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章 日常(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的婚假有七天。⊙,

    新婚情热的小夫妻两个,天天黏在一起,彼此的性格脾气还在磨合中,身体已经迅速的熟悉起来。

    体力好的不像常人的陈某人,这几天的时间精力大多消耗在床榻上。一开始还有些生疏笨拙,很快就变得熟稔高超起来。

    在一次激烈又疯狂的雨水之欢后,筋疲力尽的许瑾瑜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不是从不近女色吗?这些这些姿势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陈元昭一脸餍足,懒懒说道:“成亲前,周聪买了一大摞春宫图册给我做新婚贺礼。我研究了半个月!”

    许瑾瑜:“”

    这个周聪!!!

    陈元昭看着许瑾瑜红彤彤的俏脸,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俯下头在她耳边低语:“阿瑜,我在图册上看到过一种姿势,我们试试好不好?”

    语气是商议,手下已经不客气地四处游移起来。

    许瑾瑜慌乱羞臊地抓住他的手:“别,我真的很累了,实在经受不起了。”低哑的声音里不自觉地透露出一丝恳求。

    看来,这几天确实是累坏她了。

    陈元昭低低一笑,停下了动作,将她搂在怀里:“好,我不闹你了,你睡吧!”

    身体确实很疲倦了,却也没多少睡意。许瑾瑜依偎在他怀里,低声问道:“你只有七天假期,明天就该回军营当值了吧!”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

    陈元昭嗯了一声:“以后天天回来不太可能。我尽量每隔三日就回来一次。”

    许瑾瑜心里暖融融的,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那么多事要忙,不必总忧心牵挂我。也不用总惦记着回来陪我。我一个人在墨渊居里住着也没关系。若是有什么事,自然有婆婆为我做主。”

    成亲这短短几日来看,叶氏还算通情达理,并不是那等尖酸刻薄无理取闹的婆婆。也有可能是陈元昭在府里,叶氏不愿让儿子不高兴。总之,婆媳两个相处的还算融洽。

    提起叶氏,陈元昭的语气依然不甚热情。不过,比之前的淡漠好了许多:“母亲答应过我,会好好待你。有她护着。府里没人敢刁难你。”

    叶氏的心机和手腕很值得信任。

    许瑾瑜悄然抬眸看了陈元昭一眼:“子熙,我知道你和婆婆一直有心结。不过,你们毕竟是母子,总不能记仇记一辈子。婆婆刻意对我好。也是在对你示好。你难道半点都不领情么?”

    陈元昭默然片刻才缓缓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也想试着对她好一点可是。我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怨怼冷淡了这么多年的母子关系,很难在短期之内消融。

    许瑾瑜想了想说道:“想像别人母子那样亲近确实很难。不过,你偶尔表现的热络点,婆婆心里一定会很高兴。”

    陈元昭不置可否,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许瑾瑜见他不愿多提这些,又将话题扯了开去。

    昏黄的烛光照出一室的温暖旖旎,身体相贴,分享彼此的体温。耳鬓厮磨,悄声细语。感情也在悄然升温。

    隔日清晨。

    许瑾瑜睁开惺忪的睡眼,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不由得一怔。

    奇怪,陈元昭怎么不在?

    初夏笑盈盈地走了进来:“小姐醒了么?”

    许瑾瑜定定神问道:“子熙人呢?一大早去了哪里?”

    “姑爷不到五更就起床,去了练功场练刀了。”初夏笑着应道:“还特意叮嘱奴婢,不要来敲门,让你多睡会儿。姑爷对小姐真是体贴入微呢!”

    许瑾瑜脸颊微红,坐直了身子:“伺候我更衣梳妆,我去练功场看看去。”她还从未见过陈元昭练刀时的英姿呢!

    初夏这个鬼灵精,几乎立刻就猜中了许瑾瑜的心思。特意梳了个简单的发髻。

    许瑾瑜在初夏和芸香的陪伴下去了练功场。

    离的老远,便听到刀枪交击的声响。

    许瑾瑜好奇地问芸香:“芸香,是谁在陪子熙练刀?”

    芸香故作淡然地应道:“应该是周统领。将军进军营的那一天开始,周统领就是将军的贴身侍卫。将军每天练刀,要么是一个人,要么总是周统领相陪。”

    语气很镇定,只有泛红的脸颊出卖了芸香此刻的心情。

    许瑾瑜瞄了芸香一眼,笑着打趣道:“待会儿让初夏在外面守着,你陪我一起进练功场欣赏周统领练武如何?”

    芸香的脸腾的红了,却又舍不得拒绝。

    走到练功场的门边,许瑾瑜正要迈步进去,里面练功的人忽然停下了。

    周聪戏谑的声音响起:“将军新婚,体力远不如往日,才练了小半个时辰就手软脚软,再练下去,只怕连刀都握不住了。今天还是别练了吧!”

    陈元昭:“”

    站在门外的许瑾瑜:“”

    芸香和初夏都听到了,又想笑又不忍心,各自努力地绷着脸。

    周聪压根不知道许瑾瑜主仆就在门外,继续笑着揶揄:“对了,不知属下送给将军的新婚礼物,将军心里是否满意?”

    一提到新婚礼物,许瑾瑜的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羞臊的抬不起头来,心里暗暗咬牙。

    这个周聪,实在太可恶了!

    不能再听下去了,不然,接下来周聪不知会冒出多少令人脸红的话来。

    许瑾瑜定定神,故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谁在门外?”周聪再得意。也没忘了侍卫的本分,刚听到一点动静,立刻警觉地看了过来。

    许瑾瑜的脸庞顿时映入眼帘。

    周聪神色一僵。坏了!刚才言笑无忌信口胡扯的话。该不会落到许瑾瑜的耳中了吧

    初夏和芸香上前给陈元昭行礼。

    周聪难得的心虚,迅速地行礼退到一边。

    许瑾瑜微笑着看向陈元昭,声音温柔极了:“子熙,我有件事想和你商议。芸香也老大不小了,我想为她许配一门亲事。我大哥身边有个侍卫,一直对芸香有些好感”

    周聪:“”

    许瑾瑜这么说,是因为刚才听了他的话心生羞恼。故意这么说让他着急吧!一定是这样!

    周聪虽然这么想着,心里却有些不踏实,迅速看了陈元昭一眼。

    将军。你可得为我做主!

    陈元昭慢悠悠的张口道:“这些琐事,都由你做主就是了。”

    周聪:“”

    将军,你这样真的好吗?!

    芸香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不过,她心里虽然着急。却也不好意思张口。垂着头不吭声。

    许瑾瑜看着周聪紧绷的神色,心情顿时舒畅多了。也不忍再捉弄芸香了,笑着说道:“罢了,这是芸香的终身大事,总得让芸香自己拿主意。等私下里我再仔细问一问芸香好了。”

    芸香悄然松口气,偷偷瞄了周聪一眼。

    正好周聪也看了过来。两人目光一触,心中各自一荡,迅速地移开目光。

    许瑾瑜出了心头一口闷气。一脸愉悦的随着陈元昭去了世安堂请安。

    陈元昭喊了一声母亲后,照例不吭声。听着叶氏和许瑾瑜说话:“你们两个早饭吃了吗?”

    许瑾瑜笑着应道:“还没有。我们想到世安堂来,陪着婆婆一起吃早饭。还望婆婆别嫌弃我们来叨扰才是。”

    当然不嫌叨扰。天天都来陪她才好!

    叶氏眼里有了笑意:“我这就命人摆早饭。”

    儿媳过门果然是件好事。这几天,陈元昭来世安堂的次数,足以抵得上以前一年了。而且,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现在还肯留下陪她一起吃早饭了。

    虽说陈元昭很少说话,脸上也没什么笑意。不过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早饭颇为丰盛,各色面点放满了一桌子,还有许多精致美味的菜肴。

    叶氏心情极好,不停地为陈元昭夹菜,很快就将陈元昭面前的碗里堆满了:“元昭,这些菜肴都是你爱吃的,多吃些。”

    陈元昭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碗里的菜肴都吃的干干净净。

    对此,许瑾瑜的感想是:陈元昭的饭量真不小

    叶氏的欢喜几乎都写在了脸上,心情好了,胃口也比平日好的多,比平日多吃了不少。

    早饭后,陈元昭便离府去军营。

    许瑾瑜送陈元昭到门口,将依依不舍隐藏进心底,目光平静柔和,唇角微微含笑:“子熙,你安心去军营,不用为我忧心。”

    陈元昭嗯了一声,却没有立刻离开,久久地凝视着许瑾瑜。

    只是去军营,隔不了几天就能回来。有必要表现的这般你侬我侬念念不舍吗?!

    周聪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心里默默吐槽。

    过了许久,陈元昭才骑上骏马离开了。

    许瑾瑜静静地站在原地,目送着陈元昭的身影远去,直至消逝不见。然后才轻轻叹口气,回了墨渊居。

    安国公府里的丫鬟婆子小厮极多,不过,墨渊居里的却没有丫鬟婆子,也没有小厮,只有一些侍卫。

    这些侍卫都是陈元昭身边的亲兵,只听从陈元昭的命令。如今他们的主子又多了一个。

    陈元昭在成亲前几天,便将亲兵们召集到一起。训话很简洁,只有短短两句话:“少奶奶过门后,她的话就是我的命令。”

    成亲几日,许瑾瑜一直和陈元昭待在一起,根本没来得及过问墨渊居里的事。今天陈元昭走了,她一个人闲了下来,索性将亲兵们都召集了过来。

    墨渊居里共有二十个亲兵,分作两班日夜守着墨渊居。每日打扫屋子院子,也都由这些亲兵分担。

    自从许瑾瑜嫁来之后,带了几个陪嫁的丫鬟来,墨渊居里终于有了女子的身影和说笑声。

    对此,亲兵们一致认为,现在的墨渊居比以前热闹多了,真是太好啦~\(≧▽≦)/~

    领头的亲兵也姓周,叫周奇。年龄和周聪相仿,相貌生的略显平庸些,目中闪着锐利的精光。

    许瑾瑜打量周奇一眼,笑着问道:“你叫周奇,莫非也是周聪的远房堂兄弟?”

    周奇恭敬地应道:“回少奶奶的话,小的是周聪的亲堂兄。”

    果然都是周家人。许瑾瑜哑然失笑:“周聪和你做了亲兵侍卫,周勇做了暗卫,你们兄弟三个殊途同归,都是子熙最器重的属下。”

    许瑾瑜笑颜如花,说话温柔和气,听的周奇心中十分舒畅,耐心地解释道:“少奶奶大概还不知道吧!我们周家从祖父那一辈开始,就是已故的老安国公身边的亲兵。后来一辈传一辈,每一辈的男丁都会送到神卫营里。将军十岁进军营的时候,我和周聪就到了将军身边。周勇则进了暗卫营。”

    三人是以周聪为首,分工各自不同。

    许瑾瑜和颜悦色地说道:“你们身手超卓,却不能随子熙上战场立战功,只能委屈地待在墨渊居里做普通侍卫,说起来是委屈你们了。”

    这一席话听的亲兵们心头火热滚烫,不约而同的一起跪下:“保护少奶奶是我们的荣幸,一点都不委屈。”

    “好了,你们不用跪着了,都起来吧!”许瑾瑜用温柔亲切的笑话话语,在短短的片刻里便将亲兵们的心都收拢了过来:“以后这墨渊居里的卫生打扫由初夏她们动手就行了,哪有让男人做这些琐事的道理。”

    亲兵们齐声道了谢,然后各自站了起来。心里暗暗激动振奋不已。

    从今以后,他们要将墨渊居守的滴水不漏。安国公府里的闲杂人等,休想靠近半步!

    许瑾瑜安抚鼓励众亲兵一番,才让他们退下了。

    一直忍着没说话的芸香,抿唇笑道:“少奶奶真是厉害。短短几句话,就让他们服服帖帖,心甘情愿为少奶奶肝脑涂地了。”

    柔能克刚,果然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许瑾瑜笑了一笑。

    陈元昭要报仇雪恨,还想问鼎皇位,不知要消耗多少精力心思。她帮不了别的忙,至少也得照顾好自己,免得陈元昭为她分神忧心。(未完待续。。)

    ps:汇报两件事,第一,下面几天会更四千的大章。第二,看进度,月底完本有些困难估计要到下个月了。最精彩**的情节即将到来,握拳,加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