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三章 归京(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些事只能暗中进行,绝不能让人察觉。◎頂點小說,”楚王沉声道:“我已经暗中命人出京搜寻他们的下落了。”

    叶皇后久居深宫,整日见到的都是女人间的勾心斗角争风吃醋这类手段,遇到这类事也没什么好主意。

    叶皇后想了想叮嘱道:“总之,你要多加小心。最要紧的是先对付秦王,然后是魏王。至于陈元昭,只要暗中提防就行了。在没立储君之前,一定要拉拢示好。”

    “今天你父皇的态度你也看见了。他对陈元昭十分器重偏爱,只要陈元昭全力助你,秦王和魏王都不是你的对手。”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两个儿子加在一起,分量总会更重一些。

    更何况,楚王占据了嫡出的身份,只要她活着一日,秦王魏王休想越过楚王去!

    楚王点点头应道:“这些我都知道,母后不用忧心。”

    叶皇后看着成竹在胸自信满满的楚王,心中颇为欣慰。

    大半年前,当楚王表露要争夺储君之位的时候,叶皇后陡然惊觉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总有些陌生和不适应。时间久了,叶皇后才渐渐适应了楚王人前人后的不同脸孔。

    楚王暗中命人搜寻接应,可他注定要失望了。

    日子一天天的溜走,那两个刺客的下落杳无音讯。更令楚王心惊的是,他派出去接应的几拨人马竟也消失无踪。

    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般。

    是谁在暗中捣鬼?

    谁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些?

    是伤势痊愈正在归京途中的秦王,还是阴险精明善于伪装的魏王。抑或是深沉不可测的陈元昭?

    楚王越琢磨越是心惊。

    他毕竟年幼,之前嫡亲的兄长做着太子,他没动过争夺储君的心思。又常年住在宫里,暗中的势力远不及秦王魏王。也没太多可用的人手。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就有些捉襟见肘有气难出的郁闷了。

    相比起叶皇后母子的阴郁气闷,长乐宫的纪贤妃近来却是春风得意。

    皇上十分重视秦王归京,特意吩咐礼部准备迎接秦王,近来又频频赏赐东西到长乐宫。

    皇上的态度表露的如此明显,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后宫嫔妃们一个个暗中来示好。太监宫女们争抢着要来长乐宫伺候。

    憋屈了数年的纪贤妃,如今风头极劲,一时间。将叶皇后也压了过去。

    等秦王被立为储君,将来坐了龙椅,她就是一朝太后。压了她数年的叶皇后,将来也要看她的脸色度日!

    每每想到这些。纪贤妃心里就无比快意。

    “女儿见过母妃。”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纪贤妃美妙的畅想。

    纪贤妃回过神来。笑吟吟地喊了声:“湘儿,快些过来。今日皇上赏了许多衣料到长乐宫来,你挑些喜欢的,做几身新衣。”

    安宁公主却没什么兴致,淡淡说道:“这些都是父皇赏给母妃的,母妃留着做新衣吧!女儿的衣服已经足够了,不用再添新衣了。”

    纪贤妃笑容一顿。

    自从许徵拒婚之后,安宁公主消沉了许久。也变的沉默了许多。往日那个天真活泼俏皮伶俐的慕容湘,像经历了无情风雨的花苞。还未盛放,便已显得凄清孤寂。

    都是那个许徵!

    现在腾不出手来对付他,总有一天,她要让许徵尝到苦果。让他知道不识抬举的代价!

    纪贤妃眼中杀气腾腾,安宁公主看的暗暗心惊,心知纪贤妃又“惦记”上了许徵,忙张口转移纪贤妃的注意力:“母妃,今日已经是腊月二十四,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三哥真的能在年前赶回来么?”

    纪贤妃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来,展颜笑道:“是啊,他之前送了信回来,说是年前能抵达京城。”

    顿了顿又低声笑道:“立储君是大事,一般都会在新年伊始的时候确立储君。他急急地赶回来,也是为了赶上新年初一时,随着你父皇祭天祭祖。”

    提到储君的时候,纪贤妃脸上的笑容更盛,仿佛储君之位已经尽在掌握。

    安宁公主也舒展了眉头,为秦王高兴。不过,这份高兴里,又夹杂了几分隐忧。

    “母妃,你有没有想过,万一父皇中意的不是三哥怎么办?”安宁公主试探着问道。

    “不可能!”纪贤妃想也不想地应道:“我伺候你父皇二十多年,对他的性情脾气十分了解。他若不是中意秦王,也不会处处为他造势。你以为这些日子长乐宫的赏赐都是冲着我来的?傻丫头,这是你父皇故意抬高我的地位,也算是为秦王撑腰。”

    安宁公主默然片刻,才说道:“父皇的心思,母妃能看得出来,皇后娘娘也该看得出来才是。可她一直按兵未动,母妃就不觉得奇怪么?”

    纪贤妃近来事事顺畅,不免有些得意忘形。闻言不以为意地笑道:“她就算心中不快,又能如何?太子死了,楚王年轻体弱,远及不上秦王有声望。你父皇现在摆明了要立秦王为储君,她纵然是皇后,又能怎么样!”

    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中流露出鄙夷和不屑。

    安宁公主还想说什么,纪贤妃又说道:“放心,我没被高兴冲昏了头脑,在这种时候,绝不会轻举妄动,更不会去招惹叶皇后。”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等秦王回来。等皇上立秦王为储君,等秦王坐上龙椅。

    到那个时候,她再也无需顾忌叶皇后和楚王了。

    纪贤妃收回游离的心绪,柔声说道:“湘儿,过了年你也十七了,该挑驸马了。过些日子,我就向你父皇提起此事,一定为你挑一个才貌出众的驸马!”

    驸马两个字,宛如一支利箭,刺中安宁公主脆弱的胸膛。安宁公主身子微微一颤,垂下头:“女儿想在母妃身边多待两年,暂时不想出嫁。”

    什么不想出嫁,还不是惦记许徵那个混账东西。

    纪贤妃拧起了眉头

    就在此刻,宫女琉璃一脸喜色的进来禀报:“娘娘大喜,秦王殿下回京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