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一章 出嫁(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的气息迎面扑来。頂點小說,

    两人离的很近离的太近了!

    不知是谁促狭的笑着嚷了一句:“别光顾着看了,快些把人娶回家,想看多久看多久。”

    周围响起善意的哄笑声。

    许瑾瑜脸颊一阵滚烫。这个促狭的声音分明是陈元青!

    陈元昭似低低地笑了一声。宛如一根羽毛,轻轻地落在许瑾瑜的心头,痒痒的,甜甜的。许瑾瑜忽的生出冲动,想掀开盖头看一看陈元昭此时的模样。

    陈元昭素来冷厉沉默,不苟言笑。相识这么久,她还没见过他开怀释然的笑容。此时的陈元昭,一定很英俊很好看。

    从今天起,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了。

    一直飘忽不定的心,稳稳地落了下来,很踏实,很安心。

    喜娘将红色的绸带赛进她的手里,笑着低声叮嘱:“小姐,现在该去拜别太太少爷,上花轿了。”

    许瑾瑜在喜娘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喜带在她的手里,另外一端在陈元昭的手里。她心中兴奋激动,又有些隐隐的忐忑迷茫。陈元昭的心情也一定很复杂吧!他前世一直孑然一人,从未娶妻。成亲对他来说还是第一回呢

    许瑾瑜胡思乱想了片刻,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陈元昭站到了邹氏的面前。

    喜娘搀扶着许瑾瑜跪在准备好的蒲团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身边的陈元昭也一并跪下了。

    邹氏看着跪在面前的女儿。心里既高兴又不舍,既酸涩又欢喜:“瑾娘,从今天起。你就是陈家妇。嫁到陈家,要恭敬柔顺,孝顺公婆,伺候丈夫,早日为陈家开枝散叶”

    叮嘱了一通,到底忍不住红了眼眶。

    许瑾瑜顶着红盖头,看不见邹氏此时的表情。不过。只听邹氏哽咽的声音,也知道邹氏一定落了泪。心里不由得一酸。

    起身后,许徵走到了她的面前。蹲下身子。

    此时的习俗,女子出嫁的时候,要由娘家的兄弟背着出家门。

    许瑾瑜在喜娘低声的指引下,趴到了许徵的背上。

    许徵稳稳的起身。将许瑾瑜背了起来。许徵刻意放慢了脚步。可从内堂到门外的花轿,只有短短的一段路,似乎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许徵将许瑾瑜放到花轿上,趁着两人离的极近的时候,迅速的低语:“妹妹,多珍重!”

    短短几个字里,透出浓浓的不舍。

    许瑾瑜的眼泪夺眶而出,颤抖着应道:“大哥。你也珍重!”

    许徵心里一酸,定定神站直了身子。目光落到了穿着红色喜袍的陈元昭身上。即使是看这个男人百般不顺眼,许徵也不得不承认,陈元昭确实是个十分优秀出众的男子。

    脸孔没了往日的冷凝,眉眼舒展开来,被大红色的喜袍映衬出罕见的柔和,英俊之极。

    这样的男子,也勉强配得上妹妹了。

    许徵走到陈元昭身边,声音低的只有彼此能听见:“陈元昭,你一定要善待我妹妹,否则,我饶不了你!”

    身为新郎官的陈元昭,心情极好,自然不会和大舅兄计较口舌,低声应道:“放心,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你就放心把你的宝贝妹妹交给我吧!从今以后,她的喜怒哀乐都有我相陪。今生今世,不离不弃!

    这是男人之间的承诺。

    许徵将心头的酸楚不舍都按捺下去,淡淡应道:“好,你说的话我都记下了!男人一言九鼎,希望你永远都不忘今日说过的话。”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并未再说什么。

    好听的话说的再多也没用,日后他自然会让许徵刮目相看。

    陈元昭骑上骏马,结实健壮的轿夫们,稳稳地抬起了花轿。

    这些轿夫可不是安国公府里的护卫家丁,而是从陈元昭的亲兵营里挑出来的。一共八个名额,几百个亲兵几乎抢破了头,一个个争抢着要来。

    周聪从中挑了相貌最端庄身手最好的八个。今天一亮相,果然不同凡响。一路上不知引得多少小媳妇大姑娘张望。

    许徵骑着马,随着迎亲队伍送出了老远,才停下了。

    许徵目送着花轿越抬越远,直至消失不见。在原地停了许久,才黯然失落的回转。

    回到许宅的时候,前来道贺的客人已经走了不少。曹萦正陪着女眷闲话,见许徵回来,忙迎了上来:“迎亲的人都走了么?”

    许徵嗯了一声:“娘人呢?”

    曹萦低声叹道:“瑾娘上了花轿之后,婆婆就落了泪,不宜再陪着客人,已经回屋子去了。”

    女儿出嫁,身为亲娘的,岂有不伤心的道理?

    看着邹氏伤心难过的样子,曹萦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亲娘,心里也是一阵唏嘘。

    许徵打起精神道:“我去看看娘。”

    曹萦点点头应了。她和许瑾瑜感情再好,也远不及丈夫和婆婆。许瑾瑜今日出嫁,母子两个心里都很难受。

    许徵很快到了邹氏的屋子外,抬手敲了门:“娘,是我。”

    半晌,邹氏才应了一声:“门没拴,你进来吧!”

    鼻音浓重,显然是狠狠哭了一场。

    许徵轻轻推门而入。

    不出所料,邹氏果然是满脸泪痕,眼睛哭的都有些肿了。

    许徵心里也不是滋味,还要强打起精神来安慰邹氏:“陈元昭家世相貌人品都出众,妹妹嫁给他,终身也有了依靠。我们应该为她庆幸高兴才对。”

    既是安慰邹氏,也是在说服自己。

    陈元昭确实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许瑾瑜有这样的好姻缘也是幸事。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外一回事。

    “徵儿,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邹氏想挤出笑容,泪水却哗地涌了出来:“可我只要一想到瑾娘以后就要住在陈家,我想见她一面都不容易,就像被挖去了心尖上的肉一般难过”

    许徵一阵黯然。

    是啊,这种酸涩又难受的感觉,可不就是像被剜去了心头肉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