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夜会(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答案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许瑾瑜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陈元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在山东全力追查刺客,秦王一边养伤,一边暗自得意。因为我根本不可能捉到那些人。世上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住秘密。”

    “不过,这些早在我预料之中,也在魏王预料中。我大张旗鼓地追查刺客,只是幌子,做给秦王看而已。其实,魏王手中早已有了秦王刺杀太子的证据。他一直隐忍不发,就是等秦王伤愈归京。要在秦王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杀秦王一个措手不及!”

    说到这儿,陈元昭顿了一顿,然后叹道:“魏王隐忍阴险,精于算计,如果不是因为有腿疾不得圣心,前世也不会落败给楚王了。”

    “这三人里,我真正忌惮的,就是魏王!”

    秦王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秦王垮台后,魏王和楚王为了储君之位,肯定会斗个你死我活。

    许瑾瑜回过神来,忧色难掩:“魏王楚王都不是善茬,你和他们周旋,可一定要谨慎小心些。”

    陈元昭嗯了一声,半开玩笑地应道:“我大仇还未报,还未娶你过门,哪里舍得死,你放心好了。”

    心里多了一份牵挂,人也变的贪生怕死了。

    生命中还有比报仇雪恨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许瑾瑜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什么生啊死的,这种话听着多不吉利。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

    陈元昭无声的扬起唇角,俯下头,两人额头相抵。四目相对,呼吸相闻。

    没有更近一步的动作,却比缠绵的拥抱亲吻更亲密。

    “阿瑜,我们早些成亲吧!”陈元昭目光灼灼,声音有些奇异的沙哑:“再这么下去,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话语很含蓄,眼神却异常灼热。

    许瑾瑜俏脸红若云霞。轻轻地说道:“大哥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明年三月。等大哥成亲了,你就登门来商议婚期吧!”

    回应她的。是陈元昭结实温暖的怀抱,还有缠绵热切的吻。

    打更声遥遥地传来。

    五更了!

    天边隐隐透出一丝亮光,很快,天就要亮了。

    陈元昭纵然有再多不舍。也不得不走了:“我得走了。”

    两人毕竟还没成亲。深更半夜偶尔私会,总得避人耳目。要是被许徵或是邹氏发现就不好了。

    许瑾瑜心里也觉得不舍,踮起脚尖,在陈元昭的唇上轻轻一吻:“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这一吻,立刻又勾起了陈元昭的热情,两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难分难舍。

    就在此时,初夏略有紧张的声音在门外忽然响了起来:“小姐。快些让姑爷走吧!奴婢刚才好像听到些动静,好像是少爷院子里传来的。说不定是少爷醒了。”

    许徵的院子就在许瑾瑜隔壁。只有一墙之隔。有什么动静,很快就能听到。

    许瑾瑜一惊,忙推开陈元昭,急急说道:“你快走,走的时候留心些,千万别惊动大哥。”

    许徵对陈元昭一直没太多好感。碍着许瑾瑜的颜面,很少再撂脸色。不过,陈元昭半夜悄悄溜进许瑾瑜闺房这种事情,许徵肯定会很生气。

    陈元昭不愿见许瑾瑜为难,很快应了,迅速的推开窗子,利落地跳了出去。

    许瑾瑜站在窗边,略有些紧张地目送着陈元昭的身影。

    陈元昭今天的好运气显然用完了!

    千军万马若等闲,翻墙头这种小事更是手到擒来的陈元昭,今天竟然一时失手不对,是一时失脚,一个没踩稳,从墙头上掉了下来。

    许瑾瑜顿时花容失色,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陈元昭反应敏锐,在半空中便调整了身形,稳稳的双脚落地,并未出现摔倒在地的惨剧。

    不过,仓促之间,落地的声音实在不算小

    于是,隔壁的院子里立刻传来许徵愤怒的声音:“来人,府里闹贼了!快将这个贼抓起来!”

    陈元昭:“”

    许瑾瑜:“”

    这个时候,想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显然是不可能了。陈元昭略有些黝黑的脸孔闪过可疑的暗红,羞臊恼怒兼而有之。

    几个呼吸的功夫,许徵便跑了过来。

    因为太过匆忙急切的缘故,许徵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俊脸上满是愤怒焦虑。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厮,小厮的手中各自攥着一根木棍。

    然后,许徵看到了站在墙边的青年男子,所有的表情顿时僵硬住了。

    这种时候见到未来的大舅兄,实在是尴尬。

    面对许徵怒气冲冲的俊脸和阴沉的眼神,陈元昭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半晌才咳嗽一声说道:“你每天都起的这么早?”

    话一出口,顿时懊恼不已。说什么不好,怎么偏偏说了这么一句。

    果然,许徵冷哼一声:“是啊,我确实不应该这么早就起来,也免得遇上半夜偷偷潜入女子闺房的登徒子。”

    听到登徒子这几个字,陈元昭也有些不快:“大舅兄严重了。我和阿瑜是未婚夫妻,分别半年之久,我心中挂念,特意来看看她,有什么不对?”

    哟,还振振有词!

    许徵冷笑一声:“你也知道是‘未婚’夫妻!”

    未婚那两个字,咬的重重的。

    陈元昭到底理亏,被噎了一句。不吭声了。

    许徵确实是满肚子恼火,可陈元昭来都来了,他再生气又能如何?

    许徵不便冲陈元昭发火。不过,那些姗姗来迟的侍卫们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许徵冷冷地看着几个巡夜的侍卫:“你们几个今天巡夜,难道就没发现有人翻墙进来吗?”

    当然发现了。可那是自家将军,谁敢拦着?

    侍卫们不敢辩驳,一起跪下请罪。

    许徵也知道自己是在迁怒,可不好好敲打侍卫们一番,日后陈元昭岂不是更肆意妄为了?

    于是。许徵狠狠地训斥了众侍卫一通:“幸好来的是陈将军,如果来的是那些偷鸡摸狗之辈,偷了东西倒是小事。伤着府中人的性命怎么办?你们是陈将军派来的,许家没养着你们,所以你们做事不肯尽心。这样的人,我们许家用不起也不敢用。今日陈将军也在。你们几个随着陈将军离开吧!”

    侍卫们被骂的灰头土脸。一个个在心中暗叹倒霉。

    许徵平日待人温和客气,对侍卫们也颇为客气。今天显然是气得狠了!

    陈元昭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

    换在平时,谁敢这样冲他发火,他早就翻脸了。可眼前这个不是别人,是许瑾瑜的兄长,此事又确实是他理亏,只能憋屈地受着这份闲气了。

    然后,因为动静不小。原本熟睡中的邹氏也被惊动了。

    邹氏神色匆匆地赶来,看到陈元昭的一刹那。惊的目瞪口呆。

    不过,她比许徵的反应要温和多了,很快便回过神来,还打起了圆场。吩咐侍卫们都退下,又严令小厮丫鬟们不得私下乱说此事。

    然后,邹氏才看向陈元昭,语气还算平静:“天已经快亮了,既是来了,就吃了早饭再走吧!”

    未来岳母,真是宽厚温和,堪为典范。

    陈元昭有了台阶下,索性厚着脸应下了。

    而许瑾瑜,在许徵出现的那一刻,便羞不可抑地躲进闺房,心里哀叹不已。

    果然不能做坏事,更不能念叨。怕什么来什么

    院子里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许徵和陈元昭对峙的短短片刻,许瑾瑜心惊肉跳。直到邹氏出来打圆场,许瑾瑜才稍稍松了口气。

    一个是她最敬爱的兄长,一个是她心爱的男子,夹在他们两个中间,真的是左右为难。

    初夏很快推了门进来,见许瑾瑜躺在床上,用被褥蒙着头脸。初夏不由得哑然失笑:“小姐,太太留姑爷吃了早饭再走呢!奴婢伺候你更衣洗漱,一起出去吧!”

    许瑾瑜闷闷的声音从被褥里传来:“不,我不去。”

    真是没脸见人了!

    初夏笑着劝道:“躲得过今日,也躲不过明天后天,总是要见太太少爷的。再说了,太太和少爷都最疼小姐,只要有小姐在场,想来也舍不得刁难姑爷了。”

    过了片刻,许瑾瑜终于将头从被褥中探了出来:“来伺候我洗漱更衣。”

    许瑾瑜没有特意装扮,只穿了大半新的家常衣裙,梳了个简单的发式。没施脂粉,也没戴珠钗。

    不过,她正值最美的韶华之龄,即使是素颜朝天,也依然绰约动人。

    许瑾瑜目不斜视地进了屋子,喊了一声娘,喊了一声大哥,便垂着头坐下了。从头至尾也没抬头看对面的陈元昭一眼,一副犯了滔天大错的可怜模样。

    许徵心中犹有怒气,可见了许瑾瑜这般模样,顿时心软了,紧紧绷着的俊脸也缓和了几分:“妹妹,你不多睡会儿,怎么早早就过来了。”

    许瑾瑜继续垂着头,小声答道:“睡不着,就过来了。”

    许徵哪里舍得再生气,先瞪了陈元昭一眼,然后对许瑾瑜说道:“好了,我已经不生气了。你不用战战兢兢地低着头了。”

    许瑾瑜抬起眼眸,可怜兮兮地看了许徵一眼:“大哥,你真的不生气了么?”

    就算有气,现在也是完全发不出来了。

    许徵挤出一个笑容:“嗯,真的不生气了。”要气也是气陈元昭,他哪里舍得生宝贝妹妹的气。

    陈元昭明知许瑾瑜是故意扮可怜博同情为他解围,心里依然觉得不是滋味。

    他没反省自己夜探闺阁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反而更坚定了早点将人娶过门的决心!

    沉默地用完早饭之后,陈元昭一本正经地对邹氏说道:“伯母,听闻大舅兄明年三月成亲。我想等大舅兄成亲后,就娶阿瑜过门。”

    邹氏许瑾瑜许徵:“”

    一直闷不吭声,一张口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这样真的合适吗?

    邹氏还没反应过来,许徵已经板着脸应道:“商定婚期是大事,哪有这么随意的。改日你请官媒登门来,等我们商议过了再给回音。”

    哼!这么轻易就想把人娶走,门都没有!

    陈元昭碰了个软钉子,也不恼怒:“好,我今天就回府和母亲商议此事,尽快请官媒登门商议婚期。”

    原本已经勉强和平相处的两个人,因为陈元昭夜探许宅的事又变的紧张对立起来。

    许徵挑了挑眉,面色不太好看。显然接下来要说的绝不是什么顺耳的话。

    邹氏见势不妙,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抢着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吧!等官媒登门了,再商议婚期。”

    许瑾瑜唯恐陈元昭和许徵闹的不愉快,恳求地看了陈元昭一眼。

    面对这样的目光,陈元昭还能说什么?陈元昭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起身告辞。

    邹氏不敢让许徵送陈元昭,主动起身笑道:“我送你一程。”

    邹氏送陈元昭出去,屋子里只剩许瑾瑜兄妹。

    许徵一脸愠怒地说道:“陈元昭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在深更半夜偷溜进你的闺房里。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你以后嫁到安国公府还怎么做人。他要是真的喜欢你,就该重视你的名节,就该珍惜你,不该做出这么冒失的举动来。”

    许徵的愤怒不是没有理由的。

    陈元昭昨夜的举动确实有些轻浮莽撞了。要是没被人发现也就罢了,偏又被捉了个正着。换了任何一个兄长,见了这样的未来妹夫,都会大发雷霆。更不用说一直将许瑾瑜捧在手心的许徵了

    许瑾瑜愧疚又自责地看了许徵一眼:“大哥,你心里不痛快,就骂我几句,别生闷气了。”

    许徵这么生气,也是全心为了她着想。

    许徵安抚道:“这事怎么能怪你。都是陈元昭冒失轻浮,放心,从今天起,我就让晚上巡夜的侍卫多一倍。再派些家丁巡夜,绝不让任何图谋不轨的人进许家。”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