪而过的念头,得立刻收的严严实实。别人不清楚叶氏的手段,她的体会可深切的很。

    别的不说。叶氏和安国公离心多年,在内宅里依然屹立不倒。安国公再宠爱邱姨娘,也绝不会纵容邱姨娘跋扈嚣张和叶氏作对。安国公府的内宅。一直都在叶氏的掌控下。她这个长媳,看着风光,到了叶氏面前,也只有附耳倾听的份。

    若是叶氏铁了心的要收拾她。吃亏的必是她无疑。更不用说。她还有骁哥儿和骥哥儿这两个致命弱点

    袁氏越想越是心惊,脸上下意识地挤出镇定的笑容:“弟妹怀上身孕是桩大喜事,很快消息就会传开了,这满府上下,都只有为她欢喜高兴的份儿。谁要是敢暗中算计捣鬼,不用婆婆出手,我第一个就饶不了她!”

    叶氏冲袁氏赞许的笑道:“说的好。难得你有这份心思,既是如此。我就成全你这片心意。以后我照顾瑾娘的衣食起居,你就替我盯着府中众人的一举一动。不准闲杂人等靠近墨渊居。若是瑾娘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就为你是问了。”

    袁氏:“”

    袁氏心里这个憋屈就别提了。她只是顺着叶氏的话说上几句罢了,怎么就被叶氏绕进去了?

    什么叫许瑾瑜有个三长两短,就为她是问?

    若是许瑾瑜不小心摔伤一跤,也要算到她的头上不成?

    袁氏心里再憋屈,也不敢不应:“婆婆对儿媳这般器重信任,那儿媳可就厚着脸皮应下了。”

    许瑾瑜在一旁看的叹为观止。

    叶氏果然厉害,轻轻松松的就挖了坑,让袁氏不知不觉地跳了进去。

    从这一刻开始,袁氏不但不敢打她肚中孩子的主意,还要相反设法保护她才行。否则,不管出什么事,叶氏都会将账记到袁氏的头上!

    邱姨娘也不是傻瓜,早就看出了叶氏的心思,忙笑着附和道:“大少奶奶心思缜密,做事又仔细,此事交给她再合适不过了。”

    陶氏就更无所谓了。反正都是长房的事,和她没什么关系。

    叶氏看着强颜欢笑的袁氏,扯了扯唇角道:“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午饭,大家伙都留下吃了再走。”

    这一顿午饭,吃的袁氏心塞又胃疼。

    明明心里憋闷的要死,还要装着欢天喜地的笑脸迎人。一顿饭吃完之后,脸都快笑的抽筋了!

    今天被叶氏狠狠地摆了一道,袁氏自然要想法子扳回一城,故作关切地说道:“瑾娘怀了身孕的喜讯,不知婆婆告诉公公了么?公公最喜欢孩子,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看似平常的话语,其实句句都在戳叶氏的心窝。

    安国公以前就很少踏足世安堂,自从陈元昭成亲之后,愈发不肯来了。叶氏想见安国公一回都不容易,更不用说和他说话了。

    而且,陈元昭才成亲不久,孩子还在许瑾瑜的肚子里,要过八九个月才能蹦出肚皮。就算生出来了,安国公也未必喜欢吧

    叶氏何等敏锐,岂能听不出袁氏话语中的别有用心?心里暗暗恼怒的冷哼一声,故作随意地笑道:“你不提醒,我差点就忘了。待会儿就打发人给国公爷报个喜。这么多年了,我们安国公府只有庶出的骁哥儿和骥哥儿,还没有嫡孙,说出来都让人觉得心酸。如今瑾娘有了身孕,可真是我们府里的大功臣了。国公爷知道了,不知会是何等欢喜。”

    许瑾瑜适时地露出羞怯的表情:“婆婆过奖了。其实,大嫂将骁哥儿和骥哥儿都养的很好呢!”

    叶氏淡淡一笑:“骁哥儿和骥哥儿当然是好的,可毕竟嫡庶有别。你大嫂嫁进门多年,一直安分守己,这个道理她最明白不过了。”

    许瑾瑜抛给袁氏一个无奈又歉然的眼神。好像是在说,对不起大嫂,我不是成心想羞辱你啊

    袁氏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还得挤出若无其事的笑容,别提多憋屈了。

    邱姨娘最懂得明哲保身之道,安安稳稳地在一旁微笑聆听,绝不随意插嘴。

    陶氏虽然不太喜欢许瑾瑜,对生了两个儿子便自视甚高的袁氏同样没什么好感。乐得看她们两个口舌争锋。

    这一场交锋,袁氏输的一败涂地,灰头土脸。很快便坐不住,起身告辞了:“骥哥儿还小,一刻离不得儿媳,儿媳先告退了。”

    叶氏冷眼看着狼狈不堪的袁氏,心里十分快意,含笑应道:“既是如此,你就先回去吧!对了,可别忘了今日答应过我的事。”

    袁氏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应了一声,很快便离开了。

    袁氏一走,邱姨娘等人也各自托词离开了。

    屋子里,很快便剩下了叶氏和许瑾瑜婆媳两个。

    许瑾瑜用钦佩的目光看了过去:“婆婆真是厉害,几句话便逼的大嫂不敢抬头吭声了。”

    叶氏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做婆婆的和儿媳斗嘴赢了,也算不得什么本事。”

    袁氏表面看着恭敬,私底下的小动作从未断过。她以前懒得计较,现在许瑾瑜过了门又怀了身孕,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敲打袁氏一番。

    叶氏敲打袁氏毫不手软,对着怀了身孕的许瑾瑜态度可就全然不同了,笑着说道:“你和她们周旋了半天,此时一定很累了,快些回去歇着吧!记着安心养胎,所有事都交给我来应付,你什么都不用管。”

    许瑾瑜乖乖地应了一声,告退离开。

    好心情的叶氏,甚至主动起身送了许瑾瑜到院门口。

    许瑾瑜不由得受宠若惊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待遇。怀孕了之后,瞬间就水涨船高了:“婆婆不用再送了,不过是短短几步路。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叶氏这才停下了,特意叮嘱芸香一声:“芸香,你身手好,以后贴身跟着瑾娘。”

    芸香是暗卫的事,叶氏一开始不知道,还是许瑾瑜主动告诉她的。

    透露一点小秘密,是迅速拉近婆媳关系的最佳办法。

    事实证明,这一招很有成效。叶氏待她一天比一天亲近。

    (未完待续。。)

    PS:给叶氏点赞~婆婆棒棒哒~O(n_n)O~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风 雨 小 说 网 WwW.44Pq.cOm</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