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四章 洞房(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在床上坐起,先摸索着拿下凤冠,放到床边的柜子上。⊙頂頂點小說,再拔出各种饰物,黑亮的青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陈元昭呼吸急促起来。

    许瑾瑜没有看陈元昭,低着头解开衣襟,因为心绪紊乱呼吸急促,手也微微颤抖着。远不如往日灵活。

    大红色的嫁衣褪下,紧接着是红色丝缎的中衣。

    中衣脱下后,露出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肚兜,包裹着发育姣好的身段,袒露出细长的脖子圆润的肩膀,还有胸前的柔嫩肌肤。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胸前,非但没能遮住美景,反而更添了几分夺人心魄的妩媚。

    许瑾瑜实在没勇气再动手了,飞速地看了陈元昭一眼。

    绯红的脸颊,柔润的红唇,眼眸浮着一层淡淡的氤氲水汽。

    陈元昭低低地喘息一声,忍无可忍地扑了上去。

    高大结实的身躯覆住柔软的娇躯,唇舌交接,肢体相缠。红色的纱帐遮挡住了一室春情,只隐约地传出细细的低~吟声和喘息声。

    “好痛”许瑾瑜微弱的低呼了一声。

    “忍一忍,很快就好了。”陈元昭隐忍难耐地喘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纱帐轻轻地摇曳起来。精致结实的木床也微微摇晃。

    没过太久,纱帐里的动静平息了下来。只有急促的喘息声。

    许瑾瑜闭着眼睛,脸颊潮红。胸口起伏不定。

    陈元昭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躺在她的身侧,大手依然霸道地覆盖在她的胸前。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似舒张开来一般。通体舒畅。

    原来,男女交~欢的滋味如此**美妙。

    只可惜,刚才的时间太短了一些大概男人的第一次都这样。也没什么可遗憾自卑的,以后多多练习就好了

    身体有了最亲密的接触,彼此间的距离也迅速地拉近了许多。陈元昭稍微休息片刻,便在许瑾瑜耳边低声问道:“还痛吗?”

    许瑾瑜诚实地嗯了一声。

    真的很痛。

    全身都像被重物碾压过似的,又酸又痛。尤其是某处羞人的地方。更是痛不可当。

    陈元昭歉然地低语:“我刚才太急切,弄痛你了。”顿了顿,又低声说道:“我一直没近过女色。第一回难免笨拙些,时间也很短。以后多练习就会好了”

    许瑾瑜羞的不敢睁眼,拧了陈元昭一把。

    陈元昭很配合地呼痛,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许瑾瑜下手不轻不重的。对他来说和挠痒差不多。

    刚尝过云~雨之欢的身体食髓知味。稍微一磨蹭,立刻又有了反应。

    许瑾瑜和他的身体紧紧相贴,岂能察觉不到?也顾不得羞臊了,睁开眼柔声央求:“子熙,我身子还是很痛,再也经受不起了”

    一个吃素了二十多年的人,乍然开了荤腥,正是激动情热的时候。搂着光滑温热的身子正要为所欲为。让他就此停下,简直是一件残忍的事。

    可陈元昭愣是忍下了。

    陈元昭停了所有的动作。俯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亲:“好,我今晚不碰你了。你身子痛,我让人送热水到净房,在热水里沐浴一会儿,会舒服许多。”

    许瑾瑜没料到这么容易就说服了陈元昭,怔怔了片刻,心里涌起丝丝甜意。

    陈元昭这是在心疼她呢可他的身体还是紧绷坚硬,就这么憋着,一定很难受吧!

    许瑾瑜一个冲动,脱口而出道:“要不然,等我沐浴过后再”

    再什么,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陈元昭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立刻翻身穿了衣服,开门让人送热水。净房就在隔壁,从屏风后绕过去,有一道门,推开门便到了净房。

    热水很快就准备好了。

    许瑾瑜想坐直身子,刚一动,便觉得全身酸痛,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陈元昭大步走到床边,俯下身子,轻轻松松地抱起了许瑾瑜。许瑾瑜光裸的身子也一览无遗。

    许瑾瑜涨红了脸,立刻伸手捂住了陈元昭的眼睛:“不准乱看。先放我下来,我先穿衣服。”

    陈元昭低笑了起来:“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不穿衣服也无妨。反正到了净房里也是要脱的。何必穿上脱下这么费事。你要是怕着凉,我拿块绵软的薄毯替你裹上。”

    没等许瑾瑜说话,又说道:“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以后朝夕相对同床共枕,现在多看几眼也没什么可害羞的。”

    这么说,其实也挺有道理。

    已经成为夫妻了,真的没什么可忸怩的

    许瑾瑜咬了咬嘴唇,轻轻放下了胳膊。

    陈元昭知道她脸庞薄,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极难得了。倒也没再盯着她的身子看,免得她恼羞成怒。随手拿了一旁的薄毯过来,将她包裹好,然后抱着去了净房。

    全身浸没在温热的水里,全身的酸痛顿时缓解了许多。

    许瑾瑜还没来得及满足的叹息,就被陈元昭的举动惊到了:“你脱衣服做什么?”

    短短一句话间,陈元昭已经将身上的衣服脱的一干二净,然后迈步进了澡桶。然后,某物大喇喇地在许瑾瑜眼前掠过

    许瑾瑜的脸孔红的都快滴血了。

    陈元昭一坐到澡桶里,宽大的木桶顿时显得局促了不少,热水溢出了澡桶。两人的身体不得不紧贴在一起。热气迅速蒸腾。

    不知是因为水热,还是因为心里的悸动,许瑾瑜的脸颊绯红一片。

    陈元昭将她揽进怀里,低低一笑:“放宽心,沐浴时我不会乱来的。”

    要乱来,也要等到沐浴后。

    这可是许瑾瑜亲自允诺过的。

    许瑾瑜很快就知道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沐浴过后,她被陈某人抱回了床上,狠狠地为所欲为了一番。

    嗓子早已叫的嘶哑,全身没了一丝力气。

    一波接着一波的欢愉如潮水般席卷而来,许瑾瑜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条鱼,在潮水中浮浮沉沉,偶尔露出水面,很快又被淹没。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