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七章 坦诚(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威宁侯天亮时倒是醒了,不过,昨天一路奔波,在天牢里又被纪泽狠狠折腾了一通。,身上的伤势复发,根本下不了床。

    纪泽的尸体被暗中处理过了,衣服遮掩住了所有的伤痕。脸上不知被涂抹了什么,面色隐隐发青,一副急病暴毙的模样。

    顾采蘋强撑着到了灵堂里,在看到纪泽尸体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崩溃了,扑在棺木边恸哭不已,很快便哭得晕厥了过去。

    纪妤也没好到哪儿去,压根指望不了她帮忙。

    纪嬛姐妹两个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压垮了,纪嬛哭的眼睛红肿,纪妧哭了一场之后,倒是不再哭了。呆呆地站在棺木边,面容似悲痛又似愤怒。

    于是,只剩下含玉独自撑着大局。

    含玉一个人指挥着管事们待人接物,虽然忙碌些,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当邹氏领着许瑾瑜兄妹露面时。含玉暗暗松口气,低声央求:“今日府中客人众多,我出面招呼女眷已经是失礼了。男客那边全仗着纪家的同族帮忙招呼,幸好你们都来了。烦请你们帮忙招呼客人。”

    许瑾瑜和许徵二话不说便应下了。

    许徵在翰林院里磨练了几个月,性情沉稳圆滑了不少,今日来吊唁的,大多是文武官员。许徵帮着出面招呼这些官员,倒也不是全无好处,能结识更多的人。

    许瑾瑜则陪着含玉招呼女眷。

    含玉毕竟是妾室身份,在这样的场合面对着诰命夫人们。少了几分底气。许瑾瑜就不同了。叶皇后亲自下旨赐婚,陈元昭的未婚妻,安国公府的准儿媳。这样的身份。谁也不会轻视小瞧了去。

    秦王妃来吊唁,魏王妃和楚王妃也来了!

    几位王妃一一亮相,没待多久,吊唁过后便离开了。

    楚王妃临行前深深的看了许瑾瑜一眼,目光颇为复杂。仔细分辨的话,隐约流露出嫉恨不屑。

    至于许瑾瑜,压根没把叶秋云放在心上。

    陈元昭性子冷厉。对女子从不假以辞色。叶秋云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现在摆出这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嘴脸,未免可笑。

    忙活了一整天,来来往往吊唁的客人终于散去。留下的只有纪家的亲眷。谁也没心情进食。各自草草吃了几口,便停了筷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灵堂里的哭声也小了许多。

    顾采蘋哭的嗓子都哑了,现在想哭也哭不出来了。就这么愣愣地跪在棺木旁。两个奶娘各自抱着孩子待在一旁。两个只会哭闹的孩子。还不知世间疾苦,就没了亲爹。

    许瑾瑜心肠再硬,看到这一幕也有些不是滋味。

    纪泽确实该死,可孩子总是无辜的。还有顾采蘋,年纪轻轻就要守寡了

    “瑾表妹,”一直没吭声的纪妧沙哑着声音张口了:“你随我来,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许瑾瑜点点头,默默地随着纪妧出了灵堂。

    纪妧脚步迟缓。背影寂寥,一路未停。一直走到沉香阁。今日府里所有的丫鬟婆子都去了灵堂那边,沉香阁除了守门的小丫鬟外再无旁人。

    纪妧站在熟悉的回廊下,神色恍惚。

    许瑾瑜敏锐的察觉到纪妧有些不对劲,轻声道:“妧表姐,人死不能复生,还望你节哀”

    “瑾表妹,”纪妧忽地打断了许瑾瑜:“短短两个月,先是母亲意外身亡,现在又是大哥。他们的死真的都是意外吗?”

    许瑾瑜张张嘴,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在聪慧过人的纪妧面前,再说什么意外之类的话,未免有自欺欺人之嫌。

    纪妧抬起头,直直地看着许瑾瑜,那目光无比复杂:“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无需拐弯抹角。我有些事想问你,看在我们两个相交一场的份上,希望你能直言相告,不再有隐瞒。”

    许瑾瑜抿了抿嘴唇,点点头:“想问什么,你就问吧!”

    “当日你和姨母表弟急着搬出侯府,到底是因为什么?”纪妧第一个问题,便问的直接而尖锐。

    许瑾瑜沉默片刻,才答道:“姨母想让我嫁给世子做续弦,因为我不情愿,她就暗中设了局,想让我失了清白名节,不得不嫁给世子。我将计就计,引着顾采蘋替我前去,后来的事你也该知道了。”

    “后来,世子又想将大哥献给秦王”

    纪妧神色震惊,忍不住打断了许瑾瑜:“什么叫献给秦王?”

    许瑾瑜淡淡说道:“就是字面的意思,你这么聪明,应该能听懂。”

    纪妧哑然无语。原本因为猜到了某些事实悲愤不已的心情,晃晃悠悠的沉了下去。

    这些秘密,许瑾瑜一直守口如瓶,出了陈元昭之外,再无别人知晓。既然纪妧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她也不想再隐瞒了。

    “秦王好男风,尤其喜欢眉目清秀斯文儒雅的少年。大哥很不巧地入了秦王的眼,世子为了讨好秦王,便决定将大哥献给秦王,以博得秦王欢心。”

    许瑾瑜神色依旧淡然,语气却冷冽了几分:“大哥考中了解元,秦王特意到府中来道贺。大哥无法拒绝,只得去浅云居陪秦王和世子喝酒。他心中存着戒备,故意装醉,这才躲过了一劫。”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母子三人就急急地搬出了侯府。”

    这个意料不到的事实,令纪妧震惊不已。

    许瑾瑜抬起眼眸:“妧表姐,你是不是还想问我,到底知不知道姨母和世子之间的事?”

    纪妧身子一震,深呼吸一口气:“你既是这么说,看来是早就知情了。”

    许瑾瑜直认不讳:“是,我早就猜到了。不过,我一直没告诉你。一来我没什么证据,二来,世子是你嫡亲的兄长。我们两个感情再好,到底比不得你们兄妹情深。你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去质问世子。我不想冒任何风险。”

    纪妧沉默了许久,才问道:“含玉是你暗中命人救回来的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