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五章 宫宴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秦王安然归来,皇上龙心大悦。,

    陈元昭平乱归来,皇上龙心大悦。

    总而言之,皇上今天的心情好的不能再好。先大大褒奖了陈元昭一番,然后便是丰厚的赏赐。金银玉器名刀宝马不算,皇上还允许神卫军扩展兵力招募士兵至五万。

    比之前的兵力几乎多了一倍。

    对武将来说,手下的兵将越多,兵权越大。神卫军是大燕朝最精锐的军队,三万精兵已经让一众武将羡慕了,如今兵力又多了两万,让人更是眼热。

    如果不是陈元昭太过年轻,大概早就做了大将军了。

    文武百官们将皇上对陈元昭的器重青睐看在眼底,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不过,不管是羡慕的还是嫉妒的,都很谨慎的没流露出来。

    当然了,陈元昭风头再劲,也不及秦王。

    当天晚上,皇上特命宫中准备了宫宴。

    美酒佳肴,丝竹声声,歌舞翩翩。

    圣意十分明显,不用多揣度也能看得出秦王会是下一任储君。有资格参加宫宴的都是精明世故的官员,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一个接着一个向秦王敬酒,口中满是赞誉之词。把秦王夸赞的天上有地上无。

    秦王容光焕发,春风得意。

    魏王面含微笑,频频和秦王举杯,看不出半点不愉快。楚王也不遑多让,一脸真挚的欢愉笑容,仿佛全心全意为秦王的归来感到高兴。

    陈元昭坐在秦王身侧的一席。正好将秦王等人的一举一动神色变化尽收眼底。心中暗暗冷笑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漫不经心地端着酒杯。

    “子熙。”秦王笑着冲陈元昭举杯:“此次你在山东立下赫赫战功,本王敬你一杯!”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简洁地应了句:“多谢殿下!”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之后,又和魏王楚王举杯。

    楚王忽的咳嗽一声,低声说道:“本王要方便一下,陈将军陪本王退席片刻如何?”

    方便是假。借机诘问才是真的。

    陈元昭心中哂然,点点头应下了。

    两人一起到了僻静的偏殿里。楚王使了个眼色,太监们立刻退的干干净净。

    每次单独和楚王相处。陈元昭都要耗尽全身的自制力,抑制住一刀杀了楚王的诱人念头:“殿下特意叫我过来,一定是有要事吧!”

    楚王收敛笑容,沉声道:“我确实有要紧的事问你。你之前给我传来消息。说已经捉到了刺杀大哥的凶手。并且暗中让人将刺客送到了京城。不过。我一直没见到这两个人。不仅如此,就连我派出去接应的人也没了音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元昭皱了皱眉头,神色也凝重起来:“一定是有人暗中捣鬼。”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楚王憋了多日的闷气,语气隐隐流露出不满:“此事你是否走漏了风声,被二哥或三哥察觉了?”

    思来想去,隐藏在暗中的黑手无非是秦王或魏王。

    陈元昭神色一冷,淡淡说道:“殿下这么说,莫非是怀疑我暗中向秦王或魏王通风报信了?”

    陈元昭一板起脸孔。楚王立刻解释道:“我并无此意,表哥请勿多心。我只是心中觉得诧异。所以才想问一问你罢了。绝没有疑心你的意思。”

    陈元昭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行事十分小心,没走漏过风声。说不定,是殿下派来的人里,有人生出了异心,暗中投靠了秦王魏王,将消息透露了出去。”

    这怎么可能!

    他派出去的人手,都是真正的心腹,十分忠心可靠,绝不可能背叛他!

    一定是别的地方出了岔子

    楚王心念电闪,口中却说道:“表哥提醒的是,我这就命人暗中查探,抓到那个存了异心图谋不轨的人,绝不轻饶。”

    陈元昭思忖片刻,才缓缓说道:“查探内应一事,倒不是最要紧的。当务之急,是要想一想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事。”

    “如果是秦王暗中捣鬼,一定会将刺客杀人灭口。我们手中没有证据,就无法扳倒秦王。一旦皇上册立秦王为储君,殿下就会居于劣势。”

    “如果是魏王动的手,只怕很快就会有行动。殿下可得好好想想,到时候该如何表现才对。”

    楚王听了连连点头,一脸感激地叹道:“幸好有表哥全力相助。不然,我哪里是二哥三哥的对手。”

    陈元昭眸光一闪,难得地笑了一笑:“殿下这么说,太过自谦了。论身份,殿下才是皇后娘娘嫡出,储君的位置,还轮不到秦王和魏王。”

    不管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听着总是格外顺耳。

    楚王笑了起来,承诺道:“我若有登上皇位的那一日,殿前都点检的职位非你莫属。”

    当陈元昭和楚王一起回到殿内的时候,魏王有意无意地看了过来。

    陈元昭迅速地和魏王交换了一个眼色。

    野心勃勃满怀壮志的秦王,此时正值一生中最荣耀最风光的时候。根本不会料到,魏王早已虎视眈眈地布下这一局

    当然了,夺储是秦王兄弟三人之间的事,谁要对付谁都是他们的事。他不用掺和太多,冷眼旁观就行了。

    宫宴过半,陈元昭有了几分酒意,起身向皇上奏请:“皇上,臣离京已有半年,归心似箭,想先行告退,回府见母亲。还请皇上恩准!”

    皇上听到陈元昭急着回府见叶氏,眉头舒展开来:“也好,你先回府,明日再进宫来见朕。”

    陈元昭谢恩后,迅速的退出殿外。

    正值寒冬,夜风凛冽,吹到脸上一阵阵刺痛。陈元昭却丝毫没觉得冷,素来冷漠的眼眸闪着熠熠光芒:“周聪,你领着侍卫们先回府。”

    周聪一愣:“将军不回安国公府吗?”刚才在殿内不是说要回府见夫人吗?

    陈元昭挑了挑眉。

    周聪立刻懂了。

    感情将军是打着回府的名义,去私会佳人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