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三章 相残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泽被关进了天牢!

    楚王知道这一消息之后,皱着眉头,久久没有说话。☆→頂☆→点☆→小☆→说,

    叶皇后揣度不透楚王的心思,索性张口问道:“阿昀,这件事实在蹊跷。你是不是想出了什么?”

    楚王眸光一闪,扯了扯唇角:“我一时也没想通这其中的缘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父皇应该很快就会准我出延福宫了。”

    至于沸沸扬扬的流言,虽然令人气闷,却也没什么实际的危害。

    叶皇后嗯了一声,恨恨地说道:“此次倒是便宜魏王了。你在延福宫里待了几天,他趁机向你父皇献媚,拉拢人心。”

    楚王脸上闪过一丝阴霾,沉声说道:“他也休想讨什么便宜。”

    兄弟两个首次交锋,谁也没能占上风,各自暗恨对方将自己拖在流言里臭了名声。

    叶皇后见楚王面色不愉,安慰道:“罢了!不想这些令人不快的事了。对了,元昭去了山东这么久,有没有打发人送消息回来?”

    楚王点点头道:“有,前两天刚接了消息。陈元昭正在全力追查刺客的线索和下落,只要一有消息,立刻就会命人送信到京城来。”

    叶皇后舒展眉头:“那就好。元昭做事果然犀利果断,有他助你一臂之力,秦王魏王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楚王扯了扯唇角,眼里却没多少笑意:“母后放心的太早了。不止是我存着拉拢之意,魏王也在暗中拉拢结交陈元昭。”

    陈元昭到底会站在哪一边。还说不准。

    叶皇后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是元昭的亲姨母,等他回京城来,我会亲自和他说一回。元昭肯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母子两个正低声说着话。皇上身边的内侍来宣皇上口谕:“皇上有旨,楚王殿下在宫中伺疾多日,劳心劳力十分辛苦,今天可以回府休息了。”

    楚王忙领旨谢恩,一颗心终于踏踏实实地落了地。

    父皇解除了他的软禁,显然是疑心去了大半。

    刺杀的真相,等威宁侯回京之后。一切自然明朗。

    “启禀魏王殿下,皇上已经解除了楚王的禁足令。楚王此时已经回了楚王府了。”一个侍卫低声禀报。

    魏王嗯了一声,挥挥手让侍卫退下。然后。陷入沉思。

    威宁侯恳请父皇将纪泽打入天牢,到底是何用意?

    难道,指使刺客暗中刺杀威宁侯的不是别人,就是纪泽?

    儿子要杀老子。老子也毫不客气地对儿子动手这一幕父子相残的好戏。倒是十分精彩。只便宜了楚王,才软禁了几日就回了楚王府。

    经过这件事,兄弟两人间也不必假惺惺的假装和睦了。为了储君之位,各出奇谋,各自施展手段吧!

    楚王暗中拉拢陈元昭的事,自然瞒不过魏王。

    这个楚王,根本不知道陈元昭对他们母子身怀恨意的事,还打着利用陈元昭的主意。真是可笑之极。

    想及此,魏王讥讽地扯了扯唇角。

    不过。陈元昭心思深沉,也不得不防。

    按着大燕朝的惯例,进了天牢的官员,都由皇上亲自审问定罪。

    简单来说,只要进了天牢,基本都没什么好下场。不掉脑袋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顾采蘋弄不明白,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纪泽忽然就被抓进了天牢?

    六神无主地哭了两天之后,顾采蘋总算镇定了一些,去找含玉,商量着怎么救纪泽出天牢。

    含玉却百般推脱,不肯接这个话茬。

    顾采蘋又气又急,话语尖酸刻薄起来:“我看你是巴不得世子永远出不来了吧!我告诉你,你就是个伺候人的丫鬟,就算做了侯爷的侍妾,也是个永远上不了台面的卑贱身份。哪怕你日后生了儿子,这侯府的爵位也轮不到你儿子的头上。你趁早死了那份心吧!”

    含玉不恼不怒,心平气和地答道:“世子妃多虑了。我自知身份低微,从不敢有这等奢望。世子被抓进天牢,我心中也十分焦虑着急。可这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不管花多少银子,也没人敢放世子出天牢。这一点,你心里也该清楚才是。”

    顿了顿又道:“这种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等侯爷回来。一切自有侯爷做主。你安心地照顾两个孩子才是正理。”

    顾采蘋被噎了一下,然后,眼泪哗地涌了出来:“你说的倒是轻巧。世子在天牢里受苦,我这心里像被针扎似的难受”

    含玉同情地看了哭哭啼啼的顾采蘋一眼。

    可怜的顾采蘋,直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纪泽这回进了天牢,只怕是永远都不会再出来了。

    顾采蘋又回了一趟顾府,对着父母一通哭诉,央求顾老爷救人。

    顾老爷铁青着脸怒叱:“皇上亲自下旨,将纪泽下了天牢。这种时候,我们顾家撇清还来不及,万万不能往前凑,免得被连累。你也别闹腾了,乖乖回纪家待着等消息。”

    明眼人都能看出此事的不同寻常,以顾老爷的精明圆滑,岂肯担这样的风险。

    当日真是失策,竟由着顾采蘋任性,嫁给纪泽做续弦。纪泽有个三长两短,顾采蘋领着孩子要怎么办?

    顾采蘋被骂的泪水涟涟,又哭着央求顾夫人:“娘,你替我向爹说说情,不能救世子回来,至少也帮着打探一下消息。”

    顾夫人无奈的叹口气:“采蘋,不是爹娘不肯帮你。可此事关系太大了。你爹是绝不肯沾边的,娘也没办法。”

    顾采蘋眼睛哭的又红又肿。可顾老爷丝毫没心软,顾采蘋只得无奈地回了威宁侯府。

    时间一晃就过了半个多月。

    顾采蘋等人翘首期盼着威宁侯归来,朝堂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密切关注此事。

    威宁侯伤势不轻。好在没有致命的伤。再加上太医院里的太医们医术高超,各种名贵的补品源源不断地送来,威宁侯终于能勉强坐马车了。

    太医们一刻没敢耽搁,立刻禀报给了皇上。皇上很快下了旨意,命人接威宁侯进宫。

    皇上体恤威宁侯伤势未愈,不便走动,特意恩准威宁侯坐轿辇进了宫。这份恩宠。绝对是勋贵武将里的第一人,令人眼热羡慕不已。

    威宁侯右胳膊绑着绷带,身上也缠的结结实实。整个人显得僵硬可笑。这副模样,就是想行跪礼也是不可能了。

    “臣见过皇上。”威宁侯只能站着行了拱手礼,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皇上叹了口气:“罢了。你受了这么多伤。不用顾虑这些繁琐礼节了。”

    接着,从桌上拿起了一张信纸,正是当日威宁侯请人送给皇上的那一份信:“朕准你所请,已经将纪泽抓进了天牢。不准任何人探视靠近。朕等了半个多月,你现在是不是该给朕一个解释和交代了?”

    威宁侯眼中闪过一丝晦涩和痛苦:“请皇上摒退左右,臣有要事要独自禀报。”

    皇上点点头,挥挥手,一旁的太监和侍卫都退到了崇政殿外。

    威宁侯深呼吸一口气。低声说道:“臣当日私自潜回京城,是因为有人给臣通风报信。臣的妻子和别的男子有染。还怀了身孕。臣听闻此事,愤怒之极,安排好一切之后便匆匆赶回京城”

    威宁侯没有隐瞒,将小邹氏和纪泽之间的事情尽数道来。

    对一个男人来说,最无法忍受的羞辱是什么?当然是妻子红杏出墙。

    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那个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威宁侯身受这样的奇耻大辱,还不能声张,心里不知多憋屈。此时又不得不向皇上禀明一切,一张老脸火辣辣的。

    殊不知,皇上听着也有几分心虚。

    身为天子,无人敢撬他的墙角。

    不过,他一个冲动之余,倒是给臣子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而且一戴就是数年,顺便还让臣子替他养着儿子

    一不小心有点走神。皇上很快回过神来,犹豫片刻才安慰道:“人已经死了,你也放宽心,不要总记着此事了。”

    威宁侯苦笑一声,笑容中夹杂着几分难以言喻的苦涩和愤怒:“臣也想过,人死如灯灭,不必总耿耿于怀了。可没想到,臣愿意息事宁人,那个混账东西却记恨在心,暗中指使刺客行刺于我。”

    想到那天夜里的凶险之处,威宁侯心有余悸,面色也沉了下来:“那些死士人数众多,个个身手高强。幸好我擅长水性,跳进汴河里才得以脱身。后来又被路过的农夫救了起来,否则,微臣早已命归黄泉了。”

    皇上早已料到这个事实,不过,在亲耳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依然觉得心惊肉跳:“你怎么敢确定,那些死士是纪泽派去刺杀你的?当时查探尸体的时候,找到的可是楚王府的腰牌”

    “这不过是嫁祸于人之计!”威宁侯斩钉截铁地说道:“楚王生性善良,又和微臣无冤无仇,绝不可能对微臣下手。”

    这话听在皇上的耳中,自是十分顺耳。不过,安抚的话还是要说的:“刑部找到了这块腰牌,呈到朕的面前。朕当时勃然大怒,立刻将楚王软禁在了宫里,一边命人加紧调查此事。直到你的音讯传来,朕才放了楚王回府。”

    威宁侯感激地谢了皇恩浩荡。

    没有外人在场,皇上也放下了天子的架子,颇有些促膝谈心的意味:“现在你的伤势好了大半,人也回来了。接下来也该想想怎么处置纪泽了。”

    所谓处置,当然可以从严处理,也可以轻轻放过,端看威宁侯态度如何了。

    威宁侯眼中寒光一闪,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样大逆不道胆敢弑父的儿子,臣不要也罢!还请皇上秉公处理。”

    行刺朝廷重臣,这可是砍头的死罪!

    皇上也没料到威宁侯竟然狠得下心肠要儿子的性命,默然片刻才叹道:“也罢!就按着你的心意处理吧!不过,要给他定罪,总得有确切的证据。那些死士不见踪影,又没留下任何证据”

    “他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计划周密,不会留下任何把柄。”威宁侯沉声说道:“证据大概是找不到了。”

    “所以,不用去找什么证据。也无需将此事宣扬开来。私下在天牢里处置了他就是了。”

    皇上了然地点了点头。

    威宁侯不愿宣扬此事,却也不肯放过纪泽。这么一来倒也容易,让人送杯毒酒进天牢,对外宣传是暴病身亡就行了。

    此时的皇上,心中暗暗唏嘘着威宁侯的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儿子也下得了狠手。却不知自己很快也将面临同样的愤怒。

    天牢里常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令人气短胸闷作呕。

    不过,待的久了,也就麻木了。

    纪泽在天牢的最里间,每日有人送饭送水,还送来干净的衣物。不过,却一直没有人来审问。

    威宁侯不但没死,还送了一封信来,然后,皇上就命人将他押进了天牢。一关就是半个多月。

    皇上的用意很明显,要等威宁侯回来再审问定罪

    这些天,他细细地将事情从头至尾想了几遍,确定自己没留下任何纰漏。就算威宁侯猜到是他动的手,也没有确切的证据!

    再者说了,他是纪家唯一的子嗣,威宁侯再愤怒,也不可能对他下毒手吧!

    纪泽在心中反复安慰自己,表面还算镇定。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心里却愈发焦虑难安。

    天牢里光线暗淡,几乎分不清白天黑夜。每天只有狱卒送两顿饭来。

    纪泽听到脚步声时,心中一惊。

    狱卒刚走了没多久。是谁来了?

    一张意想不到又熟悉的脸孔映入眼帘。

    纪泽猝不及防之余,瞳孔陡然收缩了一下。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挤出激动的表情:“父亲,你总算平安回来了。”

    (未完待续。。)

    ps:漫长的十月过去了,感谢亲们不离不弃的订阅支持。本文会在下个月完本,可能月中,也可能是月底。下一章,纪泽要领盒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