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一章 暗涌(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延福宫里。∑頂點小說,

    入了冬之后,叶皇后又病了一场,每日卧病在床补品不断,精心养着身子。可身体到底不如从前。额上眼角的皱纹愈发明显。躺在床榻上,精神怏怏。

    坐在床榻边椅子上的安国公夫人叶氏,风姿绰约容颜绝色,浅笑盈盈。在叶氏的容色映衬下,叶皇后愈发显得垂垂老矣。

    “这半年来,娘娘有大半时间都躺在病榻上,身子骨愈发弱了。”叶氏一脸关切地劝慰:“太子遇刺身亡,娘娘心中哀伤也是难免的。可也不能因此拖垮了自己的身子。”

    假惺惺!

    叶皇后心中不屑地冷笑,面上却挤出伤心感怀的神情来:“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丧子之痛,实在难以承受。别人不痛不痒的劝上几句,真正伤心的,还不是我这个亲娘”

    叶皇后不用假装,也迅速红了眼圈,落了几滴眼泪。

    “不痛不痒的别人”也在暗暗冷笑,心想你死了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心里不知有多痛快。

    姐妹两个积怨久远,久的无人想去回忆当年,也没人想解开这段恩怨。

    两人面和心不和,外人虽然不知道,彼此却是心知肚明。

    叶皇后咳嗽一声,吩咐宫女将自己扶着坐了起来,缓缓说道:“元昭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启程归京,或许这几日就能回来了。”

    提起陈元昭,叶氏心中想起了半年前分别前的一幕。心中一阵难言的酸涩。母子离心,是叶氏最深的隐痛。

    叶皇后偏偏要来戳叶氏的痛处:“对了,元昭一走就是半年。可曾寄过家书回来?”

    叶氏笑容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应道:“元昭的性子,娘娘也是知道的。他在军营里待惯了,哪里还记得这些琐事。”

    叶皇后看着叶氏隐忍不发的神情,心情舒畅了一些,顺着叶氏的话说道:“是啊,男人和女子不同。女子养儿育女主持中馈。男人心里装着朝廷大事,一时顾不到这些也是难免的。对了,元昭过了年就二十二了吧!也该成亲生子了。元昭成亲。我这个做姨母的总得表示一番心意。等商定了婚期,让人送个信到宫里来。”

    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叶皇后用这一招用的十分娴熟。

    不管叶氏心里怎么想,面上不得不领了这份人情:“谢过皇后娘娘。”

    叶皇后温和地笑了一笑:“我们是嫡亲的姐妹。说这些话也太见外了。再说了。我一直将元昭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他成亲我岂有不过问的道理。”

    身为原配皇后,宫中所有妃嫔所出,都是她的儿女。纵然不是出自她的肚皮,见了面都要称一声母后。

    叶氏只当没听懂叶皇后的言外之意,含笑道:“娘娘说的是,我代元昭谢过娘娘的一番心意了。”

    闲话说完,叶皇后终于将话绕到了正题上来:“元昭回京。秦王也一起回来了。皇上一直对秦王颇为器重,此次秦王归京。只怕皇上很快就会提起立储君的事来。”

    立储是一国大事,影响深远。

    叶氏并未装傻充愣。她和叶皇后恩怨再多,也是私下的事,遇到这等大事,她还是站在叶皇后这边的。不然,若让秦王坐了皇位,将来只怕会不遗余力的对付安国公府,更不会放过陈元昭。

    “娘娘心里可有打算?”叶氏敛容问道。

    叶皇后淡淡说道:“秦王圣眷虽浓,到底不是嫡出,论身份不及阿昀。这储君的位置,还轮不到他。”

    叶氏听到这样的话并不奇怪。

    这半年来,朝堂上波涛暗涌,魏王和楚王明争暗斗不断。皇上不但没阻拦,反而冷眼旁观,颇有些考较两个儿子的意思。当然了,更有等秦王回来的意思

    现在秦王终于要回来了,叶皇后不着急才是怪事。今天特意让她进宫来,自然也是为了拉拢示好。

    果然,叶皇后又低声道:“阿昀年纪小,手中又无实权,比起秦王和楚王来难免会吃亏些。元昭手握兵权,又得皇上欢心,只要他肯全力相助,阿昀成功的机会至少也有八成。”

    “他日阿昀登基为天子,绝不会亏待了元昭。殿前都点检的位置,非元昭莫属。”

    叶氏听的怦然心动。

    殿前司都指挥使、侍卫马军都指挥使、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分别统领禁军,合称三衙。殿前都点检,则统领三衙。驻守京城,位高权重。相较之下,神卫军的统领,自然不及殿前都点检。

    而且,神卫军是大燕最精锐的军队,陈元昭领着神卫军,时常离开京城剿匪平乱,总令人心惊胆战。

    叶皇后提出的这个条件,实在令人无法拒绝。

    叶氏心中下定了决心,却没一口应下:“这等大事,我也做不了元昭的主。等元昭回来,娘娘亲自和他说岂不是更好。”

    叶皇后知道叶氏意动了,无声的扯了扯唇角。

    穿着粉色宫装的宫女进来禀报:“启禀皇后娘娘,赵公公来宣皇上口谕,皇上听闻娘娘身体有恙,特意来探望娘娘,今天中午会留在延福宫用午膳。”

    来探望她?

    哼!她病了这么久,现在都快好了,还来探望她什么?分明是知道叶氏进了宫,打着探病的借口来见叶氏。

    叶皇后一口气堵在胸口,脸上还不得不挤出惊喜的笑容来:“本宫知道了。你去御膳房吩咐一声,让御膳房多准备一些皇上爱吃的菜肴。”

    宫女笑着应声退下了。

    叶皇后瞄了叶氏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妹妹难得进宫一回,今日也留下用了午膳吧!”

    叶氏看着叶皇后忍气吞声故作贤惠的样子,心里别提多解气了,故作为难地应道:“皇上特地来探望娘娘,我留下不太好吧!”

    得了便宜还卖乖!

    叶皇后恨的牙痒,口中却笑道:“我们是姐妹,皇上是你姐夫,坐在一起用午膳也不算失礼,妹妹不用太过顾虑。”

    叶氏“勉为其难”地应下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