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二章 乱象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楚王真是心狠手辣,为了争夺储君的位置,竟然对威宁侯下手。頂點小說,”回程的马车上,邹氏一边长吁短叹,一边庆幸:“幸好这皇储之争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先是太子被刺杀,现在又轮到威宁侯,动辄流血杀人,实在令人心惊胆寒。

    许瑾瑜满腹心事,听到邹氏这样的话,无奈的扯了扯唇角。

    邹氏一直被蒙在鼓里,压根不知道这夺储一事和许家息息相关

    许徵很快也回了府。

    许徵先问了许瑾瑜今日的侯府之行,然后才说起了自己听说的消息:“威宁侯遇刺一事闹的沸沸扬扬,传闻是楚王暗中指使刺客下的手。皇上大怒之下,将楚王软禁在了延福宫。刑部几乎派了所有的人手,四处查找威宁侯的下落。”

    也不知威宁侯到底是死是活。

    许瑾瑜轻声道:“大哥,你真的相信是楚王动的手么?”

    许徵心里一动:“妹妹,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证据都没有,只是猜想罢了。”许瑾瑜眸光微闪:“楚王若是真的想刺杀威宁侯,怎么会选那样的机会下手?刺客的身上又怎么会带着楚王府的腰牌?”

    许徵若有所思:“你说的没错。仔细一想,确实像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楚王。”

    可如果不是楚王动的手,又会是谁?

    许瑾瑜缓缓说道:“是纪泽!”语气异常肯定。

    许徵听到这个答案,也没特别意外。纪泽连私~通继母的事都做了。暗中谋杀亲生父亲也不是做不出来。

    如果威宁侯真的死了,纪泽行事也就没了顾忌。迟早会对付他们兄妹

    许徵和许瑾瑜对视一眼,兄妹两个心有灵犀。立刻就领会了彼此心中的忧虑。

    “大哥(妹妹),你近来要多加小心。”两人不约而同的出言叮嘱。

    许瑾瑜抢着说道:“我待在府里,极少出去走动。你每天要进出翰林院,一定要多带些侍卫。”

    纪泽在暗中不知搜罗了多少身手高强的死士。先刺杀太子,现在又是威宁侯,想起来都让人不寒而栗。

    许徵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些日子,你也别再去威宁侯府了。姨母死了。我们和侯府的情分也少了许多,走动少些也不会惹人疑心。”

    许瑾瑜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短短几天,京城里流言鼎沸。

    楚王意图储君之位。暗中命人刺杀威宁侯剪除秦王党羽一事传至街头巷尾,传的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传的家喻户晓人尽皆知。

    楚王辛苦维持了这么多年的文弱温雅孝顺的形象毁之一旦。

    楚王和叶皇后虽然身在延福宫,耳目却遍及京城。知道此事后。鼻子都要气歪了。

    谣言传的这么猛烈。肯定有人暗中推波助澜。再一细查,这背后的黑手竟是魏王。叶皇后深谙宫斗之道,这样的时候跳出来解释辩白根本无人相信。最好的法子是祸水东引,用更耸人听闻的流言彻底将水搅浑。

    于是,街头巷尾的流言迅速换了最新的版本。

    据说有人暗中设局刺杀威宁侯,然后栽赃陷害楚王。那块腰牌是有意落下,以便将脏水泼到楚王身上。还听说,那个暗中陷害楚王的人就是野心勃勃的魏王。

    至于证据这种事情还要什么证据?谁得了最多的好处。谁就是背后下黑手的人嘛!

    不得不说,流言中其实包含了大部分真相。只是身在其中。反而看不分明罢了。

    对纪泽来说,巴不得流言愈演愈烈才好。不管流言怎么纷扰,也没人能猜到他这个儿子身上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直没查到威宁侯的行踪。

    纪泽心里的惊疑不定,也渐渐平息了。

    看来,威宁侯是真的死了。不然,这么多人这么大张旗鼓的搜寻,早该找到威宁侯的下落了

    纪泽摆出了一番孝子的模样,每天早出晚归不眠不休的找人,整个人又瘦又憔悴。倒是迎来了一片赞誉声。

    侯府内宅里,纪妤哭了几天,含玉也是夜夜垂泪寝食难安。然而,不管怎么哭,也没等来威宁侯的消息。

    这一日朝会上,皇上阴沉着脸诘问王尚书:“朕给了你三天时间,之后又宽限了五天。到今天已经整整八天了,威宁侯人呢?找回来没有?”

    王尚书苦着脸跪下了:“臣无能,没能找到威宁侯。还请皇上责罚!”

    皇上曾怒言,若是威宁侯没找回来,就要摘了王尚书的乌纱帽。这当然只是气话。威宁侯找不回来,总不能真的罢了王尚书的官职。

    皇上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气,不止是因为威宁侯的下落不明,更是为了楚王和魏王。

    其实,皇上打从心底里不相信善良纯孝的楚王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十有**是被人嫁祸陷害了。将楚王软禁在宫里,大半是为了给臣子们一个交代。还有一层隐晦的心思,想将此事压下来。

    谁能想到,短短几天,流言就铺天盖地的传遍了京城,还将魏王也牵扯了进去。皇上大失颜面,皇家大失颜面。

    可这种事情能找谁算账去?

    憋了一肚子闷气的皇上,在朝会上大发雷霆也是难免的。

    皇上痛骂王尚书一通,又看向纪泽:“纪统领带着侍卫找了几天,可有收获?”

    纪泽既羞愧又自责地应道:“臣无能,一直没能找到父亲的下落。”

    皇上心中一阵恻然。

    这么多人将京城几乎翻了个遍。依然没能找到威宁侯。看来,威宁侯是真的遭了不测。大燕朝失了一员猛将,秦王也失了一大助力

    就在此刻。负责传话通禀的太监匆匆进了金銮殿,脸上满是惊喜,声音兴奋激动:“启禀皇上,有威宁侯的消息了。”

    什么?威宁侯竟然没死?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皇上大喜过望,立刻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威宁侯人在哪里?是谁找到了他?快些让人进来细细禀报!”

    一片欢腾惊喜中,无人发现,纪泽的表情有刹那的僵硬。然后。很快又化成了惊喜和激动。

    报信的人是刑部郎中。

    “说来惭愧,刑部所有人都出去寻找威宁侯的下落,一直遍寻不见。今天是威宁侯主动命人送信到了刑部来。说是那一日掉进汴河后。顺着河流到了城外,后来又被一个农夫救起。之后一直在这户农家养伤。前几天一直昏迷不醒,直到昨天才醒,这才命人到刑部来送了信”

    怪不得一直没找到威宁侯的下落。原来他根本就不在汴梁内城。而是在一个僻静的村落里养伤。

    皇上松了口气。喜形于色:“好,果然是个好消息!”

    纪泽立刻上前一步:“皇上,臣今天就去接父亲回侯府养伤。”

    皇上正要点头,那个刑部郎中咳嗽了一声:“皇上,臣还有一事启奏。威宁侯还让人送了一封信来,说是请皇上亲启。”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

    皇上嗯了一声。立刻便有内侍上前接了信,呈到皇上面前。

    信上只有一行字。

    皇上拆了信。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站在金銮殿内的群臣们都在暗自揣测这封信上的内容。也不知信上到底写了什么。竟让皇上也变了脸色。

    莫非,楚王真的是刺杀威宁侯的主谋?抑或是近来颇得圣眷的魏王?

    皇上缓缓地收起了信,目光深沉冷厉地掠过众人的脸。臣子们无人敢和皇上对视,纷纷垂了眼。

    那两道冷冽的目光,终于停下了,落在纪泽的身上。

    纪泽心里一跳,忽然有种莫名的不妙预感。

    “来人!”皇上冷冷地吩咐:“将纪统领拿下,关进天牢!”

    今日朝会一波接着一波的意外,简直令人眼花缭乱。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御前侍卫领命上前,将纪泽团团围住。

    纪泽的表情有些僵硬,勉强维持镇定:“皇上何故要将臣押进天牢,臣心中实在费解。”

    皇上挑了挑眉,淡淡说道:“朕心中也觉得费解。不过,这是威宁侯的意思,具体怎么回事,等威宁侯回来,朕再亲自问他也不迟。”

    此言一出,众人一阵哗然,看向纪泽的目光也变的微妙起来。

    威宁侯受了重伤,刚醒来就迫不及待的命人送信,请求皇上将儿子关进天牢此事实在太诡异了!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纪泽听了这番话,面色终于彻底变了。

    这一切他做的十分隐蔽,自信无人能查出真相。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威宁侯竟逃出生天,而且疑心到了他的身上。甚至不惜在众人面前袒露父子不和的真相

    现在该怎么办?

    短短瞬间,纪泽的脑海中掠过一连串的念头。不过,不管如何,他也不敢在金銮殿上喧哗闹腾。更不敢违抗圣旨。皇上金口一开,他只剩一条路可走。

    纪泽面色难看地随着御前侍卫走了。

    众臣面面相觑,心中各自猜疑不定。

    皇上的心情也未必好到哪儿去,说了声“退朝”,便沉着脸拂袖而去。

    纪泽被关进天牢一事带来的震撼,丝毫不弱于威宁侯被刺杀的消息,迅疾地在京城传开。

    顾采蘋听到此噩耗,尖叫一声,当时就晕厥了过去。

    纪妤泪水涟涟地去找含玉:“玉姨娘,父亲安然无恙,应该是好事才对。为什么大哥又被关进了天牢?”

    含玉心情纷乱复杂,哪里有闲心向纪妤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侯爷被接回府了,一切就什么都明白了。”

    威宁侯的藏身之处十分偏僻,而且身上的伤势颇重,暂时不能挪动。听闻皇上已经派了太医前往去为威宁侯治伤,过些日子就该回来了。

    纪妤还要再哭诉,含玉却说道:“我要去邹家老宅一趟,有什么话等晚上回来再说。”

    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含玉憋了一肚子的话,可这些话绝不能随意说出口。也只能去找同样知道内情的许瑾瑜了。

    纪妤气地直跺脚。

    大哥被抓进天牢,含玉不想着怎么救大哥回来,还有闲心去找许瑾瑜真是没良心的混账!

    一个时辰后,马车在邹家老宅门前停下了。

    许瑾瑜得了消息,亲自出来相迎:“玉姨娘,你今日怎么来了?”

    含玉叹了口气:“我们进去再说。”

    威宁侯府里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许瑾瑜,周勇定期暗中传递消息来。不过,今日事情发生的仓促,含玉又是刚接到消息就来了邹家,因此,许瑾瑜对事情的最新进展并不知情。

    当含玉说起威宁侯有了音讯,纪泽又被关进了天牢时,许瑾瑜既惊又喜,脱口而出道:“太好了!侯爷肯定是猜到了幕后黑手就是纪泽,所以才会送信给皇上,恳请皇上将纪泽关进天牢。”

    说起来,这对父子其实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纪泽狠得下心刺杀父亲,威宁侯对儿子也没多少舔犊之情。一旦察觉到纪泽是凶手,毫不留情地反击回去。

    屋里只有两人在说话,含玉也无需装模作样了,释然地笑道:“是啊,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里也觉得十分轻松快意。当着别人的面,总得装出几分忧虑焦急,其实我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因为小邹氏的死,纪泽对含玉恨之入骨。含玉毫不怀疑,只要威宁侯一死,纪泽绝不会容她活下去。

    现在威宁侯下定决心对付纪泽,对含玉和许瑾瑜来说,自然是好消息。

    含玉迫不及待地来见许瑾瑜,颇有点分享喜讯的意思。

    笼罩在许瑾瑜心头的阴影,此时尽数散去。

    许瑾瑜舒展眉头,低声提醒:“其中内情,侯爷未必希望别人知道。在表嫂和妤表妹面前,你可别透了口风。”

    不用许瑾瑜提醒,含玉也知道其中利害,笑着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