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四章 毒酒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来的果然是威宁侯。,

    威宁侯受伤未愈,身上缠了许多绷带,走路时还要人搀扶。

    身后的侍卫俱都佩戴着刀剑,一个个神色沉凝,透出肃杀之气。

    威宁侯面无表情地看着神色激动欢喜的纪泽,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嘲讽,缓缓说道:“见到我平安回来,你真的高兴吗?”

    纪泽心里一沉,神色依然维持着镇定:“父亲平安无事,我心中当然庆幸高兴。父亲对我似乎有些误会,请听我解释”

    威宁侯冷冷地打断了纪泽:“有件事,我确实想听听你的解释。一个月前,我接到边关送来的密报,顶替我的那个替身在领兵上阵时,被一支毒箭射中,虽然不是要害之处,却很快毒发身亡。细查之下,那支毒箭竟是从边军里射来的。而且,毒箭上的毒十分罕见,绝非蛮夷所有。”

    “我想问问你,到底是谁和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非要置我于死地?”

    威宁侯目光锐利,透着冰冷的寒意。

    纪泽的心几乎沉到了谷底。

    电光火石间,他忽然什么都想通了。

    威宁侯接到这封密报后,已经猜出了是他暗中设局动的手,心中早存了戒备之心。或许,那一天夜里的刺杀也早在威宁侯预料中

    纪泽暗暗握紧了拳头,神色有些僵硬:“边关离京城万里之遥,连父亲都不知道的事情。我自然更不清楚。”

    威宁侯讥讽地扯了扯唇角:“哦?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一天晚上的刺客主谋,你总该知道吧!”

    纪泽定定神答道:“刑部一直在追查此事,查到的线索和楚王殿下有关。此事人人皆知。父亲不妨亲自去刑部问一问。”

    纪泽的辩解和否认,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不需要什么证据,父子两个都心知肚明。

    威宁侯定定地看着纪泽,忽的扬起手,让侍卫们全部退开几米远。父子两个隔着结实的铁栅栏对视。

    “玉堂,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威宁侯沉声道:“那一天夜里的刺客,到底是谁派来的?”

    这是威宁侯给纪泽的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纪泽坦然承认有了弑父的心思。或许威宁侯会饶他一命。

    然而,看着威宁侯冰冷无情的眼睛,纪泽死死压抑在心底的恨意全部涌上心头。明知道示弱才是上策,口中说出的依然是:“父亲,儿子真的不知情。”

    好!好一个不知情!

    威宁侯怒极反笑,心里最后一丝犹豫也烟消云散。

    “来人!把酒端过来!”威宁侯扬声怒喝。

    一个侍卫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个木盘。盘子上只放了一杯酒。放下毒酒后,侍卫立刻退开了。

    那杯毒酒,就放在纪泽触手可及之处。

    纪泽死死地盯着那杯酒,眼里闪过愤怒惊惧,从牙缝里挤出了几句话:“父亲这是何意?无凭无据,就要定我的死罪,毒杀自己的亲儿子,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父亲还有何颜面见人?”

    “你连弑父的名声都不在意了,我还用在意杀子的名声吗?”威宁侯面无表情地看着纪泽。仿佛在看着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目光残酷而冰冷:“有些事你不承认也无妨,我心中清楚,皇上也明白。今天这杯酒,你自己喝下去,算是保全你最后的体面。”

    纪泽的俊脸泛白,心里一片冰冷。

    威宁侯这是狠下了心肠,今天就要他的性命

    纪泽的脸色变了又变,心中满是怨怼不甘:“我不服!没有一点证据,凭什么就要取走我的性命!我不服!”

    他正值大好年华,他有满腔的野心抱负,他不想死!

    威宁侯听着他的话,似是觉得好笑:“你不服?这个时候你来跟我说你不服,你不觉得太迟了吗?你多年前做下大逆不道的事情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应该有这一刻的心理准备。”

    “上一次在田庄里,我放过你一回。如果你懊悔自责,至此安分老实,念在父子一场,我就当那些事没发生过。可你又是怎么做的?在边关安插人手的事,是去年就安排好的吧!那一天夜里的刺杀,没留下半点证据,也花费了你不少心思吧!”

    “你一心要置我于死地!已经是我的生死仇敌。我不杀了你,你迟早有一天会杀了我。你告诉我,你凭什么不服?我凭什么不能要你的命?”

    他曾经给过纪泽机会。

    可纪泽回报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伤害。

    这样狠毒的儿子,不要也罢!

    千古艰难唯一死!

    纪泽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被逼着喝毒酒的这一天。

    纪泽定定地看着威宁侯,忽的扬声笑了起来。犹如一匹受了重伤即将咽气的狼,笑声惨厉而尖锐。听着让人背脊发凉。

    几米外的侍卫们面面相觑,下意识地上前几步。

    威宁侯头也未回:“都给我退回去。”

    侍卫们只得退了回去。

    威宁侯看着纪泽失态狂笑,看着纪泽笑出了眼泪,看着纪泽由笑渐渐变成了哭,看着纪泽泪流满面。

    威宁侯心中在想什么,无人得知。那张如刀镌刻出的脸孔冷漠如冰雪,没有丝毫动容。

    纪泽不知何时跪到了地上,眼中满是绝望,声音也变的颤抖软弱:“父亲,我知道错了。你就饶过我这一回。我今后一定诚心改过父亲”

    说着,从铁栏中伸出了胳膊,他的脸上布满了哀求。泪水从眼角不停地滑落。

    就算是铁石心肠,看着这样的画面,也很难不动容吧!

    威宁侯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纹,下意识地上前一步。

    纪泽泪眼模糊的眼中闪过戾气,猛地伸出手拉住威宁侯的胳膊。将威宁侯猛然拉到了铁栏边,然后两只手掐住了威宁侯的脖子,脸孔狰狞扭曲疯狂:“你去死吧!”

    威宁侯既惊又怒,想要挣脱开来,可他身体虚弱无力,根本敌不过纪泽。

    (未完待续。。)

    ps:新的一个月,求大家的保底粉红票~今天有三更哦~o(n_n)o~

    另外,推荐朋友端木景晨的新书,盛世芳华。作者文笔优美,故事精彩,书荒的亲们可以搜索看看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