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六章 赐死(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笑声在空荡的天牢里回荡不休,令人毛骨悚然。,

    魏王和楚王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毫无表情地转过头。

    秦王已经穷途末路,没什么可怕的。他们要亲眼看着秦王喝了毒酒咽了气,才能真正的放下心。

    秦王笑着笑着,又转为哭。

    说哭声其实不太恰当,更像是猛兽濒临死亡前发出的凄厉嘶喊。

    从铤而走险谋杀太子的那一刻开始,秦王已经做好了事情败露的心里准备。可他没有想到,就在他自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魏王会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愿赌服输!

    秦王迅速地拿起酒杯,将毒酒一饮而尽。

    那毒酒毒性极为猛烈,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秦王便毒发身亡。面色呈诡异的青色,眼睛依然直勾勾地盯着魏王楚王。

    魏王沉声道:“来人,去验一验,看秦王是不是真的毒发身亡了。”

    端着毒酒来的太监应了一声,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片刻,用手在秦王的脸上抹了一下。然后起身禀报:“启禀两位殿下,秦王已经毒发死了。”

    秦王终于闭上了眼睛。

    魏王长长地松了口气。就在同一刻,楚王也做了相同的动作。

    兄弟两个迅速地看了彼此一眼,心底俱都闪过冷笑。

    皇上赐毒酒,秦王已毙!

    秦王喝下毒酒后不到两个时辰,这张纸条就送到了神卫军的军营里。

    陈元昭随意看了一眼。将纸条凑到烛火边。烛火点燃纸条,很快便将纸条烧成了灰烬,了无痕迹。

    秦王已经死了。

    经此一事。皇上对储君的选择一定会更慎重。

    魏王和楚王的明争暗斗也会越来越激烈。他不仅要左右逢源,还要不时的添柴加火,让他们两个斗的死去活来

    跳跃不定地烛火中,陈元昭的俊脸如刀刻而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冷厉。

    周聪一直默不吭声,此时忽的低声说道:“将军,秦王殿下已经死了。现在只剩魏王和楚王。不知将军想站在哪一边?”

    周聪是陈元昭的心腹亲信,很多事陈元昭瞒不过他也没想瞒着他。因此,周聪很清楚陈元昭暗中和魏王楚王都有来往。

    那么问题就来了。

    自家将军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摇摆不定可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两边都开罪得彻底。

    陈元昭眸光一闪,淡淡说道:“楚王是我的亲表弟,我当然要站在他这一边。”

    这个答案在周聪的意料之中。可不知怎么地,他总觉得将军神色莫测话中有话罢了。将军一定早有主张。他实在不必操这个心。

    周聪很快又闭上了嘴。

    陈元昭忽的站起身来,往外走了几步。

    周聪一愣,下意识地问道:“这么晚了,将军想出军营?是要去许家探望许小姐吗?”话一出口,不由得暗暗后悔。

    这么直接地揭露了将军的心思,将军说不定会恼羞成怒。

    陈元昭果然停下了脚步。神色间踌躇犹豫片刻,然后竟然叹了口气:“不了,深更半夜私会。对她名誉有损,还是不去了。”

    许徵上一次就大发雷霆。如果再来这么一回。陈元昭丝毫不怀疑许徵会真的翻脸。

    再忍几个月,等娶了许瑾瑜过门,就可以长相厮守了。

    这一夜,漫长的几乎没有尽头。

    天亮之际,秦王的丧信送到了秦王府。

    皇上也算格外开恩了,只赐死了秦王,秦王府的所有女眷都逃过了这一劫。不过,秦王一死,秦王府也算彻底垮了。

    秦王府里哭声一片。

    京城的文武百官们,也很快听说了秦王的死讯。魏王党羽和楚王党羽心中的欢心鼓舞不必细说,秦王党羽们却是方寸大乱人心惶惶。

    秦王死了,他们这些依附秦王的官员们,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残酷的清洗。魏王也好,楚王也罢,不管是谁做了储君,都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

    威宁侯在收到秦王的噩耗之后,脸色异常难看,在书房里待了两天,第三天进宫求见皇上。

    皇上没有见威宁侯。只命赵公公来传话:“皇上这两日心情极差,一直卧榻不起,暂时不想见任何人。不过,侯爷难得进宫一回,还请侯爷去长乐宫一趟,看看贤妃娘娘。”

    威宁侯谢了恩,然后去了长乐宫。

    威宁侯早有心理准备,然而,当他亲眼看到纪贤妃的一刹那,依旧心中一酸。

    美貌妩媚的纪贤妃,短短几天之内就变了个模样。

    憔悴消瘦苍白,目光呆滞,坐在椅子上,宛如一尊雕像,不言不笑不动。秦王的死,将纪贤妃的灵魂也带走了。剩下的只是一个躯壳。

    威宁侯定定神,上前行礼:“臣见过贤妃娘娘。”

    纪贤妃神色木然,恍若未闻。

    威宁侯心如刀绞,低声道:“娘娘,是臣来看你了。请娘娘节哀”

    纪贤妃涣散茫然的目光移了过来,落在威宁侯的身上,终于有了焦距。很快,纪贤妃的眼中燃起了一丝愤怒的火苗:“你来做什么?”

    “阿晔最需要你这个舅舅的时候,你在哪儿?现在他已经死了,你假惺惺地来做什么?来看看我的狼狈和痛苦模样吗?”

    纪贤妃说着,神情渐渐激动起来:“滚!现在就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弟弟。”

    随手摸到了茶杯,用力地砸了过去。

    威宁侯动也没动,任由茶杯砸中额头,温热的茶水四溅,混合着鲜血滑落,狼狈不堪:“秦王杀了太子,皇上不可能饶过他。我进宫相求,最多就是将威宁侯府也搭上。难道娘娘希望纪家就此家破人亡?”

    “丧子之痛,我也经历过。说句难听的,那是他们自取死路,与人无尤。如果娘娘因此怪罪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这就离开,以后不会再来打扰娘娘了。”

    说完,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转身离开。

    纪贤妃看着威宁侯的背影,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张口叫住威宁侯。泪水又从眼角涌了出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