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章 出嫁(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哭了半天,情绪又一直处于激动和纷乱中,等许徵走了之后,许瑾瑜只觉得十分疲倦,躺到床上,很快便睡着了。↑頂點小說,

    一夜无梦。

    第二天,许瑾瑜在睡意朦胧中被叫醒。

    “小姐,快些起床了。”初夏的声音轻快活泼,像是枝头上的麻雀,在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喜娘已经来了,得早些梳妆打扮。姑爷很快就会来了”

    芸香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是啊,小姐,该起床了。奴婢特意做了些点心,趁着迎亲的人还没来,悄悄吃些垫垫肚子。不然,这一整天都不吃东西,身子可吃不消。”

    许瑾瑜很快清醒了过来。

    先沐浴更衣,然后吃了两块点心。很快,喜娘便来了,开始为她净面梳妆。

    这个喜娘是京城里最有名气的喜娘之一,梳妆的手艺十分高超。先用热水为许瑾瑜敷面,再用细线将她脸上绞干净,一张脸犹如剥了壳的鸡蛋,又嫩又滑。再接下来,各式胭脂水粉便派上了用场。

    许瑾瑜索性闭上眼,任由喜娘在自己的脸上折腾。

    耳边不时地响起众人的说笑声。

    邹氏来了一回,很快便出去招呼客人了。许徵和曹萦也各自来看了她,不过,他们两个也得出去招呼客人,待不了多久就得离开。

    一直陪在许瑾瑜身边的,是威宁候府的女眷。

    含玉挺着肚子来了。纪妤来了,还有顾采蘋,今日也一起到了许家。

    听到顾采蘋的声音。许瑾瑜忍不住睁开眼。喜娘还在忙碌,她不能动弹,只能透过铜镜打量顾采蘋。

    几个月没见,顾采蘋消瘦苍白了许多,抿着唇角,目光有些飘忽不定。显得孤寂而落寞。

    纪泽的死,对顾采蘋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因为两个孩子。顾采蘋才从痛苦中勉强振作起来。可她此时的情形,也实在算不得好。

    顾采蘋很快便察觉到了许瑾瑜从铜镜中打量自己,忙歉然笑道:“今天是瑾表妹的大喜之日。我这个丧夫之人本不该进来,免得冲了喜气。只是我连着几个月没出过府也没见过你了,今日忍不住便跟了来。我待上一会儿就出去”

    “表嫂,”许瑾瑜轻声张口。打断了顾采蘋:“你肯来陪我。我心里不知有多欢喜,怎么会嫌弃。你别走了,留下陪着我吧!”

    顾采蘋心中感动又感激:“你真的不介意么?那我就厚颜留下了。”

    许瑾瑜心里一阵恻然。顾采蘋虽然虚荣浅薄,却也有可怜之处。如今纪泽一死,只留下她和两个孩子。她年纪轻轻就要守寡,不知要熬到何年何月

    许瑾瑜正要说话,喜娘委婉又含蓄地提醒:“奴婢要为小姐上妆了。”

    上妆的时候,当然是不宜说话的。

    许瑾瑜乖乖的住了嘴。

    现在是在自己的闺房里。说几句闲话无人会取笑。等上了花轿,可就得守口如瓶噤声不语了。不然。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喜娘忙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梳妆完了,然后扶着许瑾瑜站起身来,捧了精致的红色嫁衣为她换上。

    许瑾瑜看着铜镜里容光照人美得令人屏息的少女,既觉得熟悉又有些陌生。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美丽。可平日多是素颜示人,并不张扬。今日精雕细琢的妆容,给人焕然一新脱胎换骨的惊艳。就连她自己看着,也觉得格外的美丽。

    “瑾表姐今天真美。”纪妤忍不住赞道:“这个喜娘梳妆的手艺真是不错。”

    喜娘心中暗暗自得,口中却谦虚地应道:“许小姐容貌美丽气质出众,奴婢不敢居功。”又笑着夸道:“许小姐身上的嫁衣绣的格外精致漂亮,奴婢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还从未见过这般精致的。不知是哪位巧手的绣娘绣出来的。”

    “这可不是绣娘绣的嫁衣,是小姐亲手做的呢!”初夏抢着说道,语气里满是骄傲:“我们小姐擅长女红刺绣,绣娘的手艺也比不过我们小姐!”

    喜娘一脸赞叹,含玉也笑着夸了几句。

    屋里说的正热闹,就听门外响起了鞭炮声。

    一个小丫鬟激动地喊道:“小姐,迎亲的人已经来了,新姑爷来了!”

    陈元昭来了!

    许瑾瑜心里怦怦一跳,忽然全身僵硬,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了。

    众人看在眼里,不由得齐声失笑。喜娘忙道:“请小姐坐到床边来,奴婢将盖头给你盖上。”

    许瑾瑜宛如牵线的木偶,被众人围拥到床边坐下,然后,大红色的盖头笼罩了她的视线。

    她的眼前,只剩下一片喜庆的红色。

    “小姐小姐,迎亲的人好多。”

    “姑爷已经来了,不过,被少爷领着人拦在了院门口呢!”

    “少爷正在出题,一题比一题出的刁钻。幸好姑爷带了几个才学出众的男子来,正在绞尽脑汁地解题呢!”

    初夏来回奔忙,将外面的动静一一说给许瑾瑜听。

    当许瑾瑜听到许徵出题刁难新姑爷时,不由得暗暗好笑。

    许徵一直看陈元昭不太顺眼,为了这一天,早就卯足了劲准备了许多刁钻的题目。如果陈元昭没有防备,今天肯定是要出丑了。

    不过,现在看来,陈元昭对这一幕早有预料,不然,也不会特意带几个饱学多才的男子来。

    初夏一个人跑来跑去,绘声绘色地将外面的情形说出来,纪妤听了心痒难耐,索性也跑了出去凑热闹。

    许瑾瑜静静地坐在床边等着。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

    初夏飞快的走进来,兴奋地喊了声:“姑爷已经过了大少爷这一关,现在进来了。”

    嘈杂的脚步声和笑闹声在门外响起,很快,门被推开了。

    许瑾瑜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一颗心高高提起。

    众人嘈杂的脚步声里,有一个脚步声格外的急促,迅速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激动:“阿瑜,我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