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八章 新妇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迎亲队伍一大早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走了,下午才回来。,

    许徵一脸喜气神采飞扬,身侧的曹萦穿着精致的嫁衣,顶着红盖头,看不见面容,却身姿窈窕动人。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邹氏端端正正地坐着,看着一对新人向自己行礼,心中快慰又欢喜。

    盼了多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许徵考中状元,又成亲娶妻。她就是现在闭了眼,也心满意足再无遗憾了。

    许瑾瑜站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容光焕发春风满面的许徵,唇角微微扬起。

    许徵前世孑然一身,从未娶过妻,也未尝过两情相悦的美好。这一世,许徵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拜了堂之后,一对新人被送进了新房。

    许徵的同年同僚们,一股脑地涌了进去,也不知道在闹腾什么,不时地传来哄笑声。

    这样的场合,许瑾瑜自然不便进去,便和邹氏一起陪着前来贺喜的女眷们闲聊。许家在京城没什么亲眷,今日来登门贺喜的,大多是冲着许徵来的。

    含玉和纪妤也来了。

    含玉的身孕已经显了怀,俏丽的脸庞丰润了一圈,眼中闪着满足又平和的光芒。许瑾瑜打量含玉一眼,笑着说道:“你怀着身孕,应该在府里安心养胎,打发人过来说一声就是了,怎么还特意过来。”

    含玉笑着应道:“我以前一直做着伺候人的活儿,身子没那么娇贵。不瞒你说。怀了身孕之后,我也没什么特别反应,能吃能睡。身子好的很呢!”

    含玉的嗓子依旧低哑难听,这一辈子大概也不会再恢复如初了。

    不过,她如今也算苦尽甘来。威宁候待她很好,她又怀了身孕,将来生个一儿半女,这辈子也有了依靠。

    含玉十分善解人意,对许瑾瑜有意疏远的事只字不提。

    纪妤就没那么识趣了。撅着嘴气呼呼地说道:“瑾表姐,你已经很久没到威宁候府来找我了。如今我兄长去世,秦王殿下又被刺死。我们侯府大不如前,你是不是就不愿和我们走动了。”

    话语中不无指责的意味。

    含玉略有些尴尬地制止纪妤:“瑾娘定了亲事,要待在闺阁里待嫁,不宜出去走动。绝不是成心冷落疏远我们。三小姐这么说可不妥。”

    又歉然地看向许瑾瑜:“瑾娘。三小姐素来就是这个急躁脾气,说话有口无心,你可别放在心上。”

    许瑾瑜抿唇一笑:“说起来,确实是我的不是。妤表妹怪我也是应该的。我给表妹陪个不是。”

    说着,起身行了一礼。

    许瑾瑜这么郑重其事的道歉,纪妤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刚才就是随口说说罢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想到什么就冲口而出。根本就没过脑子。你别生我的气才好。”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原本肆意妄为急躁任性的纪妤也长进了不少。在待人接物上比以前强多了。

    看到纪妤,免不了又要想起纪妧。

    从那一天分别之后,两人再也没见过面。今日许家办喜事,纪妧打发人送来了一份厚礼,人却没有露面。

    曾相知相惜的闺中好友,渐行渐远,直至决裂,令人不得不唏嘘。

    每次想起纪妧,许瑾瑜的心情暗淡了几分,很快又打起精神,笑着问道:“对了,今日表嫂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过来?”

    纪妤抢着答道:“两个孩子都小,身边离不开人,她要照顾孩子,自然来不了了。”

    含玉叹口气,接过话茬:“世子死后,她大病了一场,消沉了许久。连孩子也无暇顾及。现在总算是慢慢恢复了。”

    许瑾瑜想到顾采蘋,忍不住暗暗唏嘘。纪泽死了,留给顾采蘋的是无尽的伤心失望,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不过,死者已矣,再伤心难过人也回不来了。活着的人总得振作起来。

    隔日清晨。

    邹氏早早就醒了,穿戴一新,等着新过门的儿媳给自己敬茶。

    许瑾瑜陪着邹氏一起等着,一边低声笑道:“娘,你起的也太早了,今天有的等呢!”洞房花烛夜,正是新婚情热的时候,今天十有**是要迟了。

    邹氏不以为意地笑道:“等就等上一会儿,反正也没别的事。我巴不得小夫妻两个亲热和睦,早些怀上子嗣,为我们许家开枝散叶。”

    母女两个有说有笑,果然等了小半个时辰,许徵才领着新婚娇妻来了。

    “娘,妹妹,让你们两个久等了。”许徵神色自若地笑道:“今天早上起的迟了些。”

    站在他身侧的曹萦,一张清秀文雅的脸庞早已红了,羞答答地垂着头。

    邹氏立刻笑道:“不迟不迟,是我和瑾娘起的早了。”

    许瑾瑜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附和:“是啊,是我和娘起的早。大嫂,你快些来敬茶。娘早就把见面礼准备好了。”

    曹萦心中一暖,轻轻应了。

    新过门的儿媳,大多会被婆家刁难挑刺,也算是过了门便立规矩。曹萦敬茶时却十分顺当。

    邹氏几乎是立刻就接了茶,喝了一口,然后笑着将见面礼给了曹萦:“这是我们许家祖传的翡翠玉镯,只传给长媳。我戴了十几年,现在你过门了,这对镯子就给你了。”

    曹萦忙笑着道了谢,当场就将手腕上的赤金镯子换了下来。

    邹氏眼里的笑意又多了几分。

    曹萦出身名门,知书达理,性情温柔。更难得的是。没有半分骄纵之气,聪慧而不张扬。她对这个儿媳实在是满意。

    邹氏又和颜悦色的叮嘱了几句:“我们许家人口少,也没那么多规矩。一日三餐都是在一起吃的。你有什么不习惯的,只管张口说一声。”

    曹萦柔声萦了,心中暗暗欣慰。

    许家人口简单,邹氏性情宽厚温和,不是那等尖酸刻薄的婆婆。小姑许瑾瑜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能嫁进许家,真是她的福气。

    隔日。许徵陪着曹萦回门。

    新姑爷第一次登门,最是矜贵,岳父和两个舅兄陪着去了书房闲谈。曹萦则回了未嫁时的闺房里。

    曹夫人拉着曹萦的手。低声问道:“阿萦,你嫁到许家这两日可还习惯吗?姑爷待你如何?婆婆有没有刁难你?还有小姑,相处的怎么样?”

    曹萦笑着一一作答:“夫君温柔体贴,待我极好。婆婆也没刁难过我。吃饭的时候。我想站着伺候婆婆吃饭。都被婆婆拒绝了。说是家里有那么多下人,布菜盛汤的事有人做,不用我动手。”

    “至于瑾娘,我和她本来就是闺阁密友,到一起说话解闷作伴,性情十分相投。”

    曹夫人顿时舒展了眉头:“这就好。”

    把女儿嫁到许家,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许家算不上大富大贵,不过。倒也称得上生活安乐衣食无忧。曹萦这么快就融进了许家,她这个当娘的也算去了桩心事。

    曹夫人又问了些私密的体己话。直把曹萦问的脸孔通红。

    曹萦声若蚊蚁地应了几句,便垂下头,再也不好意思吭声了。

    曹夫人哑然失笑:“傻丫头,既是嫁为人妇,夫妻间的事都是免不了的,有什么可害臊的。你若是早日怀上子嗣,在许家才算真正站稳了脚跟。”

    “许家人口少,人少是非也少。更何况,许瑾瑜到五月就会出嫁了。你们姑嫂也没多少朝夕相处的时间了。”

    顿了顿,曹夫人又低声道:“阿萦,许家有安国公府这么一门好亲事,你可得机灵点,和瑾娘多交好。将来少不了有求到她的时候。”

    虽说这么想势利了一点。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谁都乐意和有利于自己的人结交。

    曹萦柔顺地应下了:“娘说的是。”

    新婚小夫妻蜜里调油,好的舍不得分开。不过,许徵的婚假只有七日,时间转瞬即过。

    七天后,许徵恢复了每天去翰林院。许家便只剩下邹氏许瑾瑜和曹萦了。

    曹萦颇为守礼,每日晨昏定省,从不会迟。

    邹氏笑着嗔怪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每天多睡会儿,不必总惦记着来请安。就这一家几口,哪里要讲究这么多虚礼。”

    曹萦抿唇一笑:“这怎么是虚礼。自从我嫁过门之后,婆婆待我亲切和善。我能嫁到许家来,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婆婆没给我立什么规矩,我每日定时来请安,不过是聊表做晚辈的心意罢了。”

    这话实在顺耳。

    邹氏听的心情舒畅,笑着夸赞道:“徵儿娶了你过门,才是他的福气。”又趁机教训许瑾瑜:“你也是要出嫁的人了。安国公府家大业大规矩也多,你日后行事说话都要上点心,多学学你大嫂。”

    许瑾瑜点点头,然后故意酸溜溜地叹了口气:“大嫂才刚过门,娘就处处偏心大嫂。如今在娘心里,大嫂可比我重要的多了。”

    逗的邹氏和曹萦都笑了起来。

    曹萦关切地问邹氏:“婆婆,瑾娘的好日子也近了,嫁妆都准备好了么?”

    邹氏笑着应道:“置办了不少,还没全部置办好。”顿了顿又道:“你嫁进来时日还短,有些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当日变卖了大部分家资带到了京城来,买了这处宅院,剩下的银子分做三份。一份留给徵儿和你成亲,一份留做我的私房养老,还有一份是给瑾娘置办嫁妆的。约莫三千两银子。”

    曹萦的陪嫁颇为丰厚,零零总总的加起来,约有一万两银子。

    相较之下,许瑾瑜的嫁妆便显得单薄了不少。

    更何况,许瑾瑜的夫家是家大业大的安国公府,许瑾瑜只带这些嫁妆嫁过去,只怕会被人小瞧。

    曹萦想了想说道:“婆婆,我手里还有些体己私房,到时候一起给瑾娘添妆吧!”

    邹氏一怔,正要张口,许瑾瑜已经婉言拒绝:“多谢大嫂美意。我们家的家境如何,陈元昭一开始就很清楚。他娶我也不是为了什么嫁妆。所以不必计较这些。”

    曹萦微微一笑:“陈将军和你心心相印,当然不会计较嫁妆多少。不过,女子出嫁后,要面对的可不止是丈夫。他不计较,总有别人计较。”

    诸如婆婆小姑嫂子婶娘之类的。

    内宅是非多,女人们凑在一起,少不了要攀比高低。安国公府里的女眷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许瑾瑜的嫁妆少了,免不了要被奚落嘲笑。

    许瑾瑜感受到曹萦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关切,心里涌起阵阵暖意:“大嫂,我知道你是一心为我着想。不过,你的私房我是不会要的。”

    “是啊,你的私房银子自己留着。”邹氏笑着接过话茬:“我打算把安国府送来的聘礼拿出一部分,给瑾娘做嫁妆带到陈家去。”

    邹氏显然是早有此打算。

    曹萦羞赧地笑了笑:“原来婆婆早就为瑾娘打算好了。我刚才多嘴了。”

    “你能想到这些,足可见你关心瑾娘,怎么算是多嘴。”邹氏笑着说道:“瑾娘很快就要出嫁,你们姑嫂两个日后可要好好相处。”

    “那是当然。”

    曹萦和许瑾瑜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对视一笑。

    “你们几个在说什么,笑的这么高兴。”门口响起许徵爽朗的声音。

    曹萦反射性地起身迎了几步,很快又停住了脚步。邹氏和许瑾瑜都在,她这副急切的模样落进她们眼里,实在是羞人

    许徵快步走了进来,很自然的挽了曹萦的手。笑着喊了声阿萦,然后喊了妹妹和娘。

    许徵这般亲昵的举动,令曹萦陡然红了脸,羞臊的垂下头。

    许瑾瑜将曹萦的羞怯看在眼底,先是暗暗失笑,心里又不禁微微泛酸。换在往日,许徵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和她说话,成亲过后,媳妇的位置迅速升高,亲妹妹和亲娘都要往后排一排了。

    许瑾瑜很快将这抹黯然失落的情绪抛到一旁。

    许徵和曹萦恩爱甜蜜是好事,她应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