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变故(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番交心的长谈后,叶氏和陈元昭之间冷漠僵硬的母子关系,终于真正有了缓和。

    陈元昭在府里住了几天,直到小年初五过后,才回了军营。

    对叶氏来说,心中牵挂了整整二十年的爵位,说放就放是不太可能的。每每想起,心里总觉得义愤难平。可陈元昭态度十分坚决,她只能退让。

    罢了!

    陈元昭如今已经是神卫军统领,位高权重。叶皇后又允诺过,只要楚王继位,这殿前都点检的位置就是他的。这一世荣华富贵位极人臣是少不了的,安国公的爵位倒也不那么要紧了。

    只可惜,陈元昭的身份见不得光。不然,太子的位置,倒也有机会争上一争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迅速闪过,很快又被叶氏压到了心底。

    正经的皇子有三个,不管是谁做储君都说得过去,怎么也不可能轮到陈元昭的身上。

    尤其是秦王,自从回京城之后,大半时间都待在宫里。皇上对秦王的偏爱,几乎人尽皆知。这储君的位置,十有八九是秦王的。

    有这样想法的,绝不止叶氏一个人。

    纪贤妃也是这么想的。

    秦王平安归来,皇上龙颜大悦,特意恩准秦王在宫中住下。新年的大朝会,让秦王代自己主持,圣眷之隆,远胜过魏王楚王。

    叶皇后气闷之下,年前就卧榻不起。宫务很自然地落到了纪贤妃的身上。

    上元节是新年里最重要的节日。百姓们有扎花灯的习俗,宫中也处处张灯结彩。今年纪贤妃接手宫务,上元节办的格外隆重热闹。

    嫔妃们如众星捧月一般。将纪贤妃围拢在中间。一个个嘴甜如蜜,竭力逢迎,夸赞纪贤妃美丽如昔,夸赞安宁公主俏皮伶俐,夸赞秦王更是辞藻华丽。总而言之,什么好听就说什么。

    纪贤妃神采飞扬,笑的灿烂明媚。心里极为自得。

    过了上元节,皇上就该册立秦王为储君了吧!

    皇上龙体虚弱,时常卧病在塌。看来寿元也不会太长。或许,用不了几年秦王就能登基为帝了

    纪贤妃正浮想联翩,宫女琉璃神色匆忙地走了过来,敛衽行礼:“奴婢娘娘请安。”

    纪贤妃心情极好。和颜悦色地问道:“本宫让你去请皇上和秦王来赏灯。你可把信送到了?”

    琉璃踌躇片刻,才低声应道:“回禀娘娘,奴婢去崇政殿送信。可崇政殿外有许多侍卫把守,守着殿门的也比往日多了几倍。奴婢想请守门的进去通传一声,刚一靠近,就被拦下了。”

    什么?

    纪贤妃先是一怔,然后不悦地拧起了眉头:“守门的是谁?不知道你是本宫身边的人么?”

    真是有眼无珠的东西!竟连她的人也敢拦下。

    琉璃战战兢兢地应道:“守门的是一张生面孔。奴婢说了是贤妃娘娘身边的人,他根本理也不理。严令奴婢退下。”

    纪贤妃近来春风得意,宫中人人奉承逢迎还来不及。现在忽然冒出这么一个不长眼的,实在令人恼怒。

    碍着周围还有众多嫔妃,纪贤妃不便当场发怒,淡淡说道:“罢了,待会儿本宫亲自去崇政殿一趟。”

    天色全然黑了下来。

    各式各样的花灯散发出夺目的光芒,流光溢彩,令人眼花缭乱。

    嫔妃们兴致勃勃地赏着花灯,宫女们太监们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对着绚烂的花灯指指点点。

    纪贤妃对身侧的安宁公主说道:“湘儿,随我一起去崇政殿看看。请你父皇和你兄长一起来赏花灯。”

    安宁公主笑着应了。

    母女两个相携向崇政殿走去。

    安宁公主悄声问道:“母妃,刚才琉璃说了,今日崇政殿有众多侍卫把守。说不定父皇和三哥他们正在商议朝堂大事。我们现在去,只怕会惊扰了父皇他们”

    “今日是上元节,新年还没过去,能有什么朝堂大事。”纪贤妃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说道:“说不定在商量立储的事。我们现在过去,也能探听些消息。”

    安宁公主恍然大悟。

    怪不得母妃坚持要到崇政殿去呢!

    然而,纪贤妃今晚注定是要失望了。到了崇政殿外,母女两个便被拦下了。

    一个陌生的侍卫没什么表情地说道:“圣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踏进崇政殿半步。还请娘娘和公主殿下止步。”

    纪贤妃忍住冷哼一声的冲动:“你进去通传一声,就说贤妃娘娘和安宁公主求见。”

    那个侍卫半步都没动:“圣上有口谕,不经传召,任何人不得进去。就算是皇后娘娘来了,属下也不敢放行。”

    纪贤妃气的脸都黑了。

    不过,侍卫就是不肯不放行,总不能硬闯。

    纪贤妃狠狠地瞪了那个侍卫一眼,记下侍卫的相貌特征,这才悻悻然地转身离开。

    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殿内忽的传来一声怒喝:“孽障!”伴随着咚地一声巨响,似乎是桌子被愤怒之下推地轰然倒地!

    纪贤妃太阳穴突突一跳,脚步一顿。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是皇上勃然大怒时的怒吼。

    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她当然见过皇上大发雷霆的模样。可像此刻这般的却绝无仅有。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还有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喊,听的人心惊胆战。

    皇上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出了什么事?

    安宁公主也是一脸惊疑不定,低声道:“母妃,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父皇发这么的脾气?是不是三哥做了什么错事,惹得父皇不高兴了?”

    纪贤妃听的心惊肉跳。

    安宁公主只是随口猜测,她却隐约地知道秦王暗中做了一些事情皇上如此暴怒,难道是察觉到了什么?

    就在纪贤妃胡乱猜疑之际,殿内又传来了皇上的怒喝声!

    “慕容晔!跪下!”

    纪贤妃呼吸一顿,花容失色。

    慕容晔,正是秦王的名讳。

    (未完待续。。)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移步 [风雨小説網 www.44pq.com]</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