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八章 坦诚(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以小邹氏的心狠手辣,既是暗中处置含玉,含玉又怎么可能只身逃脱?

    必然是有人在暗中出力,悄悄救下了含玉。,然后,含玉去边关给威宁侯送信。威宁侯赶回京城,发现怀有身孕的小邹氏,一怒之下杀了小邹氏。再然后,又轮到了纪泽

    许瑾瑜看着纪妧,神色平静:“是,含玉是我暗中命人救回来的。让她去边关送信的主意,也是我暗中指使的。”

    纪妧苍白的脸孔渐渐浮起愤怒的潮红,那份愤怒中,还夹杂着失望伤心难过:“所以,这一天早在你预料之中了!你知道父亲回京后,一定会杀了红杏出墙怀有身孕的母亲泄愤。你还知道父亲会对大哥下手。如今一切都遂了你的心意,你心中是不是很快活?你登门来参加大哥的丧礼,打点帮忙琐事,不露半点声色,看着我们姐妹如此伤心难过,你心里是不是很得意?”

    说到最后几句,纪妧情不自禁的扬高了音量,情绪十分激动。

    许瑾瑜心中一阵苦涩。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从她决定报仇的那一天起,她和纪妧之间就注定了会反目。两人感情再好,也敌不过血浓于水的亲情。

    纪妧没在众人面前质问她,而是选择和她私下说清楚这些,显然也是顾虑重重。小邹氏和纪泽已经死了,威宁侯府饱受流言纷扰,绝不能再传出更多的丑闻了

    “是。这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

    许瑾瑜没有否认,声音还算平静:“姨母和世子为了遮掩自己的私~情,便联手设局让我跳进火坑。如果不是我机灵。被毁了一辈子的人就是我。还有大哥,如果没躲过那一晚,就要屈辱的成为秦王的男宠。”

    “他们这般设计我们兄妹,我凭什么不能反抗?凭什么不能反击?他们的性命矜贵,难道别人的命就低贱吗?”

    “再者,姨母死后,侯爷已经饶过世子了。可惜世子心狠手辣。意图弑父,竟派人暗中刺杀侯爷,又嫁祸给楚王。侯爷死里逃生。这才痛下决心处置了世子。”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他们的路是自己选的,有今天这样的结局。也怪不得别人。”

    纪妧对纪泽弑父的事情似乎早有预料。听到这些话竟没有特别惊讶,泪水迅速地涌出眼角:“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可是,他毕竟是我嫡亲的兄长,是我唯一的大哥。我看到他躺在棺木里,心里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所以,我不能原谅你!

    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原谅。

    许瑾瑜看着潸然泪下的纪妧。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似的,黯然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说什么对不起。因为我从未因为做过的事后悔过,就算事情重来一遍,我还会做同样的选择。你心中恨我,也是应该的,我不会怪你。”

    纪妧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忽然转过身去,颤抖着说道:“你走吧!从此以后,不要再来威宁侯府了。”

    许瑾瑜看着纪妧的背影,轻轻地说了句:“妧表姐珍重。”

    说完,转过身离开。

    许瑾瑜脚步不疾不徐,神色也没太大的变化,只有黯然的目光透露出她此刻的心情。

    纪妧没有回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纪妧的泪水落的更急了。

    一夕之间,她失去了嫡亲的兄长,还失去了最知心的好友。

    “瑾娘,你刚才去哪里了?”含玉眼尖地瞄到许瑾瑜的身影,不由得松了口气,忙走了过来:“我正想让人去找你呢!”

    许瑾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妧表姐心情不太好,我陪着她出去转悠了一圈,聊了一会儿。”

    许瑾瑜的神色异于平时,含玉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许瑾瑜不欲多说,敷衍地应道:“她心情不好,想在沉香阁里多待一会儿,我就先回来了。”顿了顿又道:“今日忙了一整天,我也累了。现在就告辞了。”

    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含玉心中十分肯定。不过,许瑾瑜不肯说,她也就识趣的没多问:“今日辛苦你了。天色不早了,你回去早些歇着。明天再过来”

    许瑾瑜却说道:“大哥明天还要去翰林院当值,我和娘就不过来了。”

    含玉又是一怔。

    按着规矩,停丧至少要七天才能下葬。纪家的亲眷们也会待足七日。许家母子是小邹氏的亲戚,来不来其实都不算失礼。不过,许瑾瑜之前一直帮着操持打点,怎么忽然又变了口风?

    许瑾瑜没有多说什么,和含玉道了别之后,便去找邹氏和许徵。母子三人一起离开了威宁侯府。

    一路上,许瑾瑜神色落寞,一言不发。

    许徵看在眼里,心中既心疼又不解:“妹妹,你怎么了?”

    邹氏也察觉到许瑾瑜的不对劲了,关切地看了过来:“瑾娘,自从出了侯府,你连一句话都没说过,是不是和谁闹了不愉快?”

    闹了不愉快也算是吧!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笑容里满是苦涩:“我和妧表姐因为一件事闹的不太愉快,以后大概不会再有什么来往了。”

    邹氏一怔:“怎么会闹到这一步。虽说妧姐儿傲气一些,可她和你素来交好,就算闹口角,也不至于不相往来吧!”

    许瑾瑜哪里有解释的心情,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许徵倒是隐约猜到了一些,不由得心疼起许瑾瑜来:“道不同则不相为谋。以前我们住在侯府,你和妧表姐来往的多,感情好些也是难免。现在她已经出嫁成了李家妇,我们搬出侯府,姨母也去世了。亲戚间的情分难免就淡了。不来往就不来往吧,也没什么可惜的。”

    许瑾瑜嗯了一声。

    然而,说的再轻松自若,心里到底是晦涩的。

    (未完待续。。)

    ps:写到这一章,心里挺难受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