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九章 新婚(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去门口看看,安国公府的马车来了没有?”

    一大早起来,邹氏已经连着催问了好多次。左等右等不见许瑾瑜和陈元昭回来,不由得着急起来。

    许徵没邹氏表露的这么明显,不过,目光也时不时地看向门口。

    曹萦笑着安慰邹氏:“婆婆先别急。安国公府离我们许宅这么远,瑾娘和姑爷肯定在半路上,急急地赶回来呢!说不定很快就会到了,再耐心等一等。”

    邹氏长叹一声:“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心里总忍不住着急。也不知道瑾娘嫁到安国公府这两天,能不能适应。”

    不知道叶氏这个婆婆,有没有成心刁难新过门的儿媳。

    不知道安国公府里的人是否好相处。

    不知道许瑾瑜和陈元昭感情是否和睦。

    总之,做亲娘的,心里惦记着太多了。根本放心不下。只有亲眼见到许瑾瑜亲口问上一问,心里才能踏实。

    “妹妹聪慧伶俐,陈元昭又一心向着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许徵既是安慰邹氏,也是安慰自己:“再耐心等等”

    门房小厮匆匆地跑进来,一脸喜色:“启禀太太,安国公府的马车到了。姑爷陪着小姐回来了!”

    许徵和邹氏不约而同的起身迎了出去。

    曹萦慢了一步,忙追了上去。

    “娘,大哥,大嫂!”见到熟悉的脸孔,许瑾瑜心中溢满了欢喜和愉悦。

    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和对着叶氏等人时的委婉含蓄得体不同,更轻松惬意自然。

    “瑾娘,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等了一个早上,脖子都等长了。”邹氏一把攥住许瑾瑜的手,迅速的打量许瑾瑜一眼。

    气色红润,眉眼含笑。

    短短两天。许瑾瑜褪去了所有的青涩,长发梳成了妇人的发髻,眉眼间有了初为人妇的动人神韵。看来在夫家适应的还算不错。

    邹氏舒展眉头,忐忑担忧了两天的心终于落回原位。

    许徵也看了过来。他的目光可比邹氏毒辣多了,立刻看出了许瑾瑜笑容也掩不住的那一抹疲倦。

    男子新婚时是什么样子,许徵当然很清楚。忍不住瞪了陈元昭一眼。

    不知节制!贪得无厌!

    陈元昭在大舅兄指控的目光中坦然自若,张口打了招呼:“岳母,大舅兄。大嫂。”

    邹氏可没许徵那么多复杂纷乱的心思,笑吟吟地说道:“别在这儿站着了,进去坐着再说话。”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喜欢。

    不说别的,只看陈元昭高大挺拔的身材和英俊逼人的相貌,便足以博得身为岳母的邹氏好感了。

    陈元昭性子冷厉严肃,不苟言笑,邹氏口中不说,心里其实是暗暗发憷的。今日陈元昭却神色柔和,看着比平日顺眼多了。

    到了许家。陈元昭也觉得格外轻松。

    安国公府里,人人各怀心思,坐在一起说话要深思熟虑,时时绷着脑子里的弦。安国公和叶氏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就像仇敌一般。

    许家却完全不同。

    母子三个感情亲密。说话时无需多想,随口而出。曹萦也是个内敛温柔的脾气,话语不多,含笑坐在一旁。气氛轻松而温馨。

    这才是一个家。

    是他自幼年起就渴盼而不得的家。

    如今许瑾瑜和他成亲了,他也有自己的家了。将来她会为他生个优秀坚强的儿子,再生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他不会让儿女再有自己少年时的遗憾和痛苦。一家人应该和睦友爱的生活在一起

    陈元昭默默地看着神采飞扬格外欢喜的许瑾瑜,心里涌起温暖又柔软的情潮。

    “瑾娘,你刚过门,公公婆婆待你如何?没有刁难你吧!你的大嫂小姑对你如何?你在安国公府住的怎么样?吃的习惯吗?”邹氏一口气问了一长串问题。

    许徵哑然失笑:“娘。你一口气问这么多,让妹妹先答哪一个才好。”

    曹萦想起了自己当日回门时遇到的盘问,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

    可怜天下慈母心。

    或许表达的方式不同,可疼爱女儿的心意都是一样的。

    许瑾瑜笑道:“没事,娘问的所有问题我都记着呢!现在一个个回答。公公婆婆都很和善,没有刁难我。大嫂和小姑暂时没什么来往。住的吃的一开始肯定不太习惯。以后应该会慢慢适应的,娘不用担心。”

    邹氏长舒一口气:“这样就好,我也能放心了。”

    顿了顿,又看向陈元昭,温和地说道:“元昭,你是新姑爷,又是第一次登门。按理来说,有些话我不该说。可我只有瑾娘这么一个女儿,总牵挂惦记着她过的好不好。说几句冒昧的话,希望你别见怪。”

    陈元昭已经意识到了邹氏要说什么,放柔了表情,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孝顺听话的女婿:“岳母请说。”

    邹氏说道:“听说你以前住在军营,极少回府,有时候两三个月都不见人影。如今瑾娘嫁过去,只盼着你多看顾她一些。我知道你军务繁忙,每天回府是不可能的。不过隔几日总能回府陪陪她”

    许瑾瑜是新过门的儿媳,若是丈夫总不在身边,一来孤独冷清,二来也没人为她撑腰。邹氏思来想去,总是放不下心。趁着陈元昭陪许瑾瑜回门,厚颜提起了此事。

    闹了半天,原来说的是这个。

    陈元昭微不可见的松口气,正色应道:“岳母请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尽量多回府陪阿瑜。”

    就是邹氏不说,他也舍不得把娇妻扔在府里不闻不问。

    邹氏听到陈元昭这么说,眉头舒展开来,眼里有了笑意:“你能这么想最好了,我也能放心了。”

    许瑾瑜也没料到邹氏会说这些,俏脸不由得红了一红。然后眼眶也微微红了起来。

    她以前总觉得邹氏偏心许徵,对她的感情要淡薄的多。

    邹氏也确实偏爱兄长多一些,可对她这个女儿也是一片慈母的拳拳之心啊!(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