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九章 待嫁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邹氏将刚才三个人讨论的话题说给许徵听了一遍:“现在已经是三月底了,离瑾娘出嫁只有一个月零几天。,喜宴的事得趁早筹备。”

    一听到许瑾瑜出嫁,许徵就觉得心里闷闷的不是滋味,皱眉说到:“喜宴的事暂且不用着急吧!”

    “怎么能不急。”邹氏嗔怪地白了许徵一眼:“早点筹备好了,心里不慌,到时候也不会出岔子。还有瑾娘嫁妆的事,我也正想和你商议。当日安国公府送了那么多聘礼来,我想分出一半来给瑾娘做嫁妆,你觉得如何?”

    “娘,不用留一半了,”许徵很快打断邹氏:“所有聘礼都给妹妹吧!”

    邹氏略一犹豫,下意识地看了曹萦一眼。

    按着此时的惯例,男方的聘礼是给女方家人的。

    换在以前,邹氏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些聘礼都给了女儿做陪嫁。可现在,家里多了儿媳,她这个婆婆说话行事不免就多几分顾忌了。免得儿媳心中耿耿于怀

    曹萦十分敏锐聪慧,几乎是邹氏刚看过来便微笑着张口说道:“我也赞成夫君的意见。聘礼是陈家送来的,由着瑾娘再带回陈家去。将来瑾娘在陈家也能挺直了腰杆说话。婆婆就听夫君一回吧!”

    邹氏眉头舒展开来,笑着说道:“也罢,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说,就按着你们的意思好了。”

    唯一反对的人竟是许瑾瑜:“娘,大哥大嫂。我不用这么多嫁妆。之前我就说过,陈元昭娶我又不是为了我的嫁妆。否则,他大可以娶那些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了。聘礼给我一半就行了。另外一半留在家里”

    “陈元昭娶你不是为了嫁妆,我答应你们的亲事,也不是为了陈家的聘礼。”许徵只一句话,便将许瑾瑜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此事就这么说定了,你不用再说了。”

    许瑾瑜既窝心又觉得无奈:“大哥”

    许徵定定地看着许瑾瑜,目光温和又坚定:“妹妹,我这个做兄长的无能。没能为你攒下多少嫁妆。现在不过是将陈家送来的聘礼给你其实这也不算是我给的,因为这些本来就是你的。”

    话说到这份上,许瑾瑜也只能点头应了。

    许徵看似随和。实则心性果决,自尊心也格外的强。因为陈元昭的家世身份,许徵已经有处处憋屈的感觉了。现在坚持将聘礼都给她带回陈家,不仅是心疼她这个妹妹。也有和陈元昭一别苗头的微妙意味。如果她坚持不应。许徵心里也一定不是滋味。

    算了,带回陈家也无妨。

    反正将来许家有什么事,她都会全力相助。

    许徵做了这样的决定,心里十分舒畅。

    不过,他也暗暗担心曹萦会暗暗不快。私下里小夫妻两个独处的时候,许徵特意解释了一番:“阿萦,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她就要出嫁。我这个做大哥的,理当要多尽心。陈家又是国公府邸。嫁妆太寒酸了肯定会被人耻笑”

    “我什么都明白,你不用解释了。”曹萦抿唇轻笑,温柔地接过话茬:“难道在你心里,我是那等贪图钱财的人么?陈家送来的聘礼,都给瑾娘做陪嫁好了。你这个兄长疼瑾娘,我这个做大嫂的,岂有不疼她的道理。”

    许徵听了这番话,心中十分感动,忘情地上前一步,将曹萦搂进怀中:“阿萦,能娶你为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曹萦红着脸依偎进许徵的怀里,心里涌起柔情蜜意。

    时间一天天的滑过,天气也热了起来。

    出嫁的日子渐渐临近,许瑾瑜的心情也难以抑制的紧张起来。

    前世她嫁入威宁侯府后,很快就被软禁,之后又被送到了僻静的庄子里。那些回忆痛苦不堪,也让她对成亲一事隐隐的排斥,甚至有些难以言喻的惊惶和不安。

    叶氏精明厉害,她和叶氏能相处的好吗?

    安国公对陈元昭有心结,对她这个儿媳也不会有多少好感吧!

    陈元白对世子之位虎视眈眈,袁氏嫁进陈家多年,已经生了两个儿子,早已站稳了脚跟。嫁过去之后,和袁氏之间也少不了明争暗斗。

    二房的陶氏陈元青母子,也住在安国公府里。人多免不了是非多。

    还有陈元昭暗藏的野心,隐藏在暗中的敌人

    一桩桩心事堆积在心头,令她忧虑难安。只是她将心思隐藏的很深,就连亲近如邹氏和许徵,也没察觉到。

    只有朝夕相伴的初夏,隐约地察觉到了几分。

    “小姐,你这几天胃口似乎不太好,脸色也不如往日好看呢!”初夏一边为许瑾瑜梳发,一边絮叨着:“再过几天就是小姐出嫁的大喜日子了。应该高高兴兴地等着出嫁才是,怎么心思反倒重了起来?”

    许瑾瑜不欲多说,敷衍地应道:“我什么也没多想,就是天气渐渐热了,胃口不如以前罢了。”

    又叮嘱了一句:“你可别将此事告诉娘和大哥,免得他们忧心。”

    初夏见许瑾瑜说的慎重,不敢怠慢,乖乖点头应了。

    初夏藏不住心思,过了片刻,忍不住又说道:“小姐,你若是有什么心思,不妨说给奴婢听听。奴婢一定守口如瓶,绝不告诉任何人。”

    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许瑾瑜心里一暖,犹豫片刻,低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临近出嫁了,我心里有点慌乱。我们许家人口简单,我和大哥亲厚。从未红过脸。安国公府里就不一样了,人多口杂,关系也复杂的多”

    说到底。就是即将离开家嫁为人妇心中忐忑恐慌。

    素来冷静自制的许瑾瑜,脸上难得的露出些许惘然和不安。

    初夏哑然失笑:“小姐这么聪明,原来也有钻牛角尖的时候。女子长大后,总是要出嫁的。一开始夫家自然比不得娘家,总会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不过,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慢慢适应了。”

    短短几句话。令许瑾瑜豁然开朗。

    是啊,船到桥头自然直。为了将来可能的麻烦而纠结,无疑是自寻烦恼。

    出嫁前的一晚。邹氏特意到了许瑾瑜的屋子里,殷切地叮嘱了许久:“瑾娘,出嫁之后你就是陈家的儿媳,是陈元昭的妻子。可不能像在家里这样随意任性。要孝顺公婆。伺候丈夫。和婶娘大嫂小姑都要和睦相处”

    许瑾瑜柔声应了。

    邹氏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地说了许久,直到搜肠刮肚,再也想不出什么要叮嘱的了,才长叹一声,紧紧地攥着许瑾瑜的手。眼中闪出了水光。

    捧在掌心的宝贝女儿,如今长大成人,明天就要出嫁了。

    嫁人之后,就是别人家的儿媳。想见一面都不容易了

    许瑾瑜见邹氏红着眼眶,心里也觉得酸涩。低声道:“娘,我嫁人了,也永远是你的女儿。日后我会常回来看你。”

    “傻丫头,嫁了人之后,就安心地在夫家待着,别总惦记着回来,免得公婆心里不高兴。”邹氏想挤出笑容,可泪水却不听使唤地流了出来。

    许瑾瑜眼睛一红,扑进邹氏怀里,泪水也涌了出来:“娘,我舍不得离开你和大哥,我不想嫁人了”

    邹氏哽咽不已:“瑾娘,娘也舍不得你啊!”

    母女两个相拥着哭了许久,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邹氏用帕子擦了眼泪,又为许瑾瑜擦了眼泪:“你出嫁是大喜事,我应该高高兴兴的,你也要开心点,都别哭了。我还有件最要紧的事没和你说呢!”

    最要紧的事?

    许瑾瑜一怔,下意识地问了句:“是什么事?”

    邹氏脸上迅速的掠过一丝不自在,咳嗽一声说道:“就是夫妻间的事。”

    邹氏虽然说的含糊不清,许瑾瑜还是很快听懂了一张俏脸也红了起来。这种事情诉之于口,实在是太尴尬了。哪怕对方是亲娘,也很别扭。

    很显然,邹氏也有同感。吞吐了半天,也张不了口,索性从怀中掏了一本薄薄的册子过来,飞快地塞到许瑾瑜的手里:“你自己翻着看看吧!”

    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步伐匆匆,耳际还隐隐红了。

    许瑾瑜原本觉得羞臊不已,看了邹氏这等反应,不由得莞尔一笑,反而镇定了不少。将手中薄薄的册子翻开,一副**男女交缠的画面顿时映入眼帘。

    画这个册子的人显然是个中高手,画的形象逼真,男女脸上忘情痴迷的神色栩栩如生。

    许瑾瑜脸孔腾的涨红了,立刻将册子合上,一颗心怦怦地跳的飞快。

    对于男女之事,她唯一的经验便是前世的那一晚。可是那一回给她带来的是痛楚和羞辱,还有无尽的后悔。之后的数年里,她从不愿回想那一段往事。

    想到纪泽,她只觉得恶心。连带着对男女之事也十分淡漠,甚至有些排斥。

    可明天,她就要嫁给陈元昭了。夫妻之间,这种亲密的事总是少不了的

    许瑾瑜咬了咬嘴唇,狠狠心,又像做贼似的悄悄翻开了图册。有了心里准备,再看上面的图画也镇定了不少。

    这本册子不算厚,只有十几页。每一页上面都画着一对男女。每一幅画上的姿势都不相同

    许瑾瑜越看脸越红,心也跳的越来越快。身体里涌起奇异的陌生的酥软。

    图上的男女忽的换了脸孔,女的变成了她自己,男的变成了陈元昭,紧紧的拥在一起,做着亲密之极的事

    “咚咚”的敲门声陡然响起。

    许瑾瑜陡然一惊,面红耳赤地回过神来,飞速地将册子塞到了枕头下,定定神才张口道:“是谁?”

    门外响起许徵清朗的声音:“是我,快些开门。”

    许瑾瑜应了一声,起身去开门。

    许徵进来之后,先打量许瑾瑜一眼,诧异地问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身子不适?”

    许瑾瑜故作镇定地应道:“刚才娘来看我,叮嘱了我几句。我哭了一会儿,所以脸孔红红的。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也不知道许徵相不相信这个说辞,总之,许徵没有再追问,低声说道:“妹妹,你明天就要出嫁了。我有些话想独自和你说。”

    “我们和安国公府结亲,确实是高攀了。不过,这也是陈元昭亲自求娶的亲事。你嫁到安国公府之后,只管挺直了腰杆做人。”

    “安国公府里的人口比我们许家多,也复杂的多。不过,以你的聪慧伶俐,我相信你一定能很快就能适应。如果有谁敢欺负你,你别忍气吞声,记得告诉陈元昭。他肯为你撑腰很好,他若是不管不问,我这个做大哥的绝不会袖手旁观。”

    “如果陈元昭胆敢对你有半点不好,我一定会去找他算账!”

    最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杀气腾腾。

    许瑾瑜既觉得好笑,心里又十分感动:“大哥,谢谢你全心为我着想。你放心,我能应付得来。陈元昭也一定会对我好的。”

    许徵凝视着许瑾瑜,目光中流露出依依难舍:“你有信心就好。总之,我和娘是你永远的依靠。如果在安国公府过的不开心,随时都可以回来。”

    许瑾瑜鼻子一酸,用力地点点头,眼里泛起了水光:“大哥,以后我不在家里,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和大嫂好好的过日子。”

    许徵过的幸福,是她此生最大的希望。

    许徵嗯了一声,目光柔和:“妹妹,你也要过的幸福平安。”

    烛光下,许徵清俊的脸孔上浮满了温情关切。

    许瑾瑜情难自禁,又落了泪。

    许徵走上前,轻轻地拥住了许瑾瑜。

    兄妹两个一直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今,许徵娶妻,许瑾瑜也将嫁人了。明天过后,许瑾瑜就是陈元昭的妻子,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子,再也不是他这个兄长了

    想到这些,许徵心里酸涩极了,眼角一片温热。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