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六章 喜讯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忽然惊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值夜的初夏被许瑾瑜惊醒了,揉着眼起身:“睡的好好的,怎么忽然醒了?是不是做噩梦了?这还没到四更天呢!”

    许瑾瑜定定神,皱眉说道:“我没做噩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就惊醒了。”

    一颗心跳地飞快,仿佛忽然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醒了之后,许瑾瑜睡意全无,怔怔的坐了片刻,然后喊了初夏一声:“初夏,到我身边来,我们说会儿话。”

    初夏应了一声,利落地爬上来,掀开被褥凑到了许瑾瑜身边。主仆两个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

    “小姐,姑爷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初夏低声道:“这么久了,才送了两封信回来。”

    提起陈元昭,许瑾瑜的目光柔和了起来,轻声道:“他去山东有要事在身,能抽出闲空来给我写信已经算不错了。”

    而且,陈元昭也不是那种擅长风花雪月甜言蜜语的男人。写来的信都是干巴巴的几句话,和交给兵部的公文相差无几。

    山东民乱四起,陈元昭一边平定民乱,一边追查刺杀太子的刺客,还要和秦王魏王楚王虚与委蛇,劳心劳力不说,还要时刻提防有人暗中放冷箭,压力绝不会小。可这些,陈元昭在信中只字不提,显然是不想让她忧心。

    闲话了几句,许瑾瑜忽地低声问道:“初夏。你觉得周勇怎么样?”

    初夏先是一怔,很快,脸颊如火烧一般滚烫:“小、小姐。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一向伶牙俐齿的初夏,此时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许瑾瑜无声地笑了笑,心中涌起浓浓的不舍,半晌才说道:“周勇相貌端正,性子伶俐,身手又好,也算配得上你了。初夏。我实在舍不得你。想将你多留在身边几年。等你到了二十岁,我再为你做主亲事,为你准备嫁妆”

    初夏羞红了脸。忸怩地应道:“一切都由小姐做主就是了。”

    许瑾瑜哑然失笑,正要再说什么,敲门声忽的响了起来。

    咚咚的急促声音,在深夜里骤然响起。令人心惊:“小姐。威宁侯府送了丧信来。威宁侯世子在天牢里得了暴病身亡了。”

    纪泽死了?

    许瑾瑜头脑空白了片刻。

    其实,对这个结果她早有预料。

    威宁侯逃过一劫,不但没死,还命人送了信给皇上,让纪泽下了天牢。只要威宁侯回了京城,绝不会放过纪泽。

    可这个预料中的结果真正来到眼前时,她依然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前世耗费了八年的时间和心血,生命中几乎只剩下报仇雪恨。这一世重生而回。她隐忍不发,谨慎仔细的慢慢布局。令小邹氏死在纪泽的刀下,纪泽死在威宁侯的手中。

    咬牙切齿痛恨着的那个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大仇得报的感觉,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快意。反而有些空落落的。

    “小姐,你怎么哭了。”初夏心疼地为许瑾瑜擦拭眼泪:“你不是一直在盼着这一天么?”

    许瑾瑜虽然没对初夏吐露太多实情,可初夏天天陪伴在许瑾瑜身边,将很多事都看在眼底。心里隐约地知道,许瑾瑜对纪泽怀着莫名的深切痛恨。

    纪泽死了,小姐应该松口气应该高兴才对吧!

    是啊,她不是一直在盼着这一天吗?

    许瑾瑜深呼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说道:“伺候我更衣,我要去找大哥。”

    这样的好消息,许徵知道了也一定很高兴。

    没等许瑾瑜出屋子,许徵就来了。

    “妹妹,侯府送丧信来,你应该知道了吧!”屋里的光线并不明朗,许徵一脸欣喜激动,似能放出光来:“纪泽在天牢里得了暴病死了。”

    许瑾瑜看着许徵释然轻松的笑容,心里那一丝茫然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展颜笑道:“是啊,这实在是个好消息。大哥,你以后不用再忧心了,不会有人对你虎视眈眈,暗中害你了。”

    许徵口中从来不提,其实这半年多来一直藏着这桩心事。明明不喜有人暗中跟着自己,也默许了暗卫随行。

    现在,纪泽终于死了!

    笼罩在许徵头上的阴影也烟消云散了。

    许徵语气颇为轻快:“侯府明日办丧事,我们一大早就过去。”

    许瑾瑜笑着应了一声:“好,现在还早,你也回屋子再睡两个时辰。”

    话是这么说,可这一夜,兄妹两个谁又能真正入眠?

    第二天一大早,许瑾瑜早早起了床,许徵也已穿戴整齐。兄妹两个一起去见邹氏。

    邹氏半夜知道了侯府里的丧信后,也是一夜难眠。

    自从知道纪泽暗中设计许徵,邹氏对纪泽全无半分好感。可听到纪泽忽然暴毙的消息,心里还是觉得不是滋味。

    “威宁侯府真是多灾多难。”邹氏唏嘘着叹道:“先是你姨母因为走火意外身亡,现在又是世子暴毙。”

    侯府接二连三的死人,实在是不吉利。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或许是姨母和世子前辈子做了什么错事,这辈子被老天爷提前取走了性命。”

    此时信佛成风,因果之说深入人心。

    邹氏想了想,不由得点头附和:“你这么一说,倒也颇有些道理。不过,死者为大,这种话私下里说说无妨,到了威宁侯府吊唁的时候,可万万不能乱说。”

    许瑾瑜乖乖应下了。

    母子三人坐上马车,去了威宁侯府。

    纪泽年纪轻轻,却位高权重,是秦王心腹,平日交游广阔。忽然在天牢中暴毙,令人惊疑不定。前往威宁侯府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尤其是秦王党羽,几乎全数都来了。

    众人也是不得不来。

    秦王虽然远在山东养伤,没能及时回京。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圣心所归。留在京城的秦王党羽们,一边为秦王造势,一边摩拳擦掌地等着秦王归来。

    谁能想到,这么关键的时候,秦王党的中坚力量竟“意外”死在了天牢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