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章 摊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母子两个难得的心平气和,闲聊了许久。頂點小說,

    话题主要围绕成亲一事展开。

    “等过了上元节,就开始收拾墨渊居。”叶氏显然早有盘算,有条不紊地说道:“墨渊居里的屋子足够你们住了,只要翻新布置妥当就行了。新房就用东厢房,里面的摆设用具我几年前就预备好了,从库房里搬出来就行了”

    陈元昭忽的冒出一句:“新房不用太过费心,反正也住不了太久。”

    叶氏神色一顿,笑容僵在了唇角:“你说什么?什么叫住不了太久?”

    他该不是想开府另住吧!

    双亲健在,兄弟不分家。这是此时的风俗惯例。如果陈元昭成了亲就搬出安国公府那安国公府可就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了。

    以陈元昭的性子,还真的有可能做出这等事情来!

    果然,陈元昭淡淡地应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元昭,”叶氏的脸色有些难看,努力挤出心平气和的表情:“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不满,也不愿回府里住。可不管怎么说,你才是安国公府的嫡子。这安国公府的爵位和家业将来都是你的。你主动搬出府,岂不是便宜了陈元白”

    陈元昭挑了挑眉,打断了叶氏:“母亲,我之前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安国公府的爵位,和我无关,我不会去争。就算给我,我也不想要!”

    叶氏笑不出来了,眼中闪过惊怒。霍地站起身来:“不行!我绝不同意!”

    她熬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亲眼看到儿子继承家业。如果这一切都便宜了陈元白,她这么多年来的辛酸又算什么?

    陈元昭神色不变,声音却陡然冷了几分:“母亲,我为什么不肯争这个爵位,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知道我身世的人。寥寥无几。这么多年来,你隐瞒的十分周密。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有一天。这个秘密会被更多人知晓。到了那一天,我又要如何自处?”

    叶氏脸色一白,身子晃了一晃,下意识地伸手扶住椅子。总算稳住了身形:“元昭。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

    母子两个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可打开天窗诉之于口,却是第一回。

    宛如平地一声惊雷响起,叶氏所有的愤怒不甘,俱都化成了羞愧和难堪。

    对丈夫不忠,暗中和别的男子私~通,生下了儿子这是叶氏一生中最难以启齿的事。也是最不愿意让陈元昭知悉的秘密。

    可陈元昭偏偏已经知道了

    陈元昭定定地看着叶氏,眼中掠过复杂的光芒。

    血浓于水。哪怕他心中再怨再恨,也不可能和自己的母亲决裂。这么多年来。他只能用冷漠作为武器,一次又一次地将叶氏拒之心门外。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陈元昭很快收敛了所有的情绪。面无表情地说道:“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会争取。安国公府的家业,我不稀罕!”

    “成亲后,我和阿瑜在府里会住上一段日子。可能一两年,也可能三四年,很快我就会领着她正大光明地搬出国公府。我意已决,此事你不必再多说了。”

    “如果母亲还惦记着我们母子间的这点情分,就不要再固执己见。将来我搬出国公府的那一天,母亲也可以随着我一起走。否则,我们母子心意相悖,只会越行越远。到那个时候,母亲也别怪我无情无义。”

    换在往日,陈元昭大概会拂袖而去。今天,陈元昭说完之后却未离开,而是冷静地站在一旁,等着叶氏的回应。

    叶氏全身颤抖不已,眼中泛起水光,用力地咬着嘴唇。

    一步错,步步错!

    当年的事,叶皇后有错,安国公也要负些责任。可真正要怪的人还是她自己。

    是她心中余情未了,是她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要报复叶皇后,选了最不堪的一条路。然后,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生下陈元昭之后,她和安国公之间再无半点夫妻情分可言。安国公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地戴了这顶绿帽子。这份怨气,迁怒到了年幼的陈元昭身上。陈元昭小小年纪,却沉默少言,十岁就去了军营,宁愿在军营里住着也不愿回府。

    心高气傲的陈元昭,在得知自己私生子身份的时候,会是何等的痛苦?

    这些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都是她这个亲娘私德有亏,连累了儿子。

    过了许久,叶氏才哽咽着张口道:“儿大不由娘。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我我也管不得你了。你想怎么做,都随你吧!”

    说完,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叶氏美丽优雅,骄傲自矜,从不在人前示弱,更不会在人前落泪。陈元昭看着叶氏泪脸满面不能自已的样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叶氏肩膀不停地耸动,低声啜泣。

    陈元昭一言不发,就这么默默地陪在一旁。

    就是这样稀薄的体贴,也足以令叶氏感动了。

    不知哭了多久,叶氏的情绪终于渐渐平静。用帕子将脸上的眼泪擦拭干净,鼓起所有的勇气问道:“元昭,你是不是一直都恨我这个亲娘?”

    颤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希冀。

    陈元昭很快地应了一声:“是。”

    叶氏神色僵硬,想挤出一丝笑容,却怎么也挤不出来:“我做了错事,连累了你你恨我也是应该的。”

    陈元昭看着叶氏,眼神复杂之极:“我以前确实恨你。我们两个大概永远也不会像别人母子那样亲近。不过,你是我的母亲,对我有生养之恩。我不会对你撒手不管不问,以后也会给你颐养天年。”

    他对她没有多少敬爱亲近,不过,母子亲情总是割舍不断的。

    叶氏眼中又闪出了水光,神情似喜似悲,心中酸涩之极。

    她当年做下错事,如今的母子离心,大概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吧!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