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八章 新婚(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回了墨渊居,许瑾瑜长长地松了口气。√∟頂點小說,

    往日在许家,只有亲娘和兄长。无需小心翼翼地揣摩任何人的心思,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现在出嫁成了陈家儿媳,说话行事得处处小心,脑子里的弦一直绷着。再加上昨天夜里被折腾的太厉害,身子本就虚弱无力,半天下来,十分疲倦。

    陈元昭见许瑾瑜眉宇间难掩倦色,不由得皱眉,沉声问道:“中午的家宴,母亲成心刁难你了?”

    一副只要许瑾瑜点头,就要回头去找叶氏算账的架势。

    许瑾瑜哭笑不得,忙解释道:“婆婆并未成心刁难我,我就是站着伺候婆婆吃饭”

    话还没说完,陈元昭的神色便冷了下来:“吃饭自己吃就是了。好端端地为什么要人伺候!”

    这不是成心刁难是什么。

    许瑾瑜柔声地安抚陈元昭:“我刚进门,该立的规矩总得有。不然,不但婆婆会被人取笑,我这个新过门的儿媳也会落个不知进退的跋扈名声。”

    “婆婆已经够体谅我了。家宴还没到一半,便让我坐下了。”

    陈元昭脸色稍缓。

    许瑾瑜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羞红,薄嗔道:“亏你好意思怪别人。我疲惫不堪,还不都是因为你昨夜不知节制”

    他像是一头不知疲倦的野兽,凶猛激烈。几乎快将她拆解入腹。整整一夜,她合眼的时间根本没超过两个时辰。就连早上起来的时候也不肯放过她不累才是怪事!

    今天走路的时候,她的腿间一直酸痛不已。全靠着毅力才撑过了这半天。

    提到昨夜,陈元昭的眼眸暗了一暗。长臂一舒,将许瑾瑜搂进了怀中,眼底燃起了熟悉的火焰。

    许瑾瑜一惊,忙用力地推开陈元昭。

    不过,她的那点力气,在陈元昭面前差的远了。陈元昭动也没动,反而搂的愈发紧了。俯下头,吻上她的唇。

    许瑾瑜很快便"jiao chuan"连连。好在及时地抓住了他不太安分的大手:“别别这样,我身子还很痛。”

    声音软软的,带着祈求和不自觉的柔媚。

    陈元昭勉强将身体里叫嚣的欲~望按捺下来,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沙哑着声音说道:“离晚饭还有两个时辰。你到床上先睡会儿。我也陪着你一起睡。”

    顿了顿,又郑重的保证:“我就陪你休息,保证不乱来。”

    许瑾瑜怀疑地看了陈元昭一眼,只见陈元昭一脸正人君子的表情。

    好吧!她再勉强相信他一回好了。

    事实证明,男人在某些时候做的保证根本不算数。

    吃素了多年,忽然吃上了肉,知道了肉的美味,自制力强大的陈元昭情难自禁。成了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当天晚上的晚饭,许瑾瑜又迟到了

    走路时双腿酸软。也没力气久站。脸色却异常红润,似一朵被雨水滋润饱满的鲜花,散发着别样的妩媚和娇艳。

    叶氏是过来人,一看许瑾瑜这副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忍让许瑾瑜站着立规矩了。吩咐许瑾瑜一起坐着吃饭。

    许瑾瑜实在拒绝不了这份好意,羞怯地应了一声,然后坐下了。

    袁氏等人不约而同地看了许瑾瑜一眼,神色颇为微妙。

    许瑾瑜看着众人了然的神色,心里那个羞窘就别提了,恨恨不已地将这笔账都记到了陈元昭的头上。

    晚饭后,夫妻两个一起回墨渊居。

    许瑾瑜一路绷着脸不吭声,陈元昭自知理亏,不过,当着初夏芸香的面,放不下架子来哄许瑾瑜。

    直到丫鬟们伺候完洗漱退下了,屋里只剩两个人时,陈元昭才一脸愧疚地做起了检讨:“阿瑜,今天都是我不好,出尔反尔。趁着你睡的迷迷糊糊的大逞兽~欲,令你筋疲力尽连走路的力气都快走不稳了,都是我的错!”

    这也算是检讨外加道歉?!

    许瑾瑜又好气又好笑,不愿搭理他,默默的将头扭到了一边。

    陈元昭走了两步,又出现在许瑾瑜视线的正前方:“不过,我也不是故意食言。我原本确实是要陪着你休息,没打算做别的。可睡了一会儿,精神就来了,我也管不住它”

    许瑾瑜继续不看他,将头扭到了另一边。

    陈元昭勇敢地发挥出了男子汉大丈夫不怕挫折的精神,随着走过来几步,继续在许瑾瑜面前解释:“你也知道,我前世从未娶妻,这辈子也没近过女色。前后两辈子唯一碰过的女子就是你,一时忍不住也是情有可原”

    许瑾瑜绷不住了,唇角弯了起来:“行了,你就别说的这么可怜了。我不生你的气就是了!”

    这个男人,远远看着冰冷坚硬,慢慢靠的近了,就会发现他冷厉的外表下是一颗滚烫的心。

    成了夫妻,她渐渐接触到了真实的陈元昭。

    不再冰冷,不再遥远,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喜怒哀乐慢慢崭露在她面前,笨拙又别扭的哄着她

    许瑾瑜这么想着,眼里的笑意更盛。

    真的不生气了?

    陈元昭仔细的观察片刻,见许瑾瑜眉眼含笑,不由得暗暗松口气。

    他从没有和女子相处的经验。生命中最亲近的女子,应该是亲娘叶氏。可这么多年来,母子两个一直颇为冷淡疏远。他只会用眼神表情令叶氏不快,从未学过怎么样哄一个女子。

    好在许瑾瑜性情温柔,不算刁钻难缠

    许瑾瑜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凑过来小声问道:“子熙,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陈元昭反射性的警惕起来,表面却不动声色:“你想问什么?”

    许瑾瑜略一犹豫,俏脸微微红了,悄声问道:“你从来不近女色,难道就从来都不想么?遇到那种时候,都是怎么解决的?”

    陈元昭:“”

    许瑾瑜有幸欣赏到了陈元昭窘迫的神情,心情大好,又追问了一遍:“到底是怎么样?”

    陈元昭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在许瑾瑜玩闹似的追问不休中,充分发挥出体力的优势。将许瑾瑜抱到床上,堵住她的嘴。

    (未完待续。。)

    ps:久未露面的小剧场萌萌哒现身:

    陈二新婚,热情的读者们纷纷提问。

    读者一:陈二,请问你新婚夜到底禽兽了几次?持久吗?

    陈元昭:

    读者二:陈二,请问成亲前你都是怎么解决的?用手吗?

    陈元昭:

    读者三:陈二,请问

    陈元昭恼羞成怒:不准问了,都给我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