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二章 出嫁(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花轿抬的很平稳。頂點小說,

    所有的喧嚣热闹,都被隔在了花轿外。她一个人独自待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翻腾不息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初夏跟在花轿边,时不时地低声絮叨:“小姐,你在里面是不是很闷?外面可热闹了,迎亲的队伍老长老长,抬着花轿的轿夫都一个赛一个的俊俏,路边好多人围着看”

    “小姐,你今天还没看到姑爷!姑爷今日穿着喜袍,真是英俊的不得了。一路上不知多少女子偷偷看姑爷呢!”

    许瑾瑜听着初夏绘神绘色的话语,不由得浮想联翩。想象着陈元昭穿着喜袍的样子,想着他神采奕奕地骑在骏马上,想象着此时他就在花轿边

    不知过了多久,花轿才停下了。

    初夏的声音有些紧张,更多的却是雀跃兴奋:“小姐,已经到安国公府了。姑爷下了马,已经过来了”

    许瑾瑜原本还算镇定,被初夏这么一惊一乍的,一颗心怦怦乱跳。

    踢轿门,下花轿,进喜堂许瑾瑜迷迷糊糊地任喜娘搀扶引领摆布,直到拜堂的时候,才清醒了过来。

    拜了天地,拜父母,然后是夫妻对拜。

    两人离的太近了,一不小心碰到了彼此的头。

    许瑾瑜听到陈元昭倒抽一口凉气,不由得抿唇偷笑。她戴着厚重的凤冠,碰一下倒是无妨。陈元昭可是结结实实地碰了一下。额上一定很疼。

    拜完堂之后,便被众人簇拥着进了洞房。

    坐到床边后,许瑾瑜悄悄松了口气。从一大早起折腾到现在。总算是到了安国公府。

    “二哥,快些揭开新娘子的盖头。”陈元青活泼爽朗的笑声响起。

    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众人热烈的响应,一个个鼓噪着嚷了起来。

    陈元昭其实一点很不乐意当着众人的面揭开盖头。女子出嫁的这一天,是一生中最美的时候。这份美丽,是属于他的,他只想一个人独自欣赏。

    不过。大喜的日子,他总不能板着脸孔撵人。

    陈元昭不着痕迹地瞪了陈元青一眼。然后才不情愿地拿了喜秆,轻轻地挑落盖头。厚重的红盖头掉落,露出新娘的娇容。

    原本嘈杂的洞房,忽的安静了片刻。

    陈元昭也被许瑾瑜的绝色容光惊艳震慑住了。

    他一直清楚她是个美人。不过,她的美丽是温婉含蓄的。并不张扬。今日经过喜娘的巧手装扮。美的惊心动魄,美的摄人心魂。

    精致繁复的大红嫁衣,更是将她的美丽衬托到了极致。

    “新娘真美。”不知是谁,情不自禁地赞叹出声。然后,众人纷纷回过神来,七嘴八舌的夸赞起来。

    原本最活泼欢快的陈元青,在看到盛装的许瑾瑜后,却忽然没了闹腾的兴致。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

    心底有些黯然,有些失落。还有些不能诉之于口的遗憾。

    许瑾瑜安静地坐着,目光低垂,俏脸微微羞红,表面看来还算镇定。

    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是多么紧张。缩在袖子里的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

    洞房里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她看,一边看一边夸赞。她只能垂着头,不敢抬起头来看任何人。包括近在咫尺的陈元昭!

    陈元昭终于张口了:“时候不早了,都去前院喝喜酒吧!”

    立刻有人笑着打趣:“看到新娘子,陈将军心里蠢蠢欲动急不可耐,嫌弃我们这些人碍眼,所以才催着我们去喝喜酒吧!”

    顿时引来了一阵哄笑声。

    陈元昭面不改色地应道:“我陪你们一起去。”

    这还差不多。

    众人笑着拥着陈元昭走了。

    哗啦啦走了一群人,洞房顿时清净了许多。

    许瑾瑜一颗心落回原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再接下来嗯,她什么也不用做,继续等着喜宴开席散席,等着陈元昭回来就行了。

    乍然到了陌生的地方,人不免要拘束些。就连性子活泼的初夏也收敛了许多,老老实实地站在床边。芸香站在另一侧。

    还有几个丫鬟,都是她从许家带来的陪嫁丫鬟。倒是没见什么陌生脸孔。

    时间一点点滑过,不知等了多久,门口终于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是陈元昭回来了!

    许瑾瑜硬生生的抑制住抬头的冲动,继续垂着头,露出娇羞的神色。

    门被推开,脚步声很快来到了她的面前。头顶处响起陈元昭蕴含着一点点笑意的声音:“他们都被我撵走了,你可以抬头了。”

    他们都走了么?真是太好了!

    许瑾瑜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骤然放松,抬起头,看向陈元昭。

    粗大的红色喜烛燃出喜庆的红色光芒,触目所及处都是一片红色。红色的床铺,红色的被褥,红色的纱帐,穿着红色嫁衣的自己,还有穿着红色喜袍的陈元昭。

    初夏没说错,今天的陈元昭,确实英俊极了。

    浓黑的眉眼浮着点点笑意,没有了平日的冷凝,柔和的不可思议,也俊美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胶着到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阿瑜,”陈元昭低低的喊了一声,心里的愉悦满足,都在这短短的两个字中溢了出来。

    许瑾瑜轻轻地喊了声子熙。

    一对有"qing ren",眼中只剩下彼此。

    喜娘煞风景地咳嗽一声,陪笑道:“将军暂且莫急,先喝了交杯酒吧!”再不出声,只怕接下来将军真的要撵人了

    陈元昭果然有些不耐,淡淡地看了喜娘一眼:“发什么楞,还不快点把酒端过来。”

    喜娘心里一凛,哪里还敢磨蹭,立刻应声去了。

    许瑾瑜忍俊不禁地弯了弯唇角。陈元昭显然已经竭力收敛了,可那份冷凝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里,稍微流露出一星半点,都令人噤若寒蝉。

    可怜的喜娘,大概还从没见过这般冷厉的新郎官。

    陈元昭留意到许瑾瑜眼里的笑意,心里那一点点不快立刻烟消云散。俯下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初夏芸香:“”

    我们还都在呢!(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