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有喜(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袁氏一走,陈元昭便问道:“她来做什么?”

    许瑾瑜轻描淡写地应道:“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闲着无聊了,来找我说说话。”

    袁氏是什么样的人,陈元昭心里很清楚,皱眉说道:“你不用瞒着我了。她这个人看着和气,其实最有心机。今天特意来找你,想必是看我不在府里,想来试探你一番。如果你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只怕很快就要出手对付你了。”

    这话由陈元昭口中说来,有种莫名的喜感。

    许瑾瑜也真的笑了起来:“你倒是很了解大嫂。”

    陈元昭又皱眉说道:“墨渊居里从不要丫鬟,一律都是我的亲兵守着。不然,她早就往墨渊居里安插人手了。总之,你要多留心。”

    性子冷凝的陈元昭,忽然变的唠叨起来。

    好像她是珍贵易碎的瓷器娃娃,经不得任何风雨一般。

    许瑾瑜唇角微微扬起:“大嫂确实精明有城府。不过,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不用总为我忧心。”

    陈元昭嗯了一声,目光落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眼中骤然闪出异样的光彩:“阿瑜,你怎么忽然做孩子衣服?是不是你”

    许瑾瑜哑然失笑:“你误会了。前几天大哥来做客,告诉我嫂子有了身孕。我心中高兴,这两日又闲着无事,替大嫂肚中的孩子做些小衣服。等孩子出生了,一并送过去。”

    原来不是许瑾瑜有了身孕。

    陈元昭的眼里闪过一丝遗憾。心里默默地想着,看来,他得加油努力了

    许瑾瑜和陈元昭心有灵犀。很快便猜出了陈元昭的心思。微红着脸,悄声问道:“子熙,你喜欢孩子么?”

    陈元昭很诚实地答道:“不太喜欢。我一直觉得孩子调皮又烦人,不过,如果是我和你的孩子,我一定会喜欢。”

    一个承袭了他血脉的孩子,像他也像她

    只这么想着。心里便温软一片。

    陈元昭的脸孔柔和了几分,上前一步,揽住许瑾瑜的身子。在她的耳边低语道:“阿瑜,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许瑾瑜红着脸应道:“我当然也想要个孩子。可缘分没到,急也没用”

    “既然你也着急,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努力试一试。”陈元昭低低的笑了一声。热乎乎的气息吹拂在她敏感的耳际。

    许瑾瑜心里一阵悸动。脸颊悄然热了起来。

    陈元昭看着她脸上醉人的红晕,心里骚动不已,几天没回来,整个人犹如一堆干柴,只要一个火星就会熊熊燃烧。

    陈元昭俯下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声音有些奇异的沙哑:“我们回屋去。”

    话语中透出的浓烈暗示,令许瑾瑜羞不可抑,无论如何不肯挪步:“不行。你刚回府,总得去给公公婆婆请个安。再说。天还没黑”

    心动就要行动。这和天黑没黑有什么关系!

    陈元昭不由分手地一把抱起了许瑾瑜,大步进了寝室。

    许瑾瑜将红透了的俏脸埋在陈元昭的怀里,压根没勇气抬头看一旁呆若木鸡的初夏和芸香。

    真是太丢人了

    待寝室的门被重重地关上了,初夏和芸香才回过神来。

    两人脸孔红红地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飞快退下了。

    她们都还是没出嫁的妙龄少女,看到这样的场景,她们两个比小姐更尴尬好吗?!

    兴致勃勃的陈元昭并未得逞。

    到了床榻上,还没等宽衣解带,许瑾瑜便觉得胃里一阵异样的难受,眉头皱了起来。

    陈元昭浑然不察,在她的唇上辗转"yun xi",大手四处游移。正在意乱情迷之极,许瑾瑜忽的用力推开了他。

    陈元昭一愣,反射性的看向许瑾:“阿瑜,你怎么了?”

    许瑾瑜胸中隐隐作呕,面色泛白:“我觉得不太舒服,有点想吐”话还没说完,便干呕了起来。

    陈元昭面色一变,不假思索地下床,抱起许瑾瑜到屏风后。

    许瑾瑜吐的稀里哗啦。

    胃里一阵阵泛酸,吐的干干净净,才稍稍舒服了一些。许瑾瑜虚弱无力地靠在陈元昭的身上。陈元昭皱紧了眉头,面色比许瑾瑜还要难看:“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昨夜没睡好受了寒气?”

    许瑾瑜不太确定地应道:“应该不是。我昨天晚上睡的好好的,今天一整天也没什么。就是刚才忽然有些不舒服。吐过就好了。”

    陈元昭还是放心不下:“我这就打发人出府去请大夫来。”

    “天快晚了,这么折腾动静太大了,等明天再请也不迟。”许瑾瑜忙制止陈元昭:“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传到各人耳朵里,只怕会暗中编排我娇气。”

    陈元昭拗不过许瑾瑜,不怎么情愿地点了点头。

    被这个小小的插曲一闹,陈元昭也没闹腾的兴致了。扬声喊了初夏进来:“去打盆洗脸水来,伺候少奶奶净面。”

    初夏见许瑾瑜吐了一回面色又难看,心疼极了,飞快去厨房端了热水来。

    许瑾瑜重新洗脸梳妆好,正好叶氏打发丫鬟过来,吩咐夫妻两个一起去世安堂吃晚饭。

    许瑾瑜打起精神,和陈元昭一起去了世安堂。

    一路上,陈元昭不时地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若是觉得不舒服,千万别忍着。”

    被人宠爱关切的滋味,实在是窝心又温馨。

    许瑾瑜心里甜丝丝的,笑着说道:“我哪有这么娇贵。刚才大概是一时不舒服。吐过之后就好了。你不用担心,待会儿见了婆婆,别提起这一茬。免得她也跟着操心。”

    陈元昭嗯了一声。

    事实证明。许瑾瑜实在是多虑了。

    叶氏大半的心思都放在陈元昭身上,压根就没留意到许瑾瑜略有些苍白的脸色。

    “元昭,你连着好几天都没回府了。是不是军营里太忙了?”叶氏一脸关切地问道。

    自从成亲后,陈元昭几乎每隔两三日就会回府一次。像此次这般六七天没回来的,少之又少。

    陈元昭没有多解释,淡淡应道:“确实有些公务。”

    母子时常见面,关系慢慢缓和。已经令叶氏心满意足了,也不介意陈元昭淡漠的语气:“虽说男子当以事业为重,不过。你也别冷淡了瑾娘。”

    她还等着早日抱孙子呢!

    陈元昭点点头。

    叶氏又笑道:“晚饭已经备好了,我们现在就移步去饭厅。”

    安国公等闲是从不来世安堂的。叶氏心知自己和安国公之间冷漠僵硬的关系瞒不过许瑾瑜,从一开始就没遮掩。许瑾瑜也绝不会自讨没趣的询问什么。

    每次陈元昭回府的时候,许瑾瑜都会劝陈元昭一起到世安堂里陪叶氏吃饭。一开始陈元昭还觉得别扭。几个月下来。倒也慢慢适应了。

    照例是满满当当一桌子菜肴,以荤腥为主,因为陈元昭喜欢吃鸡肉鱼肉之类的。

    许瑾瑜对肉类没什么偏好,平日也能吃一些。可今天,刚走到饭桌边,闻到鱼肉的香气,许瑾瑜压抑了下去的恶心又翻腾了起来,面色陡然白了。

    陈元昭一直留意着许瑾瑜的神色变化。见状心里一紧:“阿瑜,你是不是又想吐了?”

    又想吐?

    叶氏的眼睛可疑的亮了一亮。忽地看向许瑾瑜:“你之前吐过吗?除了呕吐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异样?”

    许瑾瑜胃里翻腾不休,难受的不得了,哪里还有力气回答叶氏的问题。捂着嘴,快步走到了屏风后。

    明明想吐,偏偏胃里空空的,什么也吐不出来。

    陈元昭也跟了过来,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沉声说道:“母亲,快些让人请大夫来。来之前,阿瑜就难受吐过一回了。现在还没吃东西,只闻到饭菜香气就想吐,一定是病了”

    叶氏不知什么时候也绕到了屏风后,一脸的笑意遮也遮不住:“瑾娘不是生病,一定是有身孕了。”

    什么?许瑾瑜怀孕了?

    陈元昭愣住了,一时竟忘了说话。

    许瑾瑜昏沉的脑海也稍稍恢复了清明,怔怔地看着陈元昭。

    叶氏没开玩笑吧!她怎么知道自己是怀了身孕?

    “怀了身孕的女子,胃里泛酸想吐,反应重的,更是闻不得半点荤腥。当年我怀着你的时候,也是这样。远远的闻着饭菜香气,就会反胃难受。瑾娘忽然想吐,肯定是有身孕了。”

    叶氏是过来人,对怀孕的症状了然于心,此时侃侃而谈,一脸的欢喜:“对了,瑾娘,我记得你这个月的月信一直还没来吧!”

    陈元昭终于反应了过来,心里一阵狂喜。

    许瑾瑜真的怀孕了,她怀了他的孩子!

    许瑾瑜既惊喜又慌乱忐忑:“我的月信确实迟了三四天。不过,以前也常有迟几天的。所以没放在心上”

    “这就一定是了。”叶氏笑吟吟地说道:“这事暂时先别声张,等过上一段时间,再请大夫登门。”

    暂时不声张,自是不想早早让袁氏等人知道,免得空欢喜一场,被人看了笑话。

    陈元昭立刻说道:“阿瑜有了身孕,我又不能天天待在府里陪她。以后要请母亲多费心了。尤其是饮食上,更要格外的精心。”

    免得有人居心不轨,暗中在饮食上做什么手脚。

    叶氏嗔怪地瞪了陈元昭一眼:“我是你的亲娘,也是瑾娘的婆婆。她有了身孕,我岂有不尽心的道理。你再这么说,可就是拿我当外人了。”

    顿了顿,又说道:“你只管放心地忙你的事。瑾娘的事都交给我就行了。有我在,谁都休想伤着瑾娘肚中的孩子。”

    陈元昭生平第一次觉得叶氏说话如此顺耳:“一切就有劳母亲了。”

    叶氏喜气洋洋地看向许瑾瑜,细心地叮嘱道:“你才刚怀上身孕,反应重,身子又虚弱,以后安心地待在墨渊居里养胎,不用来请安了。饮食上尽量清淡些罢了,以后我让人做好一日三餐,送到墨渊居去。”

    许瑾瑜头脑已经成了一片浆糊,只有点头的份。

    叶氏又转头,叮嘱陈元昭:“女子怀孕的前三个月,切忌不能同房,免得伤着了孩子。你可别鲁莽冲动,伤着了瑾娘肚中的孩子。”

    陈元昭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会忍过这三个月的。”

    叶氏立刻皱着眉加了一句:“不止是前三个月,就算是月份大了,也尽量别同房。”

    陈元昭也皱起了眉头,不怎么情愿地应道:“我知道了。”

    这话听着,也太让人尴尬了。

    许瑾瑜羞窘地红了脸。低垂的视线,正好落到了平坦的小腹上。心里涌起奇妙难言的滋味。

    她的肚子里,正孕育着陈元昭的骨肉。

    这个小小的生命,联系着她和他。从这一刻起,两人间除了浓情蜜意外,更多了一份牵扯不断的牵绊。

    许瑾瑜反应太重,闻不得荤腥。晚饭只勉强吃了半碗白粥。

    叶氏和陈元昭情绪激动,也顾不得晚饭了,各自草草吃了几口,便搁了筷子。

    陈元昭见许瑾瑜面色难看,很快便告退。叶氏和颜悦色的笑道:“好好好,你快些陪着瑾娘回去休息。可别忘了我之前的叮嘱。”

    儿子原本是第一位,现在许瑾瑜已怀孕,陈元昭在叶氏心里的地位瞬间低了不少。一切都以孩子为重!

    就是叶氏不强调这一句,陈元昭也绝不敢乱来了。

    晚上回了墨渊居之后,陈元昭坚持要抱着许瑾瑜去洗澡。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到了床上。

    许瑾瑜心里甜甜的,又有些哭笑不得:“现在只是猜测,还不敢确定我怀了身孕呢!再说了,就算我是真的怀孕了,也不至于连路都不会走吧!”

    陈元昭挑了挑眉,霸道地说道:“我乐意宠着自己的媳妇,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了!

    许瑾瑜挤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眼里却盛满了笑意。

    陈元昭将她搂进怀里,大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小腹上。英俊的脸孔溢满了温柔。

    (未完待续。。)

    PS:推荐好友八月秋雨作品,种田文《田香》 书号:3635686,简介:前世下堂弃妇,今生悍女归来。</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