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三章 洞房(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的脸颊似火烧一般,红彤彤的,半是娇嗔半是羞恼地瞪了陈元昭一眼。∈♀頂點小說,

    初夏她们都在,还有喜娘他这么旁若无人,实在令人羞臊。

    被那双水汪汪的明媚眼眸瞪着,陈元昭非但没收敛,反而更肆意了。他坐到床边,将许瑾瑜楼进怀里。在她的额上又亲了亲。

    真是闪瞎了眼。

    初夏和芸香对视一眼,俱都红了脸,无奈的将头转到另一边。

    三十多岁的喜娘今天也算长了见识,心中暗想,接下来动作可得快点。陈将军熬到二十二岁才娶媳妇,之前连个通房丫环都没有,“急切”的心情也可以体谅

    交杯酒进行的很快。

    许瑾瑜还没来得及羞答答的装装样子,陈元昭已经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还体贴地说道:“你若是不惯喝酒,我替你喝。”

    许瑾瑜:“”

    喜娘哭笑不得,忙阻止道:“将军,这可万万使不得。交杯酒可不能由人代替,得自己喝了才行。”

    许瑾瑜定定神,将杯中的酒缓缓饮下。

    她不胜酒力,只喝了一杯,便霞飞双颊,俏脸上布满了红晕。

    陈元昭看着眼前的芙蓉俏颜,生平第一次领略了什么叫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一股异样的骚动,从心底涌起,一半涌上脑海,另外一半却汇聚到了下面。身体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反应。

    “天色不早了,我们早些安置了吧!”

    陈元昭忽的冒出了一句,声音有些奇异的沙哑。

    许瑾瑜一怔。抬起眼,看入一双闪着幽暗光芒的眼眸,一颗芳心顿时怦怦乱跳起来。脑海中掠过昨天晚上看过的羞人画面

    不用陈元昭撵人,初夏芸香也待不下去了。

    她们两个都是姑娘家,何曾见过这般暧~昧的场面。

    初夏迅速的冲芸香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告了退。退出洞房的时候,顺便将屋里所有的闲杂人等都领了下去。

    洞房里很快就只剩下陈元昭和许瑾瑜两人。

    许瑾瑜根本不敢和目光灼灼的陈元昭对视。垂着头咬着嘴唇,俏脸红通通的。

    陈元昭原本很急切,看她这副羞臊的模样。反而冷静了不少。先俯下头,在她的唇上辗转"yun xi"了许久,直吻的她"jiao chuan"吁吁快呼吸不过来了,才抬起头。眼神灼热又隐忍。

    许瑾瑜几乎沉醉在他温柔的目光下。

    “阿瑜。现在没别人了,你可以张口说话了。”陈元昭将她搂进怀里,低声笑道:“你一整天都没说话,一定早就闷坏了。”

    所以,他早早地将初夏她们撵出去,不是急着洞房,而是要和她说话么?

    许瑾瑜心里如同喝了一碗蜂蜜,甜腻的化不开:“其实早上也说过几句。不过,等你来了之后。我就再也没说过半个字了。”

    陈元昭扬起唇角,又说道:“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吧!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吃的,这就让人端进来。”

    不提吃的还好,一提起来,许瑾瑜便觉得饥肠辘辘,也顾不得颜面了,立刻点了点头。

    陈元昭被逗乐了,唇角线条上扬,脸孔英俊又柔和:“你稍稍等上片刻,饭菜很快就来了。”

    说着,起身走到门边,推开门吩咐了一句,不出片刻,便有人端着饭菜送到了门边许瑾瑜眼尖的瞄到那个人正是周聪。

    周聪显然想厚着脸进洞房,陈元昭接过托盘,不客气地撵人。

    **一刻值千金!

    辛苦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他才不愿任何人来打扰,偷偷看许瑾瑜一眼也不行。

    饭菜是提前就做好了,一直放在热水里温着,现在依旧冒着热气。

    四盘炒菜,两荤两素,一碗粳米饭,还有一大碗鸡汤。

    许瑾瑜闻到饭菜香味,只觉得更饿了。不用陈元昭招呼,便起身走到了桌边坐下。迅速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陈元昭没有说话,眼中却掠过一丝笑意。

    "qing ren"眼里出西施,这句话真是半点不假。在他眼里,许瑾瑜做什么都好,就连不那么斯文的吃相,也显得格外可爱。

    许瑾瑜吃了半碗米饭,便搁了筷子。

    陈元昭微微皱眉:“怎么不都吃完?是不是饭菜不合你的口味?”

    许瑾瑜略一犹豫,说了实话:“这倒不是。只是你一直这么盯着我,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换了谁被这么盯着不放,胃口都好不到哪儿去吧!

    陈元昭立刻应道:“那我转过身,你继续吃。”不等许瑾瑜回答,又添了一句:“你先填饱肚子,再来喂饱我。”

    填饱肚子喂饱我

    许瑾瑜使劲地瞪了陈元昭一眼:“陈元昭!”

    陈元昭看着面红耳赤的许瑾瑜,心里的火苗嗖地涌了上来。他走上前一步,在许瑾瑜倏忽睁圆的眼眸下,一把抱起了她,大步走到床边。

    许瑾瑜攥着陈元昭胸前的衣服,紧张地语无伦次:“你你不是说让我先吃饱么?”

    陈元昭的眼里燃着两团火焰,沙哑着嗓子说道:“我等不急了。”

    接下来,许瑾瑜根本无暇再害羞了。

    陈元昭迅速的将她放到床上,一手放下纱帐,另外一只手迅速的解开喜袍,衣服一件一件地落了地。

    光裸结实的胸膛,平坦的小腹,长而有力的胳膊,修长结实的腿。目光一不小心落到腿间

    许瑾瑜只觉得脸庞快要着火了,不止是脸庞,心底也燃起了奇异的火焰。烧的她口干舌燥,满脑子旖旎。

    陈元昭俯下身子,为她解开衣襟。

    嫁衣繁复精致,解起来也格外的麻烦。陈元昭显然不擅长此道,很快就没了耐心,两只大手落在衣襟上,似乎在考虑着是不是用力撕扯。

    许瑾瑜细白柔嫩的手覆住了他的手,忍着羞意,低低地说着:“你松手,我自己解开衣服。”

    这件嫁衣是她耗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针一针绣出来的。就这么撕坏太可惜了。

    陈元昭不太情愿地挪开了一些。

    (未完待续。。)

    ps:现在是和谐时期,不能炖肉,写这两章我也是费尽了心思。既要表现出洞房的激情,又不能有大尺度的具体描写实在是太难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