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变故(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崇政殿内。,

    桌子被推倒,奏折被扔的满地都是,地上一片狼藉。

    皇上面色铁青,怒瞪着跪在面前的秦王,眼中闪着骇人的怒火,凶狠地似要将秦王千刀万剐:“慕容烨!你真是朕的好儿子!为了皇位,暗中对你嫡亲的大哥下毒手。为了不让朕起疑心,甚至用出了苦肉计。好!真是太好了!”

    一向镇定自若风度翩翩的秦王,此时俊脸惨白,没了一丝血色。

    扔在他眼前的是一封信。

    刺客刺杀了太子之后,他吩咐人暗中将那些死士“处理”干净。之后又暗中写信给幕僚,留意京城里的一举一动。

    信上的笔迹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他的手笔,信的末尾还盖着私印。让他无从辩解。

    这封信,竟然到了魏王手里,如今又呈到了皇上面前!

    一旁的魏王,扑通一声跪下了,痛心疾首地说道:“父皇请息怒。儿臣在年前就知道此事,原本不想告诉父皇,免得父皇伤心难过。可心中藏着这么沉重的秘密,儿臣实在寝食难安。这才痛下决心,将事情的真相禀报给父皇。如果父皇因此怒极伤身,都是儿臣的罪过”

    说着,已然泪脸满面。

    秦王看向魏王,恨不得将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碎尸万段。

    魏王一边哭泣,一边劝慰皇上:“父皇一直为大哥的死伤心。如今终于查清了真相,找到了幕后真凶。也可以慰大哥在天之灵了。”

    “三弟惦记着储君之位。又受身边人怂恿,一时冲动做下了错事。如今大错已经铸成,就算是杀了他。大哥也回不来了。还请父皇饶过他一命。”

    一句句看似劝慰,实则火上浇油字字诛心。

    皇上本就震怒不已,闻言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气:“他敢谋害兄长,日后就敢谋害朕。这等心狠手辣无情无义的孽障,朕焉能轻易放过!”

    魏王心中暗喜,面上却流露出懊恼惊慌后悔自责的复杂神色:“儿臣恳请父皇息怒!就算看在贤妃娘娘和安宁公主的份上,也要留三弟一命”

    秦王面色变了又变。终于忍无可忍地怒道:“呸!少在这儿装模作样!你早就握有证据,却一直隐忍不发。不过是为了等我回到京城,杀我一个措手不及。你以为你那点心思能瞒得过谁?你这个腿脚不便的瘸子。也敢痴心妄想皇位,真是可笑。我告诉你,就算我做不了太子,也永远轮不到你”

    “闭嘴!”

    皇上盛怒之下。用力的踹了秦王一脚。

    秦王胸口一阵剧痛。摔倒在地上,狼狈之极。皇上也因用力过度,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跪在地上的魏王,急急地起身扶住皇上,一脸急切关怀:“怒气易伤身,请父皇以龙体为重。”

    皇上怒极攻心,眼前一阵阵发黑。许久回不过神来。下意识地握紧了魏王的手。

    就在此刻,殿外响起了一阵喧哗声。

    “让开!让我进去!我要求见皇上!”

    是纪贤妃的声音!惊惶凄厉。带着不顾一切的决然。

    侍卫们奉了圣谕,拦着纪贤妃不让进。纪贤妃又急又怒,高声叫嚷:“皇上,是臣妾,求皇上让臣妾进去”

    皇上面色难看之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让纪贤妃进来!”

    一旁的内侍立刻应了,匆匆走出殿外:“皇上有旨,请贤妃娘娘进殿。”

    很快,纪贤妃便进了内殿,安宁公主紧随其后。

    殿内混乱的景象映入眼帘。

    当看到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秦王时,纪贤妃脸色陡然煞白,忙上前蹲下身子,将秦王扶起来,秦王不敢起身,又跪下了。

    纪贤妃的泪水哗地涌了出来:“阿晔,你到底做了什么错事,惹得你父皇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快点向你父皇认错!”

    纪贤妃虽然惊惧交加,总算没失去理智。

    能让皇上发那么大的火,秦王犯下的绝不是小错。

    果然,就听皇上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做了什么,你把地上的信捡起来看看,就知道了。”

    安宁公主离的近些,很快捡起了信纸,匆匆地看了几眼,倒抽一口凉气,一张俏脸苍白如纸。

    纪贤妃的心直直地往下沉,浓浓的不妙预感陡然袭上心头:“湘儿,信上写了什么?”

    安宁公主用力地咬了咬嘴唇,颤抖的声音里满是苦涩:“母妃,你你自己看吧!”说着,将信纸递给纪贤妃。

    纪贤妃接过信,低头看了起来。

    很快,纪贤妃全身无法抑制地颤抖了起来,双腿一软,跪了下来,然后重重地磕了几个头:“还请皇上明鉴,阿晔自幼仁厚善良,绝不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一定是有人暗中设计陷害他。这封信肯定是别人模仿他的笔迹,伪造出来的”

    “伪造?”皇上怒极反笑,声音阴沉冷厉:“这信上的笔迹,你比谁都清楚,有谁能模仿得出来?上面还盖了他的私印。那方私印,可以调动秦王府的所有人手,一直是他随身携带。”

    “除了这封信,还有人证。一切都招认的清清楚楚。他根本无从抵赖!”

    纪贤妃犹自抱着最后一丝期望,看向秦王:“阿晔,一定是有人故意捏造证据来诬陷你,你是清白无辜的对不对?你快些告诉你父皇!”

    秦王的嘴动了动,半天也没挤出一个字。

    纪贤妃的心如置冰窖,全身冰凉,连指尖也没了温度。

    安宁公主也跪了下来,泪水滑落脸颊。

    魏王扶着皇上,看着并排跪着的秦王母子,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快意的冷笑。暗中筹谋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天。

    刺杀太子是诛灭九族的重罪。皇上绝不会饶过秦王,哪怕是留了秦王的性命,秦王此生也和皇位无缘了。

    叶皇后和楚王也该很快收到消息了。知道秦王就是谋杀太子的罪魁祸首,叶皇后不知会是何等愤怒,岂肯饶过秦王?(未完待续。。)

    ps:书名:商后

    书号:3573911

    简介:父亲宠妾灭妻至她生母难产而死

    至此她便立誓,此生不为妾室,也绝不允许夫君纳妾

    可是遇上了心计深沉的太子殿下,这要肿么破?

    传言监国太子杀伐果断喜怒不定

    她摸了摸脖子挣扎着,从,还是不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